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沈公子要订婚

    经过了三个小时,荆昇苏苏左手臂上的绷带已经被血液染红了,但是手上的动作还没有停止。

    “ok。”黎点点头。

    荆昇苏苏松了一口气,咧嘴笑道,“tha

    k ”

    黎只是淡淡的看了墨凕一眼,就离线了。

    墨凕完成了最后的工作,看着荆昇苏苏的手,“我帮你重新包扎。”

    荆昇苏苏先是看了一眼躺着的宫野西泽闭着眼睛,然后才走过去。

    荆昇苏苏伸出了手,墨凕轻柔的把绷带慢慢解下来。

    “嘶——”

    荆昇苏苏只是皱起眉头,别开了脸,“墨医师,黎老师经常提起一个人。”

    墨凕专心的为她重新弄好,“是宫野巷臻吧,他一直很有天赋,老师也毫不吝啬的夸奖他。”

    荆昇苏苏点点头,她一直知道的黎老师有一个很优秀的学生,但是她却闭口不提,一直以来以为是别人随意的传言,但是现在才知道,黎老师曾经最得意的门生居然是宫野巷臻。

    “他在基因的方面成就很高,因为他的超前不和伦理的理论被逐出师门。”

    墨凕回忆起来,老师总是给他警示,他却不以为然,最终走上了这步。

    “墨医师,墨医师在吗?”

    门外响起了声音。

    荆昇苏苏和墨凕互相对视了一眼,“把她推进玻璃隔离室。”

    荆昇苏苏闻言把宫野西泽迅速推进去了。

    墨凕把门打开,是个小护士,匆匆忙忙的把墨凕带走了。

    “苏苏。”低沉醇厚而有磁性的声音在荆昇苏苏的耳朵响起。

    “嗯?”

    墨凉卿似乎是松了一口气,“阿泽怎么样了?”

    “阿泽。”荆昇苏苏喃喃那两个字,看了一眼躺着的宫野西泽,“她很好,不需要担心。”

    韩子倾终于亲耳听见荆昇苏苏说的话,终于放心了。

    “搜!”

    外面凌乱的脚步声让荆昇苏苏警觉了,立马把耳朵上的耳环摘了下来,丢进了浓硫酸储存瓶里,“滋啦”的一声就化为泡沫了。

    “那个护士,过来。”

    荆昇苏苏被抓了出去,她纤细的手臂被他们紧紧的钳住,动弹不得。

    “呜呜呜。”

    “啪。”

    荆昇苏苏被肖涵身边的一个护士扇了一巴掌,她见过这个护士。

    “别出声,很难听。”那个护士恶狠狠地瞪了荆昇苏苏一眼。

    “老板,信号追踪就是在这。”

    荆昇苏苏眉头紧皱,看着她们手里拿着探测仪。

    “搜出来,要我教吗?”肖涵的声线极其的清晰。

    “是。”

    可是他们来来回回几圈,什么都没有发现,“老板不见了。”

    “废物。”肖涵低声咒骂。

    “过来。”

    荆昇苏苏被拉了过去,虽然她的外貌改观了一点,但是万万不能对视上肖涵的眼睛。

    “你有见过可疑的人来过这里吗?”

    荆昇苏苏摇摇头。

    肖涵侧头看了一下她,“把头抬起来。”

    “老板,她是哑巴。”

    肖涵凝神,“哑巴?”

    “是的。”

    “你要找的人不在这里。”墨凕提了提眼镜,走了进来。

    墨凕把荆昇苏苏护在自己的身后,“肖小姐还是去问宫野先生吧。”

    “什么?”肖涵不解的看着荆昇苏苏。

    “我从来没不关心你们谁在实验室里安装各种监控器,但是,我不喜欢我自己的实验室有这些东西,如果你们不信任,我可以二话不说的走人。”

    “”肖涵没有否认,不错,但是宫野巷臻也搞什么?

    “滚出去。”肖涵莫名其妙的感觉到烦躁,宫野巷臻这个蠢货。

    “听到没有,滚出去。”那个护士瞪着荆昇苏苏。

    “你滚出去。”肖涵扫视了她一眼。

    “老板、”护士咬了咬自己的唇,“是。”

    肖涵带着人走了出去,“还不走?”

    “是是是、”后面的人都陆陆续续的出来了。

    而另一边,墨凉卿忽然失去了荆昇苏苏的所有信息,他慌乱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墨凕看到了荆昇苏苏脸上有些红肿,她手臂无力的垂下,赶紧上前查看,“梁小姐,没事吧?”

    荆昇苏苏取下了口罩,轻轻的摇摇头,“他们走了?”

    墨凕点点头,看着荆昇苏苏的脸上有些惨白。

    “那你关注一下宫野西泽,我出去透会儿气。”荆昇苏苏深呼吸了一下,脸上的情绪很快的就全部被冷漠淹没了。

    “好。”墨凕应声。

    荆昇苏苏走到了卫生间,艰难的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胸口的地方很闷。

    “咳咳咳。”荆昇苏苏猛地咳嗽,脑子“嗡”的一下,她整个人都觉得天旋地转,手用力的撑着墙壁。

    她的身体是不是要透支了?荆昇苏苏看着手臂上流出的血,并不是正常的红色,有些暗紫,她什么时候中毒了?

    “叩叩叩。”

    “小姐,你没事吧?”外面响起来一声温柔的声音。

    “不用。”荆昇苏苏艰难的回答,努力的抑制自己的咳嗽。

    “哦,好吧。”

    直到外面没有了动静,荆昇苏苏才虚弱的出来,她自己也验了一下,估计了一下,应该是卢英下手的。

    不行,她还没有到最后,不能倒下,也不能让他们看出任何异样。

    荆昇苏苏打开水龙头,用冰冷的水洗脸,让她自己更清醒些,又把妆换上。

    墨凕的清瘦的背影落入了她的眼中,荆昇苏苏若无其事的走上去,“墨医师。”

    墨凕难以抑制心里的激动,“成功了。”

    荆昇苏苏点点头,她知道,这都多亏了黎。

    毕竟宫野巷臻是疑心病很重的人,果然不出墨凕所料,很快,宫野巷臻直接推门而入。

    “墨凕,到底怎么回事?”

    墨凕看着来势汹汹的宫野巷臻,依旧慢条斯理的整理自己的衣服,“宫野先生,这是你和肖小姐之间的事情。”

    宫野巷臻一双眼射寒星,两弯眉浑如漆,“那为什么你的实验室里面会有追踪器的信号。”

    “重要吗?”墨凕毫不在意,“我若说是我装的,你会信吗?”

    “不信。”

    “那你搜吧。”

    宫野巷臻就是接到了肖涵的消息,所以才火急火燎的过来,但是看着墨凕的态度,丝毫没有受到刚才的事情影响。

    宫野巷臻只是打量了一下四周,“准备一下,我准备把她接过来。”

    墨凕点点头,躲在桌子底下的荆昇苏苏屏住了呼吸。

    宫野巷臻离开后,荆昇苏苏略微抱歉的看着墨凕,“墨医师,连累你了。”

    墨凕把抽屉里的一对耳机递给她,“这是已经植入了pe系统的,要打开iclt链接转码,虽然比较繁琐,但是你应该用得上。”

    荆昇苏苏诧异的看了一眼墨凕,没错,她是准备把所有的消息公布上网,如今的时代,确实是网络的天下。

    “不用感谢我,你所做的,是我畏畏缩缩了二十年的事情,放手去做吧。”墨凕姿态闲雅,尚余孤瘦雪霜姿。

    荆昇苏苏拿起了那副耳机,是微型摄影机,走进了玻璃房里。

    《意料之外的你》拍摄现场——

    殷安然乖巧安静的像个公主,随意听从着导演的安排,没有半分不满意,所有的要求都一一应下了。

    “这些镜头特写你都可以不用替身?”导演再一次确定的看向殷安然。

    “确定。”

    “好。”导演拍案叫绝,“那淋雨的桥段是经典,林伊娜你有没有问题呢?”

    “我要求用替身。”林伊娜拿到的是女三的剧本,要不是因为殷安然,她会这样憋屈的回来?

    “这、”导演可不敢得罪像个姑奶奶,毕竟她又莫名其妙的火了一把,为了拉收视率,还是决定聘用她。

    “没关系,可以的,我可以为她挡去多余的镜头。”殷安然表示可以,她就是想看看林伊娜能忍到什么时候。

    林伊娜看着殷安然如同小人得志一般。

    “天哪,安然,这危险系数有些高,你还是用替身吧。”有些在旁边担忧着。

    “对呀,安然,你和娜姐一样用替身吧,这滚那么多坡,肯定会受不了的。”

    殷安然云淡风轻的笑了笑,“没事,所有的都要尝试一次才知道。”

    林伊娜白了他们一眼,真的是小题大做,明明是她这个女三要滚好几个坡好不好,这些人的剧本都是倒着拿的吗?

    周晓赶紧把林伊娜的头发擦干,“娜姐,来,喝杯温水。”

    林伊娜刚刚从水里的那场戏里捞出来,这个殷安然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又挑了场景,她这个女三不是落水就是淋雨,到底是哪个脑残编剧写的傻白甜小说,配角不是人吗,配角不配拥有男朋友吗?

    殷安然一方面内心胜负欲表现欲极强,但又想装作毫不在意云淡风轻,像极了小学里那种成绩不错但又不是最拔尖的喜欢在老师面前表现作秀的学***,这种学***向来是不招同辈喜欢的。

    “哈欠。”

    林伊娜揉了揉鼻子,刚刚打开手机就愣住了。

    “沈氏公子与宫野家族大小姐今日订婚宴。”

    周晓赶紧把林伊娜手里的手机夺回去。

    “娜姐,咱们、”

    “拿来。”林伊娜伸手,直勾勾的看着周晓。

    周晓摇摇头,她好不容易让林伊娜重新回来 的,没想到今天居然出了这条头条,这沈公子正好是沈尉迟,真的是让人头大。

    周晓看着林伊娜眼里熊熊的怒火,还是乖乖的把手机递给她了。

    林伊娜铁青着脸,忍住情绪,看完了,“所以老娘是被小三了吗?”

    周晓赶紧捂住了林伊娜的嘴巴,“姑奶奶,这话不能乱说啊,咱们还是先打电话问问什么情况好不好?”

    林伊娜冷笑道,“呵。”

    林伊娜拿起包就走了出去,周晓赶紧在后面追,剧组所有的人都搞不清楚什么状况,只有殷安然,嘴角挂着微笑。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