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墨府养伤

    此章为重复章节,不要理会。

    那邪修居然还活着!

    一道长长的剑痕自其左侧肩胛骨斜划而下,半边身子被鲜血染红,很显然是受到了重创。

    但纵使如此,随着他埋藏在心底深处的记忆被挖出,整个人已然陷入疯狂。

    浓黑的雾涌动着,他缓缓上前,扬起了蚀骨扇,眼中带着嗜血的恨意,似要将林岚拆分入腹才罢休。

    ……

    冷汗滴落,林岚陷入了绝境。

    怎么办?墨染尘已经没有了战力,云妩、张小玲也是陷在百鬼魂潮里自顾不暇。

    “枯骨连环!”

    来不及思考,一节节骨环带着劲风如雨点般袭来,林岚此时已经伤势不轻,只能咬牙就地翻滚。

    骨环打落在地噗噗着响,留下深深的印痕,林岚避无可避,手脚、后背被连续打中,钻心的疼痛布满全身,她闷哼一声,血液瞬间渗透了外衫,看上去凄惨极了。

    “真甜”,满意地看着林岚挣扎的样子,邪修伸手摸了摸地上林岚的血迹,用舌尖舔了舔,面色扭曲地笑了。

    “还是热的呢。”

    “这是变态了吗?”林岚心里暗骂。

    他又将血液抹在黑幡上,对着林岚道,“你听,它在唱歌,挣扎啊、求饶啊,这样百鬼幡的养料更足。”

    ……

    那邪修的状态明显不对,生死关头,林岚前所未有的冷静,她暗自运转回春决,抓紧时间恢复体内的伤势。

    然而,没等林岚喘口气,一双干枯的手就直取她面门。

    “林岚!”

    关键时刻,云妩爆发出浑身的气力,直接飞扑而来,挡在了林岚的前面。

    这一掌打的实了,云妩一口鲜血喷出,混杂着内脏的碎屑,整个人倒飞出去,顿时倒地不起。

    张小玲琴音一顿,瞬间被鬼魂淹没。

    邪修回过神来,赶紧摇动黑幡,召回了鬼魂,到手的炉鼎可不能死。

    呼啸的鬼影消散不见,幻阵中的长街上,除了黑衣邪修浴血而立,其他四人都是重伤倒地,生死不知。

    “咳咳!”经此一役,那邪修也不好受,发出急促的喘气声。

    随后,未免夜长梦多,他不再理会林岚几人,径直向此行的目标张小玲走去。

    张小玲瞪大了眼睛,满是绝望。

    结束了吗?

    正在这时,背对着他、状似没有反抗之力的林岚,再度出手了!

    是生是死,在此一搏!

    遮天蔽日的蔓藤犹如条条巨蛇盘旋而起,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林岚洒满了植物种子,将邪修连手带脚层层捆缚起来,裹成一个绿色的大茧,只露出一个脑袋在外面。

    林岚握紧了流霜剑,撑着起身,朝绿茧走去。

    “我说过,这些困不住我的。”那邪修冷哼一声,果然不能小看蝼蚁,捆在他身上的灵藤寸寸断裂,眼见就要挣脱开来。

    “嗯?怎么回事?”

    他笑容凝固在当场,身上的灵力和血液飞速的流逝,居然挣脱不开。

    经过空间灵泉的灌溉以及黑土地的滋养,化灵草焕然新生,给重伤状态的邪修来了个猝不及防。

    “谁说困不住?”林岚脸上血迹未干,声音柔和地说着令他心惊肉跳的话语。

    “你听,它在唱歌,挣扎啊、求饶啊,这样化灵草的养料会更足。”

    从所未有的虚弱感袭来,他还想说什么,只感觉自己脖颈一凉,有温热的液体溅在了他脸上,伴随着四周的景物后退,他看见身后有一个大大的绿茧,然后,世界归于黑暗。

    “哐当!”

    林岚耗尽了最后一丝气力将其斩首,而后长剑坠地。

    四个重伤之人呈品字形瘫在地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两对视,脸上都绽放出劫后余生的笑容,似乎都在传达着同样的意思,“没死就好……”

    她们以炼气期的境界,合力围杀了筑基中期的尸阴宗修士,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一种信任的情谊在彼此之间悄然萌芽,有什么比生死关头不离不弃来的更直接?

    危险解除,几人纷纷昏睡过去。

    ……

    等到林岚再度醒来,已是第二日午时。

    身下柔软和煦的被窝,两侧随风轻摇的帷幕,窗外桃红柳绿的美景都向她昭示着,昨夜的噩梦已经过去,她们几个获救了。

    “哎呀,林姑娘醒了!”

    一个丫鬟推开帘子进来,见她已经苏醒,赶忙跑到外间喊人,而后陆续有几个丫鬟进来伺候。

    “你是?这里是哪?”林岚用沙哑的声音问道。

    “林姑娘,我叫小翠,您先喝口水,一会儿城主他们就要过来。”

    丫鬟拿了件外衫让她披上,又在她背后垫了个软垫,让她躺着更舒服些。

    不多时,明阳城城主墨临渊以及张长君、老慕容、林珑等人都涌进了屋里。

    “墨城主……”林岚想起身见礼,被墨临渊劝阻着躺好。

    “好孩子,叫我墨伯伯吧,这次可多亏了你,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是啊,没想到这邪修居然敢在明阳城里动手,简直是无法无天。”张长君想想就后怕,尤其看到她们倒在血泊不动弹的样子,三魂七魄都差点儿去了一半,他年近三百岁才得了这么个宝贝闺女,如果出了事,估计要痛苦内疚一辈子。

    “姐姐!”林珑满脸泪花的扑过来,“吓死我了,还好你们没事。”

    林岚笑着安抚众人,“谢谢大家的关心,好在有惊无险。”

    “老墨、老张,你们两可得好好感谢我这徒弟”,老慕容在一旁道。

    “那是自然的,林姑娘救了小儿,以后就是我墨家的座上宾,这明阳城但凡有用得上的地方,尽管开口。”

    “当真是十分感谢”,张长君不整那些虚的,直接递过一枚储物戒,“里面有十万灵石,请收下。”

    “各位前辈,能杀了那邪修,是大家齐心协力的后果,晚辈不敢居功”,林岚虚弱地摆摆手,又突然想起来问道,“还不知道他们几人伤势怎么样了?”

    提到这个问题,大家的脸色瞬间严肃起来。

    “莫非有什么不好?”见他们的反应,林岚有些担忧。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