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石破天开

    走回会议厅,看着所有的村名已经安静的入睡,我便轻声的对着正在看守的大海问道:“刚才有看到谁出去吗?”

    愣了几秒见着大海没有回应,只得又轻声问了一遍,又过了几秒我这才发现,这家伙既然练就出了睁着眼睛睡觉的神功,此刻看似认真看守的他实则已经睡得正香。

    不过既然凶手那么隐蔽,那自然不会被他轻易发现,辛苦了这么多天,他们确实也应该多休息休息了。

    退回了自己房中,毕竟这可是关乎整个新手村所有人记忆的大事,正所谓隔墙有耳,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决定将那药方取出带离游戏慢慢研究。

    ……

    “老灵,你是不是受什么挫折了?大半天都没见你进游戏。”电话那头是刘云火关切的话语。

    自从昨晚退出了游戏,便一直在钻研这药方,真没想到这看似普通的药方却又捉摸不透,猛然想起这老李既然记得30年前的药方,那她会不会也懂得些许炼药的法子。

    思量片刻,直接走进了她的房间,在她的游戏仓边轻轻敲了几下。

    “嗤”的一声,游戏仓瞬间释压,整个屋子顿时被雾气笼罩,老李缓缓的睁开双眼好奇的问道我什么事。

    “我这张药方你能看懂吗?”我也不隐瞒,直接将药方递给了她,只见她仔细观摩一番却又对着我摇了摇头道“之前在天页国,我是属于战斗型的,若是5阶以下的药物还是可以炼制,而这药方保守估计即便是7阶也无法炼制。”

    听着她的一番说辞我也只能叹了口气,既然上次杀害老王的凶手,已经自以为将那些蓝色药物销毁便再无威胁,那我跟公会中的其他人贸然炼药肯定会引起他的怀疑。

    “既然无法在公会中炼制,你可以让小龙找些认识的朋友,让他们炼制好了再交给你。”老李对着我微微一笑。

    “你怎么知道这药不能在公会炼制?”听着她的话我惊讶的问道。

    “村子里现在不太平,阿姨理解你,你也不必太过自责,伤了身子可不好。”老李说着说着,将我拥入怀中,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后背,心中更是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悲哀,忍不住的几经哽咽。

    经过她的建议,我也在龙哥的帮助下成功外加工了一批丹药,好在这两日公会中再也没有发生什么伤人之事,村名们也渐渐地恢复了往日的欢声笑语。

    ……

    “会长,其实我有个事一直憋在心里。”刚交易完丹药回到公会,一个当初投奔我们的卫兵心事重重的走到我身边小声说道。

    见着他眼神飘忽不定,我便将他带入房中,向他询问起来,这中年名叫苏智,与名字不同外表憨厚,浑身肌肉的他丝毫看不出智慧在哪儿,平日里寡言少语除了他们那帮老朋友,从来没见着他与别人说过话,在他模棱两可的描述中,最近他总觉得他的队长余水像换了个人一般。

    “你指的换了个人,是指的他哪方面变化?”我急忙问道。

    “说不上来,总感觉他的性格变得孤僻,而且非常容易动怒。”苏智边说边摇了摇头,见着我愣在原地便也转身准备离开。

    “先别走!”

    “还有事儿吗?会长。”

    此刻的我心中盘算着,也许只有唤醒他的记忆这案件似乎才能有所突破,如今恢复记忆的丹药我已经炼制完成,至于这记忆一次能恢复多少还是个未知数,犹豫片刻还是对他吩咐一句“你先把眼睛闭上。”

    根据老王药方中的记载,只需将这药丸碾成粉末,它便能溶于空气,只需长期吸收,便可逐渐恢复记忆。

    我也不做犹豫直接拍碎,只见那粉末真如烟尘一般直接消失在了眼前,没过多久只见眼前的中年原本放松的双眼逐渐紧闭,随后痛苦的摇晃着脑袋,为何他恢复的如此之快,而我却什么记忆都未曾恢复。

    “你记得你们是如何来这天逸城当守卫的吗?”看着他平缓下来的神情,我急忙问了一句,只见他依旧闭着双眼憨憨一笑“队长别说笑了,我们都是npc,从开发出来就在这里。”

    “那你回想起什么了吗?比如是关于你自己之前的一些记忆?”话音刚落,只见他又是紧闭双眼,整个身子不停地抽搐着,我赶忙上前搀扶,却见着他猛然睁开眼,皱起眉头看了看我,又赶忙紧张的环顾着四周,像是受到惊吓一般。

    “怎么了?”

    “我刚才一瞬间仿佛又经历了一次人生,只不过是一个断断续续熟悉而又陌生的人生。”苏智吃力的说了一句,整个人变得虚弱起来,我赶忙搀扶着他坐到凳子上。

    “之前的记忆中,我只有在这当守卫的记忆,而现在我又回想起了一些我刚来到这天逸城的场景,难道是我们被删除的关于一测阶段的记忆?”他沉默片刻,又好奇的向我问道。

    听着他的疑问,我也只能附和着他的想法,若是现在告诉他,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npc,怕是他更难接受,既然有了些许回忆,那我的计划便可继续到下一步了。

    “你现在就去找你之前的那些兄弟,告诉他们你已经恢复了不少记忆,顺便跟他们讲述一些他们曾经在一起的往事。”我吩咐了一句,他点了点头便走出了房间。

    正如刘云火所说,我们不制造麻烦,不过既然麻烦出来了那我们就得直面他们,坐以待毙总不是办法……

    夜深人静,原本还是晴朗的天气到了晚上却又开始雷声大做,此刻的窗外正下着瓢泼大雨,一道剑影闪过,满满的杀意。

    “我猜,你肯定是恢复了一些之前的记忆,而且是一些见不得光的记忆。”我边说边从房顶跳下,余水被我吓得顿时不知所措,手中的长剑却也没有再向熟睡的苏智刺去。

    话音刚落,大海,小刀几人也从房顶跳下。

    “为了将这些事实封存,你杀害了何雪,还有与他平日里有交集的老陈,今日我让苏智到处宣扬他恢复了些许往日的记忆,你果然还是按耐不住,对他起了杀心。”我恶狠狠的盯着他说了一声,却只见他突然诡异的一笑。

    “你很聪明,那就如你所说的那般!”话应刚落只见余水直接掏出一把灵水剑,狠狠地刺入了自己的胸膛,所有人冲上前去想着阻止,却发现为时已晚。

    “在我动手之前我便知道我落不到什么好下场,只是没想到报应会来的这么快,不过你只猜对了一半,还有一半,等你下了地狱我在告诉你,哈哈哈……”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