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奸情曝光

    南寒烟这边按照系统说的方法将界面石融入了大地,直至最后再也寻不见。

    蓝龙也遵循约定将它的传承给了古塔丽。还在古塔丽的要求下,将龙族的传承记忆也灌给了她。

    古塔丽虽然用了化龙术,改变了血脉,只待时间到了,即可化龙,但她并非真正的龙族,既没有龙族的天赋技能,也没有龙族的传承记忆。如今,有了这一份传承,她就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龙族了。

    最后,蓝龙还将整个宫殿也送给了古塔丽。

    “这是我主人为我建造的,不过我也用不了了,留在这里,将来被人找到,也是被拆的下场,咱们也算是有缘了,就送给你了。我现在要出去走走了,等将来要死了,我再回来。”蓝龙说完,便化为一道蓝光冲了出去。

    南寒烟看了看即因为得了传承而高兴,又因为蓝龙的离开而伤感的古塔丽,“这个宫殿我先给你放着,等你能开出自己的空间了,我再给你。”

    “好。等等,我感觉到这个大殿里还有一个有生命的东西。我去看看到底什么。”

    一人一蛇看着眼前灵气罩中的一条鱼,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那条鱼听见动静,在灵气罩中东冲西撞,癫狂的大叫,“不要吃我,不要吃我,你吃了我,就没人陪你说话了!”

    这是古塔丽给南寒烟翻译的内容。

    南寒烟和古塔丽沉默,这……这应该是蓝龙的‘口粮’?只因为蓝龙一条龙太寂寞,才留了下来,没有吃它?

    南寒烟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剧情里界面石是在一条龙鱼的肚子里。应该是蓝龙死后,这条鱼得了什么机缘,然后一口将界面石给吞了。

    古塔丽:“这条鱼怎么处理?”

    南寒烟:“抹掉记忆,放了吧。”

    “好。”古塔丽将龙鱼送出去后,又对南寒烟道,“我现在也要进你的空间去修炼了。趁早将传承消化掉,将来也好帮你。”

    另一边,凌家人也在郁静岚的干预下,被放走了。她想找两全其美的方法,可惜,这次她却做错了。

    万兽归宗的人虽然同意放人,但也是看在南寒烟的面子上放的,心里并不痛快。而凌家人也不会念她一分好,反而觉得她和这些人是一伙的,在他们受够屈辱折磨后,才跳出来做好人,根本就是诚心的。

    所以,在凌家人遇到东灷浩初后,凌诗婧便添油加醋的将郁静岚的‘恶行’说给了东灷浩初。

    “……表哥,你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啊,她这还没有嫁给你呢,就开始联合外人欺负我们了,将来她要是真的嫁给你了,我们还不得被她给害死啊!”

    东灷浩初的脸色很难看,却并不是因为郁静岚打了凌诗婧,凌诗婧什么脾性他很清楚。他生气是因为郁静岚让他在舅家失了颜面,且他是一个极为自负的人,一直认为自己已经将郁静岚握在了手里,现在她却将自己的面子放在地上踩,这是他不能忍受的。

    夏凤青眼神闪了闪,立刻上前柔声安慰起了东灷浩初。

    前一段时间,她对于就那样不清不楚的和东灷浩初滚在一起,心里是有些不太高兴的。虽然东灷浩初说是那个抢他们的人给他们下了药,但她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怀疑的,毕竟那人的目的是抢法宝,完全没有必要给他们下这种药。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再埋怨也于事无补,她能看出男人对她身体的满意,她只能利用这一点,牢牢抓住他,争取早日让他和郁静岚解除婚约。

    虽然这一切没有按照她的预计走,但东灷浩初本身就是她的备选人之一,再加上这几天东灷浩初对她殷勤小意,倒是冲淡了一些她心中的不满。

    她对东灷浩初的性格还是有一些了解的,他本来就不喜欢郁静岚那样过分跳脱的性格,现在郁静岚明显做了让他不痛快的事情。这正是她的机会。

    “浩初,你也别气了,静岚毕竟还小,爱冲动,应该是凌表妹说了什么话让她不高兴了,才一时没顾虑到你的面子。你啊,等见到静岚,和她好好说说,也别冲她发火,她毕竟是郁家的大小姐,又被宠着长大,脾气有些娇,一个不好,她可能就会不高兴了。到时候,你平白惹了郁家人不满,也不好对郁家主交代不是。”

    她的话看似明理公正,为郁静岚说了好话,但却挑拨的东灷浩初心中对郁静岚和郁家的更加不满了。

    东灷浩初其实心里明白夏凤青心里的那点小九九,对一个第一次见面就和自己眉来眼去的女奴,他心理上就对她高看不起来。但她的话确实戳到了他的痛脚,这些年,为了郁家的支持,他一直压抑着自己,让自己表现的很喜欢郁静岚,包容她的刁蛮任性,容忍她对自己的事情管东管西。在郁家主面前装成一个好女婿,忍受他时不时的拿话敲打自己,对自己的事情指手画脚。

    他真的受够了!

    但夏凤青有一句话说对了,他现在还不能惹郁家主对他不满。所以,他还得继续忍耐郁静岚。这让他的心里更憋闷。心中有气却不能发泄,他粗暴的打断夏凤青的话,“够了,你少说几句。我和静岚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插嘴。守好的你本分!”

    夏凤青因为东灷浩初在这么多人面前呵斥她,脸色先是红,接着是青,最后变成了白,她抬眼看了四周一眼,果然在他那个表妹脸上看到了嘲讽之色。

    她垂下头,脸上一片委屈,只袖子里慢慢握紧的拳头,表明她心中的愤怒。

    果然,男人在得到之后,就不会再珍惜。东乐湛如此,东灷浩初亦是如此!

    既然你对我无义,那么也别想从我这里拿到好处了。

    原本她还打算将秘境中的几处天材地宝所在地告诉东灷浩初,再把秘境的界面石给他。她自己倒是没打算要这个秘境的界面石,因为她深信,老天让她回来,她将来定然不凡,飞升是一定的。对于这种鸡肋一样的秘境,她是不会要的,反正她知道里面的好东西在哪里,想取出一点不难。

    将秘境给东灷浩初也算是了结了他们之间的因果。

    只不过,现在,东灷浩初什么也别想得到!

    在一旁将两人的神态都看在眼中的凌诗婧,眼珠子转了转,这两人一定有奸情。虽然她也不喜欢眼前这个装柔弱的女人,但只要想到郁静岚知道这个消息后的模样,她心中就一阵畅快。平常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结果却被一个女奴抢了未婚夫!真是笑死人了!

    竟然还敢你打我,等浩初表哥不喜欢你了,我看你还拿什么横!凌诗婧摸着自己早已恢复的脸颊,心中狠狠的想着到时候要怎么羞辱郁静岚。

    想到要羞辱郁静岚还好靠这个女奴。于是,她尽量压下心中对夏凤青的轻视,亲亲热热的上前挽住她的胳膊,“你叫什么呀?你长得好漂亮啊!比郁静岚漂亮多了!”

    夏凤青动了动胳膊,很想将这个上辈子没少找自己麻烦的凌诗婧给甩出去,但她不。她现在既没有实力,又没有东乐湛做后盾,只能忍耐。她扯了扯嘴角,“夏凤青。”

    说完自己的名字,夏凤青心中涌出一种无力感,这种无能为力,事事都要忍耐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她怎么将日子过成了这样?!

    “那我叫你夏姐姐好不好?”说这话,凌诗婧不顾夏凤青的僵硬,只将她推到东灷浩初身上,“表哥,夏姐姐这么漂亮,你怎么能对夏姐姐说那么重的话啊!再说了,夏姐姐也没说错啊,郁静岚她就是刁蛮爱生气嘛!你看夏姐姐都伤心了,你快哄哄她啊!”说完还故作调皮的冲两人眨了眨眼,转身带着凌家人走到一边休息去了。

    东灷浩初接住夏凤青,顺手将她揽入怀中,抬起她的下巴,“好了,刚才是我不好,不该那么说你,下次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也凶我好不好?来,笑一个,还真生气了?!回头我在揽衣阁给你定一件法衣好不好,别生气了。”

    我稀罕你的破法衣啊!

    心中不满,但夏凤青也不敢犟着,顺着梯子下来了,她软了态度,“刚才也是我不好,不该说那些话,郁小姐毕竟是你的未婚妻,而我……我……”

    夏凤青想要试探东灷浩初到底想要怎么安置她,但东灷浩初却没有听出,即便听出了,也不敢答应她什么,只不停的对她道,“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夏凤青心凉了一半。难道自己以后就要想一个情人一样跟在他身边?

    远处的凌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对他们俩的关系都有些猜测。要是以前,他们估计还会劝东灷浩初不要做得太过,即便要养小情儿,婚前也别做的太明显。但经过上次的事情,他们谁也不想替郁静岚说话了。

    人是最经不住念叨的,这不,被凌家人念叨着的郁静岚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抱在一起的两人,“浩初哥哥,你们在干吗?!”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