第388章 抓活的

    此刻已经是停了雪,太阳出来,地面之上虽然有积雪,但并不算深,马蹄踩在积雪上,不过是片刻就留下一个印坑。

    从烈县和蛮县出来的骑兵,都是快速直奔北面的一个小型村庄,平原郡上城池附近的村庄并不多,这个村庄算一个,在烈县东北方向,距离倒是不算远,村庄的繁荣度,也勉勉强强,虽然比不上林川郡新国的村庄,但一些鸡鸭牛羊牲畜,还有一些种子之类,也是应有尽有。

    田单率领着骑兵,直奔村庄半路,孟贲也是坐上了马匹,不过他不会骑马,只不过是由士兵载着他。

    白色苍茫的平原上,骑兵的速度极快,那一群蛮夷士兵,全是步卒,所以并没有多久,田单就是率领着骑兵,追上了那群蛮夷士兵。

    “调转方向!”

    那名蛮夷武将大吼,周身的所有蛮夷士兵都是看向田单那批骑兵,然后也没有章法和阵法,全部是大吼着朝田单等人的骑兵冲去。

    “冲锋!”

    田单手中的佩剑,朝着前方一指,后方的骑兵马蹄,开始狂奔起来,那些士兵抽出了大刀,或者握着长枪,满是杀意地席卷过去!

    积雪被溅射开来,不少青草上面的积雪全部是被震落开来,就连附近的小土包上的积雪,如同雪山覆盖一般,在快速冲锋的马蹄震颤之下,也是全部抖落。

    孟贲已经下了马,朝前方撒腿狂奔,最前方的新国骑兵,已经是和那些蛮夷士兵碰撞。

    高举着各种武器的蛮夷士兵,还没来得及反应,狂奔而过的马匹上,一杆长枪便是精准刺出。

    噗!

    鲜血飚射。

    另外一名蛮夷士兵,更是惨叫一声,脖子上方脑袋都飞了起来。

    吁!

    马匹也在叫唤,新国骑兵飞快朝着前方冲过去,和蛮夷士兵交错而过,就见到那些松散的蛮夷步卒,纷纷是倒在地上,喷着热气的鲜血,直接是洒在了雪地里,发出嗤嗤嗤的声音。

    蛮夷士兵虽然悍勇,但有勇无谋,更何况拿步卒去对抗骑兵,在没有一个好的阵型和盾兵枪兵的情况下,根本没有胜率。

    田单看着远处的蛮夷军中的武将,骤然伸出佩剑指着对方喊道:“生擒对方首领,赏白银千两,二等军功!”

    周围的骑兵都是应然吼了一声,眼中满是杀气和渴望,野心勃勃的目光都是看着那个蛮夷武将。

    新国士兵如狼似虎,在没有了山林地形的掩护,这些蛮夷士兵根本不是新国士兵的对手。

    那名长相丑陋足足有一米八几的蛮夷武将,在那里大吼。

    更是这个时候,从烈县赶来的骑兵,也是从另外一个方向冲杀而来,不过是片刻,从远处的地平线,就是到了近处。

    “杀!”

    那名蛮夷武将还在大吼,身边的最后几批蛮夷士兵,也是朝四周冲杀过去,不少人身上都是没有穿多少衣服,大部分都是兽皮。

    “五大王,我们撤兵吧,对方是骑兵,我们打不过。”

    “我们部落的勇士,没有逃跑的说法。”

    这个蛮夷武将身旁的士兵推开,然后一把将旁边士兵手中的木制长枪夺了过来,在手中掂量了一下,直接就是瞄准前方奔袭冲过来的新国骑兵,骤然是朝着前方一掷!

    就如同射杀山林中的猎物,这一根长枪,带着凌厉的气势,瞬间射穿了那名士兵的身体。

    噗嗤!

    士兵被长枪射飞出去,只剩下还在狂奔的马匹。

    这蛮夷武将,又是从一旁拿着长枪,然后照样甩射出去!

    他投射出去的长枪,速度极快,第二名骑兵也是被射杀下马匹。

    不过新国骑兵的速度很快,最前方的骑兵已经是冲杀进来,前面的那些蛮夷士兵,都是惨叫一声,被新国骑兵砍瓜切菜一样,直接就是给乱劈杀穿。

    松散的蛮夷士兵,如同一盘散沙,虽然没有逃亡,但这种各自为战的情况下,不过是片刻,就被屠戮一空。

    那名蛮夷武将还想拿长枪去投掷,可下一刻,一道狂猛的咆哮声,侧方的一个蛮夷士兵直接就是被狠狠撞开,身形不受控制地倒在地上,孟贲如同猛虎下山一般,从侧方狠狠冲来。

    双手已经是伸出,脸上有些狰狞,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一下狠狠抱住了那个蛮夷武将,将他摔在地上。

    两人抱成一团,在雪地上滚了一圈,而后孟贲骑在了他的身上,直接就是要抬起拳头,朝这个蛮夷武将狠狠砸下。

    那蛮夷武将也是在大吼,在孟贲还没出拳的时候,竟然是右手一拳率先砸在了孟贲的胸口,下方一用力,将孟贲给掀飞出去。

    从地上爬起,身上的雪抖落一身,同时孟贲也是快速爬起,又是直扑他而来。

    下一刻,两人的双手彼此抓着对方,目光彼此盯着对方,双臂之上都是青筋暴起,如蚯蚓蠕动,都是想要直接摔倒对方。

    孟贲的眼中已经是开始有些泛红,手臂好像是粗大了一圈,直接脚下在地上狠狠一踩,如公牛一般,抱着对方的腰身,直接朝前冲去。

    四周新国骑兵穿梭,周身的那些蛮夷士兵都是死伤极快,而孟贲和对方的武将,却是还在单挑。

    那个蛮夷武将,显然也是力量出奇地大,在孟贲这种恐怖力量之下,非但没有被摔在地上,反而是在接连后退化掉对方的冲势,接连退了足足十几步,骤然是右脚狠狠一踩,然后一个侧身抓住孟贲,反而是将孟贲给摁在地上。

    他刚要翻身骑在孟贲的身上,却被孟贲一把抓住了他的半边脸颊,硬生生地将其给拧到了一旁。

    两人同时狼狈地从雪地里爬起来,正要继续进攻的时候,一旁的那些新国骑兵,已经是将他们团团围住。

    “别动。”

    田单看着那个蛮夷武将,沉声说道。

    “啊!!!”

    那蛮夷武将不管不顾,又是冲向孟贲。

    “抓活的。”

    田单淡淡说道,身旁的新国士兵翻身下马,也是齐齐冲来,足足十几人,而孟贲在前方控住他,然后接连几拳砸在他的胸口上,总算是将他给砸得失去了抵抗力。

    没有多久,这个蛮夷武将,就是被五花大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