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所谓逆命

    见云妩还有力气打趣儿,林岚便放下了心。

    “粽子?难道慕容师傅没告诉你,你的伤势可比我严重多了?”

    身形僵硬的林岚被扶着坐到云妩床边,想要翘起二郎腿,可是被包扎得太结实,试了半天翘不上去,不得已又放了下来。

    “哈哈……嘶!”,云妩看见这一幕,忍不住幸灾乐祸地笑了,却不小心牵动了伤口,倒吸一口气。

    两个病患相互调侃,惹得一众丫鬟无语。

    “啧啧啧,真是心大,换做别人早就哭丧着脸了,你还跟个没事儿人一样。”林岚看着云妩身上的腱子肉,感叹道。

    “得之我命,失之我幸,若是没有遇见你,我之前就已经脉崩溃走火入魔了,换句话说,我已经是逆天改命之人,还有什么可怕的?”云妩态度很是洒脱。

    “再说了,闻道者,朝生夕死,一点经脉损伤的小问题,你林大医师抬抬小拇指就能解决,我愁啥?”

    林岚顿了顿,哑口无言。她恐怕云妩再说出些什么来,便找了个借口打发小翠等人出去。

    “得了,别太抬举我了,七品医道宗师都觉得棘手的问题,我哪能解决。”隔墙有耳,林岚对她使了使眼色,递过一瓶灵泉道:“这是我之前配的一点药剂,能加快恢复。还有,我打算明日回宗门。”

    云妩点点头,“我也正有此意,出来耽搁了两日,雷虾池还等着我和林珑照料呢。”

    于是两人商定了,第二日回宗。

    林岚接着打算去看看墨染尘,走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从储物戒里掏出一块功法玉简,“喏,这是墨染尘他爹给的谢礼,《五行衍法诀》,我看刚好适合你用,便留下了。等将你的经脉后遗症完全解决,就可以练了。”

    瞌睡来了送枕头,眼见修炼前景一片光明,云妩要是此刻能活动,定是要高兴的蹦起来。

    “大恩不言谢!”

    ……

    告别了云妩,林岚行动不便,让小翠找了张藤椅,一路抬到了墨染尘所在的东院。

    等到那儿时,恰巧张小玲也在,正叽叽喳喳围着墨染尘不知道聊些什么。

    “小玲,你也在啊,还好吗?”林岚笑道。

    见林岚来了,张小玲立马迎了过来,“是啊,我来看望小墨。多亏你们,我才躲过这一劫。说起来真不好意思,那邪修的目标是我,可昨夜都是你们几个挡在前面,我只不过灵力耗尽,再就是被那百鬼幡的阴邪之力侵蚀而已,没有受伤。”

    林岚也是打内心感到高兴,因为从张小玲命运的改变上,她仿佛看到了希望,是否也意味着,自己也能打乱上辈子的命运轨迹,拯救族人于水火?

    她摆摆手,“不要客气,我们是朋友嘛,再说打败邪修,我们每个人都功不可没,你说呢,墨兄?”

    墨染尘坐在轮椅上,还是那安静的模样,只是唇色越发苍白,眼底泛着青色,整个人像是刚从极寒之地苏醒,气息孱弱的令人心惊。

    听到林岚的问话,他点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室内莫名的静下来,想到墨染尘毒性已经开始蔓延,林岚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找着话题安慰他道:“墨兄,你的破妄眼真厉害,好像能看透阵法,还能制造幻境。”

    “破妄眼是我墨家独有的血脉传承,但继承几率很小,族中已经两百多年没有族人遗传到了,直到我这辈,也就我一个人开了眼”,墨染尘淡淡说道,不像是在说一件骄傲的事情,反而带着一丝绝望。

    “但那又如何,逆天之眼必受天道制约,我自小身染胎毒,加上实力不够强行开眼而遭反噬,命中注定是要死的,再厉害也没有用。”

    ……

    “谁说的?不到最后一刻,别轻言放弃。”张小玲拉着他的手道,“墨伯伯曾帮我占卜,预言我二十岁必陨于一劫,可你看看,这劫是不是过去了?”

    “我墨家观气术从未错过。”墨染尘不置可否。

    “来,你再帮我看看”,张小玲哀求道,“若我也要死,我俩刚好有个伴。”

    墨染尘拗不过她,运转家族功法观气术,调动灵力集中于双目之上,定睛看去。

    这一看之下不打紧,墨染尘揉了揉眼睛,呆坐当场。

    “这怎么可能?鸿运当头,紫气东来……你命中所带血煞已破!”

    他又将视线转向林岚,却发现林岚身上似笼罩一片迷雾,无法看清来龙去脉。

    “怎么回事?”墨染尘喃喃自语,左手飞快捻诀而算,不得其解。

    “我的死劫真的破了?”张小玲本是安慰之言,待看他惊异的样子,顿时来了劲,“你看看,我就说嘛,所谓命中注定,都是无稽之谈。”

    正说着,没想到一旁的墨染尘喷出一口鲜血,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面若死灰。

    “天,你吐血了!”张小玲惊呆了,忙将水属性灵力输入其体内。

    “他是心力交瘁所致,本就受伤,还强行演算”,林岚满眼的不赞同,正待叫人,却被墨染尘一把拉住。

    “放心,死不了。”

    他不悲反喜,嘴角的血迹来不及擦干,就犹自笑了起来。

    “小玲说的对,她能破死劫,我也一定可以。”他看向林岚,黯淡无光的眼神中冒出一股希望的亮光。

    “这个带我们破劫之人,很可能就是你。”

    “哈?什么跟什么啊……”林岚懵了。

    事到如今,墨染尘坦白直言道:“你定然奇怪我为何要与你结交,因为我第一次见你就有种感应,觉得我们是气运相连之人,那时我对你用了观气术,便看不透你。”

    “我墨家看不透的人无非三种,一种是天道变数看不透,比如身具大气运或是命运缥缈不入六道轮回之人,第二种是血肉至亲看不了,第三种是实力太高看不破,而你明显不属于后面两种。”

    林岚面色一变,不入六道轮回么?自己应该算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吧?

    “我墨家太爷爷在临死前,曾占了最后一卦,称变数将会是我唯一的活路”,墨染尘苦笑,“天道变数啊,哪里去找寻的到?所以我一度陷入绝望。”

    林岚恍然大悟,难怪墨染会尘接近自己,也难怪墨城主也对自己客客气气,还以为人家看上了自己的医术,原来是看上了所谓的气运啊。

    “所以,你觉得我能帮你逆天改命?”

    墨染尘但笑不语。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