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出手相救

    大殿内其余金丹修士更是震惊,虽说夏城主的寿元所剩无多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他再怎么样也还是一个金丹后期的修士。

    可堂堂金丹修士现在却像一个凡人一样被捏在手里,毫无抵抗之力,这让想要冲上去相助的修士们心生怯意。

    “你快放了我爹!”

    正当修士们都在犹豫的时候,夏城主的几个子女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只不过他们连凌簇的身都没靠近,就被他周身强大的气场弹飞。

    程昭昭看到夏瑾知被砸到身前,伸手将她扶了起来。

    夏瑾知伤的并不重,只不过气息紊乱,双脚发软根本站都站不住。

    程昭昭将她抚到角落里坐下。

    夏瑾知已是泪流满面:“爹!你别管我,我要去救我爹。”

    “你救不了的……”

    在场的没有一个是凌簇的对手,除非他自己放弃,否则谁又能从他手中救的了夏城主?

    夏瑾知闻言,一下子打开了程昭昭的手:“就算是死,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爹死在我们面前。”

    程昭昭看了一眼发红的手背。

    摊手!

    她也是爱莫能助。

    夏瑾瑜等人也是一次次的冲向凌簇,只不过结果还是一样,一次次的被弹飞,砸在大殿各处。

    惨叫声、怒骂声不绝于耳。

    亦有夏城主的不少好友,纷纷出手击向凌簇。

    这期间,夏城主的长子还朝空中发出了一道传音符,凌簇看到了却并没有阻止。

    凌簇死死地掐着夏城主,浑身散发着寒气,转身扫了一眼在场的修士。

    无数术法攻击都在抵达凌簇面前时自动化去,他此刻就像一个恶灵一般,面无表情的一步步朝殿外走去。

    不过,令程昭昭觉得奇怪的是,六师兄似乎并没有真的想要杀死夏城主。

    他掐着夏城主的那只手始终没有再用力,只是让夏城主处在了一种最难受最濒临死亡的瞬间。

    他似乎在等什么。

    凌簇快走到大殿门口时,殿外一道无比强大金光轰然而至。

    凌簇眼神微变,猛然倒退,避开了那道金光的同时将夏城主甩了出去。

    夏城主被那道金光击个正着,整个人倒飞出去砸断了大殿内一根环龙大柱,被一堆碎石掩埋。

    “爹!”

    “夏城主!”

    一个个修士喊叫着冲了过去。

    凌簇却不再理会那边的夏城主,而是笑道:“净尘寺的苦觉大师,还真是哪里有不平,哪里就有你。”

    来人仿自天外的一声‘阿弥陀佛’传入众人耳中,众人浑身上下一阵激荡,不自觉就对来人肃然起敬。

    程昭昭拎着千里来到大殿的左侧空地,就见一个身穿袈裟的佛修缓缓步入大殿。

    这佛修已是中年之相,五官端正,一身浩然正气,双目中迸发着慈祥和善的目光。

    他道:“贫僧苦觉,见过各位仙友。”

    “见过苦觉大师。”

    “见过苦觉大师。”

    大殿内的修士们纷纷回礼,看起来这位佛修在南境声名远播,这里的修士大多都认得他。

    跟着苦觉大师进来的还有几个修士。

    为首的是一个面容肃然的中年男子,他的眼神很是深邃,像一口古井,深不可测。

    而这修士身后几人,程昭昭倒是认识,就是方才气恼离去的刘进宝和牛掌柜一行。

    若说方才的刘进宝是个飞扬跋扈的二世祖,那么眼下他缩着脑袋,头也不敢抬的样子就像极了一只鹌鹑。

    身旁的牛掌柜也是神气不在,老老实实的站在这个修士的身后。

    刘进宝身边还有一个女子,年纪跟他差不多大,眉眼有一点点相似,却和他胖乎乎的样子截然不同,女子身姿曼妙,面容姣好,静静的站在中年男子身侧。

    大殿之中也有不少修士认出了这中年修士。

    纷纷行礼道:“见过言玦真君。”

    “不必多礼。”

    那边的夏城主已被人从碎石堆里捞出来,一阵施救之后,传出夏城主剧烈的咳嗽声。

    凌簇像是不高兴的嘲讽了一句:“夏城主的命真硬。”

    众人将夏城主扶了过来,就见脸色惨白的夏城主对苦觉大师行了一礼:“多谢大师出手相救,大恩大德夏某没齿难忘。”

    “夏仙友伤得厉害,还是快快调息。”

    方才夏城主经过的时候,程昭昭也看到了他脖子上的痕迹,一个深紫色的五指印触目惊心。

    内伤尚且看不出来,不过就这外伤,夏城主恐怕都要修养一段时日了。

    夏城主却没有立即就走,而是朝凌簇的方向行了一礼,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凌簇瞥了他一眼:“本君就当你死了,往后莫要出现在本君面前。”

    夏城主难看的脸色却是一松,点头道:“当日是夏某利欲熏心,所作所为有违天楚正道,实在是惭愧。”说着又朝凌簇郑重的施了一礼。

    大殿内的众修士本以为苦觉大师和这位言玦真君在场,夏城主必然要让方才这修士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可没想到他竟然丝毫没有怨言,反倒是诚然道歉。

    修士们议论纷纷,程昭昭也是看的一脸不解。

    不过,这夏城主这番做派,倒是引得程昭昭刮目相看。

    “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城主的长子,也是之前给苦觉大师发出求救传音符的修士,他一脸不赞同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哪怕他们夏家如今声威不及从前,可也由不得被人如此欺辱。

    夏城主摇摇头,道:“今日这位前辈到来……咳咳……想必取我性命是假,想要知道当年那件宝物的下落才是真。”

    凌簇冷笑一声:“你既知道,还不快说。”

    夏城主道:“此事说来话长,前辈不若先请就坐。今日夏某……当着苦觉大师和言玦真君的面,定然会将当年所知如实告知……”

    凌簇当即转身,吓得身后一群修士纷纷退散开去。

    他闪身来到大殿中央,丢出一把和方才一致的乌木座椅,和方才一样堂而皇之的坐在大殿中央。

    夏城主见凌簇此举,心中大石总算是落下。这才引着苦觉大师和言玦真君入了大殿。

    程昭昭随着众修士再次返回之前的座位,经过方才的事情,贺寿的喜气早已荡然无存。

    眼下修士们是满眼好奇,都想知道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

    顶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