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没有退路

    辰王在东院住下了。

    文声将自己关在书房里,辗转反侧。

    他再怎么傻也知道,辰王那么尊贵的人决不会为了这等小事亲临曹家村,但是现在辰王将一场原本子虚乌有的谣言变成了承诺,一个亲王的承诺!

    大家会怎么想他,织锦又会怎么想他?

    他确实和辰王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现在有谁会信他?

    不行,他必须要去向织锦解释清楚!

    他刚打开门,一柄锋利的剑就抵在了他的脖颈上。

    一个带着鬼面具,浑身被黑衣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手握着剑柄忽然出现在他面前。

    “你再往前一步,所有人都得死!”

    “你什么意思?”文声吓得退后一步。

    “我的话不重复第二遍,记住我的话,如果你赢了比赛,所有人都可以活,如果你输了,呵——”

    他冷笑起来,让文声不寒而栗。

    他咆哮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你没有听说过辰王的名讳吗?他是杀神,自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好好比赛,不要想着作弊,赢了比赛所有人都可活,你还能心想事成,抱得美人归,这有什么不好?”

    他一语道破文声的心事,让文声不禁神经紧绷:“你怎么知道?”

    黑衣人笑道:“我没有什么不知道!”

    声音还未消散,人忽然就不见了。

    文声再也支撑不住,扶着门框瘫坐在地上,风一吹他冻得直打哆嗦,原来他后背早就被冷汗汗湿了!

    奇怪的是,辰王并没有限制陈凡生和曹织锦的自由。

    两人回家之后,陈凡生忽然想起那天在曹家村后山脚下陈画冥说的话。

    他说:“凡生,这个机会可能是生机,也可能是死期,你有可能不但救不了织锦,还会将自己搭进去。你要想清楚!”

    难道父亲的不确定是辰王?

    他看着曹织锦道:“阿锦,我想见见父亲。”

    曹织锦点点头。

    有父亲在身边,公公的伤想必好得差不多了!

    两人朝着后山走去。

    路上,陈凡生一路一言不发,待进到山谷,到木屋前的时候,陈凡生开始说话了。

    “阿锦,辰王这次是冲着我来的。”

    “相公为什么这么说?”曹织锦不解的问,毕竟她之前还惹恼过辰王,他又怎知辰王不是后悔放了她,现在回来整她?

    “阿锦,我做了一件事情可能得罪了辰王,这几天你在这里陪着师父好吗?”

    “不好!”曹织锦后退一步,看着他,“相公根本不是来看公公的,相公是想将我甩在这里!”

    “阿锦,我不能再让你受到一点伤害!”陈凡生上前一步,曹织锦立马后退一步。

    她眼泪汪汪的看着他:“阿锦也不想相公受一点点伤害!”

    “不就是得罪了辰王吗?阿锦也得罪过他,就让他老账新账一块儿算,我们等着!”

    木屋里忽然响起一阵拍手的声音。

    “谁!”

    陈凡生一听那声音不太对,捡起一块石头当做暗器从窗户口掷向屋子里声音的方向。

    那石子却反弹了回来。

    陈凡生抱着曹织锦往旁边一躲,堪堪躲过。

    “好厉害的手法!”他心想。

    屋子门打开,走出来一个带着鬼面具被黑衣包的严严实实的人。

    他手里拿着一柄很特别的剑。

    曹织锦一眼就认出来,他就是上次她遇到的那个辰王身边的暗卫。

    “真是感人!”

    “我师父和我父亲呢?”陈凡生问道。

    黑衣人回答道:“他们不在这里。”

    “你把他们怎样了?”曹织锦着急的问。

    黑衣人将目光转向曹织锦,“小姑娘年纪不大,脾气挺暴躁!”

    陈凡生一把将曹织锦挡在身后,轻声道:“阿锦,不要说话。”

    曹织锦点点头,仔细观察着黑衣人,他说话有些气息不足,到底是为什么?

    “要把他们怎么着,一切都要听王爷的意思。”他冷笑着看向陈凡生,“陈凡生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打着辰王的名号威胁县令!”

    “我劝你,在王爷还能坐着和你好好说话的时候,千万别试图惹怒他。”

    他放慢语调道:“你已经被王爷盯上了!”

    他又将目光转向曹织锦:“包括她!”

    黑衣人说完话,就如同风影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两人跑进屋子里,屋子里一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但也不见灵不提和陈画冥。

    翌日,所有的村民被迫来到赛场上。原本计划取消的秋季活动决赛又重新启动了。

    文声和陈凡生并肩而立,一名士兵手拿着签筒站在两人中央。

    签筒里只有两只签,一只“选”字签,一只空签。

    现在两人的声望差不多,在村民们眼里,谁要是抽中了“选”字签无疑谁就会赢了比赛。

    众人见文声率先抽了一只,紧张得屏住呼吸。

    文声抽了签没有说话。

    众人不由得爆发出一阵欢呼声。这是他们今天进入赛场的第一声欢呼声。

    陈凡生抽了剩下一只签,也没有说话。

    村民们顿时安静下来,这是怎么回事?

    文声低头看着手中写着“选”字的签,想起昨天黑衣人说的话。

    那么现在这只签是巧合,还是早就安排好了的?

    他确实想出了对付陈凡生的办法!

    “我要和你比种地!”文声看着陈凡生大声说。

    村民一片哗然。

    什么?和陈凡生比种地?陈凡生不会种地是村子里有目共睹的事情!

    “曹文声!”

    “曹文声!”

    “曹文声!”

    喊曹文声的声音在周围此起彼伏,全是喝倒彩的声音。

    文声知道村民们现在一定很看不起他,但是,他别无选择!

    他看着陈凡生道:“谁种出来的东西卖价高为胜!”

    “好!”陈凡生一口应下,转身离开赛场。

    与此同时,文声也飞快的离开了赛场。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