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乱起 145章 冥王现世

    神像空间内,融合仍在继续。

    两大神魂相融所幻化出的炽烈犹如这空间中骤然爆出的烈将整个空间内照耀成一片通明。

    空间中心融合而成的巨大神影时而金亮时而青悠,因神力悬殊,从融合开始的那一刹那杨黄天的形象已然不在,取而代之的是“玉皇”面容。但随着时间流逝,脑后隐现的神轮与上不时暴起的青光代表着这一切并未结束。

    “汝魂意之所向亦为吾之征途,千年前你的随心之举造就了今融魂之果。你何苦挣扎!”玉皇瞧得神魂内部那苦苦支撑的杨黄天淡然道。

    任杨黄天拥有冥王的全部记忆,但限于等阶悬殊,代表着神魂的青色神光正在不算的被四周蜂拥而至的金色海洋所蚕食。可冥王为何等存在,纵然陷入如此境地,面色依旧平淡如水。那种看破一切,万事尽在掌控的表从未在他的脸颊上消散过。

    “所谓近朱者赤,你现在满口因果,登天之梯举步维艰沉迷因果之道只会沉沦,有这等思想束缚着你的双脚。你不够资格走我的路。”杨黄天嘴角扬起一丝笑容。但配合着这话语,那笑落在玉皇眼中却是一种深到骨子里的嘲讽。

    “喔?难道只有那群和尚讲因果,据我所知,你之神系也好像是遵循此道的吧。”玉皇反问道。

    杨黄天摇了摇头,仿佛对边自己神魂的逐渐衰弱视若罔闻。淡然道:“因果并未单一的立根而生果的道理,你立于这神佛环绕之地被此小因果感染太深。故此你之神道已经步入窄桥,能得今之高度,纯粹只因你本之愿力而成。观你对因果的理解来看,若抛开这天时地利不谈,你,踏入三极神都难!”

    “哈哈哈哈!冥王果然就是冥王,哪怕只是残魂也同样是藐视天下的存在。难道你不知在这世上若是实力与傲气不对等,可是活不长的。”玉皇怒极反笑讥讽道:“吾因果之道为小道,那你告诉我,以你冥王之尊所见,何为因果?”

    “轮回是道,因果是道,为善是道,纵恶也是道。”杨黄天缓缓坐下子道:“所谓的道指的就是每个人活在世上对世界的认识所形成。人生在世,根据自成长所学所思,就会形成一自己思路下解释一切事物和现象的完备逻辑,这就是世界观,也就是道。此道千万,道道不同,因果仅沧海一粟尔。”

    “你所指的因果,只不过是道中的一小个插曲,恰如那琼楼万间之一宅而已。因果在道之内,凡有因必能应道而变化,并非开花必结果之狭隘。”杨黄天侃侃而谈。

    “那既因果如此,为何当年你之地府所推行的,仍分善胎凡胎富贵贫激an)之前因,而论轮回之高低来世之贵激an)?如此心口不一道

    行相左,这就是你的道么?”玉皇面色沉不置可否。

    杨黄天闻言并未作答,而是静静的仰头看着什么。两人神魂相融,此刻杨黄天被深深的包裹在玉皇庞大的愿力之内根本无法得见玉皇面容。但让玉皇感觉很不舒服的是,他那看起来淡然双目中的聚焦仿佛正牢牢的盯着自己的脸。

    那种明明就掌握着绝对的主动却时时被人以看小孩子一般的眼神对待的感觉让他几狂,张口问道:“冥王词穷,无话可说了么?”

    “哈哈哈”杨黄天突然放声大笑。

    “你笑什么!”

    “我笑你简直被这因果之道冲坏了神心,居然会问出如此毫无道理之语。看来,言你能靠自步入三级神之列是我看错了哈哈哈!”

    杨黄天那畅然的笑意深深的刺激到了玉皇那从诞生到现在本就不够坚强的神心,他强压心中怒火咬牙道:“请冥王指教!”

    “阳之事,轮回之道皆由冥书之迹而来。然万众皆言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却并没有看清一个重点。冥书的存在只是为了这一切的一切做一个开始和结束时的一个见证。”

    杨黄天单手指天继续道:“天!谁曾懂?我未曾,地藏未曾,万神皆未曾。你所言之以前世之因而论来世之贵激an)并非绝对因果,而只是一个债偿过程。诚然,上一世做错了,需要付出代价,此为因果。但很多人都错了,错在将那下世之命也算在这因果之内。认为下一辈子仍旧需要为上一世付出代价,殊不知已陷入错之循环。”

    “哼!难道不是么?”

    “当然不是!”杨黄天笑道:“我已说过,冥书实则仅是一个天眼见证。何为新生?既为新生又为何要做那前世之奴?魂中有本我,世间流传什么九世恶人之言,只不过是他无法突破自己本魂之中来自于上一世的思想束缚造成其世世为恶结果的借口!什么今世之悲哀皆有前世之因果而来?哼!一群如你一般被因果之道束缚住灵魂的失败者。”

    “你!!!”玉皇怒喝。

    “难道不是?”杨黄天对玉皇的怒意置若罔闻,道:“冥书与我曾神魂相通,上面有着什么还有谁能比我这冥王更为清楚?至少我在其上并未看见有对来世还有约束的法则。能够突破自我的灵魂,哪怕投到最次的胎中,已然能够书写自己当世最灿烂的传奇。这就是人的道,一个神都无法看透无时无刻不在变化能够有着冲破任何束缚可能的完整之道。”

    说完,他淡笑轻声道:“很不巧,你已深陷因果不能自拔,此道已然偏离甚远。哪怕神力通天,至多不过是个主宰级的狭隘存在。”

    “好!好!!!”玉皇怒火中烧被杨黄天彻底的激怒了

    。“今我就叫你这通晓万道的冥王彻底沦为吾之蚕食!!!”

    空间之内的愿力随着玉皇的震怒而疯狂凝聚。环绕在杨黄天四周的金色海洋也霎时间波涛汹涌,仿佛要将深埋其内的他撕成粉碎彻底吞没!

    “撑住!”杨黄天双眉紧皱脑后神轮疯狂的转动着,他在咬牙坚持,等待!等待一个契机!

    抬眼望去,除了漫天金色之外已经看不清任何存在。

    “轰!”青色火焰熊熊燃起,杨黄天干脆闭上眼睛借着燃烧神魂带来的霎那强大将神魂感知拓宽到了极致。

    在哪里!在哪里!!!

    层层的青色神焰只是暴起一瞬之后,就又有被那无边无际的金色海洋重新淹没的迹象。这一刻,杨黄天的心也开始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耳边的嗡鸣声一阵阵的压迫而来,疯狂的玉皇狂笑着开始了融合的最后冲击。

    就在这千钧一之际,杨黄天紧皱的双眉突然解开。嘴角又扬起了那标志的弧度。

    “嗯?”玉皇瞧得不由一顿。

    “找到你了!”杨黄天双目骤开,两道如电般的青芒爆而出。“老伙计,出来吧!”

    “哐!”青蓝色光影从他眉心飞而出,阳剑狠狠的刺立前。四周的金色愿力被阳剑的余威瞬间激dang)炸出了一个硕大的弧形空间。

    杨黄天单手握住剑柄化作一道青芒冲天而起一头扎进了那无边的金色海洋之中。

    “不可能!”玉皇脸色骤变也不管是否要继续强行融合,双手极挥舞着开始将外放的愿力倒收而回。心中暗道但愿这冥王残魂只是亡命前的诡诈!

    主宰存在的愿力无边无际,而在玉皇看似只是下意识的动作确成为了他此战最大的失误。

    杨黄天原本还只是淡淡的感应到了当年那一缕神念的存在,而玉皇此次愿力变化之时虽然看似无意,但其中有一团不小的愿力却凝聚浓缩到了一个点,仿佛在护卫什么。

    当然,这在这庞大愿力中只是一个细微到不能再细微的变化。但杨黄天原本就锁定在了那个方位,只是不确定而已。

    现在被这玉皇此地无银三百两般的动作之下,他霎那间就锁定了目标!

    “给我破!!!”

    杨黄天神魂燃起凌空奋力一刺,阳剑化雷霆照着那个尘埃般的点在空中激起层层音浪如闪电般杀出。

    “不!不!!!”玉皇声色疯狂,狂舞着双臂神力激dang)无数的神力在阳剑之前升起无数道神盾想要阻隔。

    但阳剑乃是天地神物之一,就算那是主宰层次的神力阻隔也同样无法阻挡它的突进。

    一层层阻隔被它如同纸片般破开。

    “轰隆!!!”

    阳剑直抵目标核心,包裹其上的愿力就像是个核桃

    一样被阳剑瞬间破成粉碎。一道青色光影闪现而出的霎那被阳剑穿了个透彻。

    “我的神基我的神基!!!”玉皇出不甘的咆哮震彻整个金空间。

    结束了!

    杨黄天缓缓落地阳剑收归眉心。

    这玉皇主宰居然是以他当年留下的神念作为神力核心,这倒是在杨黄天的预料之外。原本他一直刺激玉皇只是想趁他绪失控之机找出这一道神念的存在,破之以击道心获得此次神魂融合的优势。没想到居然一战功成。

    原本是想收回这道神念的,不过既然这玉皇已深陷因果之道,神念怕也沉沦不浅。留之无用,故,毁之!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随着玉皇的最后一声嘶吼,影崩塌。整个空间瞬间再次被金色愿力淹没,当然,这次是柔和的四处飘散,成了阵阵愿力浮云。

    “吼~~~吼~~~”数条金色巨龙在云中盘旋而动若隐若现。

    杨黄天握了握拳一个窜凌空而立,喝道:“融合!!!”

    言出法随!整个空间中原本就该属于他的愿力化作一阵排山倒海的无边浪潮朝他汇聚而来,龙愿紧随其后咆哮着在海中奔腾而至!

    一神力随着愿力的暴增而不断拔升!

    “三级正神二级正神”众神用无数岁月仍旧难以企及的高度在此刻的杨黄天上完全没有一丝的阻碍的连翻突破。他依旧是冥王,没有感悟上的障碍需要的只是神力的灌溉。

    神力持续疯狂飙升,直至最后一道龙影消失在杨黄天前。

    杨黄天挥了挥手,抬手间那种熟悉感觉让他脸上由衷的浮现出一抹满足,“主宰!”

    “这一世不错!”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