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风见幽香阵亡?

    一拳轰出,拳风凌冽,就连附近的血色眼睛都好似承受不住一般,闭上了一片。

    古墨铭猩红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慌,即使他打心底认为自己是真正的古墨铭,但其本质上终究不过是一个刚刚成熟的意识而已。

    纵然他的妖力更胜一筹,但战斗经验却远远不足以匹敌从尸山血海中跨出来的暴君--风见幽香。

    面对这一拳,古墨铭想凝聚妖力进行防御,但妖力的运行却缓慢无比。

    向不远处望去,沐雪正通过血契对他体内的妖力的运行进行着压制。

    而八云紫已经消失不见了,随时都可以发动偷袭,只等幽香将古墨铭的破绽逼出。

    虽然古墨铭很惊慌,但身体却自主动了起来,右手横推,将风见幽香的拳头推开,左手顺势轰出一拳,直袭风见幽香的面部。

    挡住了?!看来就算是沉眠许久,但看来身体的本能还在啊。

    那么就先跟着感觉来吧,只要顺着这股感觉,这些家伙不过是孤苏醒后的磨刀石而已。

    眼中的惊慌消失,猩红的目光逐渐狂热起来,内心对战斗的狂热犹如火山爆发一般喷涌出来。

    收回被推开的左手,面对古墨铭的攻击,幽香毫无慌乱,头直接偏过袭来的拳头,任由拳风刮的脸上生疼,借着古墨铭双手无法回撤之际,迅速贴近,收在背后的右手探出,直接掐住了古墨铭的脖子。

    浑厚的妖力从手心涌出,配合沐雪镇压他们体内躁动的妖力。

    八云紫也趁此机会出手了,不知何时她已出现在了古墨铭的身后,伸手就拍在了古墨铭的后心处,凭着自己的力量蒙蔽古墨铭对境界的感应。

    如果真的如那个女人说的一样,我或许对于境界的领悟稍逊真正的古墨铭一筹,但却绝对比这个冒牌货要深刻,只要将他和这个身体中铭刻的境界隔开,他就无法影响到我的境界了,同时也无法再次使用境界。

    八云紫和风见幽香的想法一致,先将这个自称古墨铭的家伙给制服了,然后再想办法让八云幽枫恢复对身体的主导。

    刚刚还感觉良好的古墨铭一下子就懵了,自己竟然一下子就被完全压制住了。

    “可恶啊!你们这几个该死的”

    他愤怒的吼叫着,但还未说完,嘴就被沐雪用冰堵上了。

    坚实的冰块压着舌头,完全无法说话了。

    “麻烦你不要用他的声音说出这种话,这让我很困扰。”

    沐雪冷着脸说道。

    沐雪出手用冰将古墨铭定在原地,风见幽香和八云紫也松手了。

    八云紫皱着眉头,朝着沐雪询问道:“你就没什么办法直接把他解决掉吗?”

    风见幽香也转身看着沐雪,她也不想再让这个不知所谓的家伙,一直占着自家弟弟的身体。

    沐雪无奈的摇头道:“没有办法,想要解决他就必须从精神空间入手,但现在精神空间由他主导,我们想要进入根本没有可能。”

    “当然,凭着契约,我是可以进入的,但如果我一个人就可以解决的话,我就不会留到现在了,所以我们现在只能等。等我家贪睡的主人睡醒了。”

    幽香显然对于沐雪的回答很不满意,质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说到底,我做不到放着弟弟他受苦,而我却毫无办法,只能在这里等你说的古墨铭苏醒。况且醒了以后,他还是我的弟弟吗?”

    的确,沐雪无法证明自己的正确,也无法说清楚当古墨铭苏醒时,究竟会将八云幽枫如何处置。

    “不知道,在我醒来时,看到幽枫我就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墨铭,永远都是一副富有生气的样子,虽然无法证明,但我可以确认墨铭和幽枫是一个人,无非是看醒来后究竟会是哪份记忆为主导吧。”

    “对于你来说,自然是希望以幽枫为主导,虽然我下面说的话可能有点让你生气,但如果墨铭他不接受幽枫的话,那么幽枫定然是会消失的。嘛,虽然我估计那家伙也不会不接受就是了,会宠着他的人,他自然会接受,更何况,八云紫你可是他的同族啊。”

    沐雪如此说道。

    八云紫拉住了幽香的一只手,示意她不要冲动,笑着对沐雪道:“自然,我可是相信着我们和弟弟之间的感情牢不可破哦~既然如此,那就等吧。”

    然而没过一会儿,沐雪眉头微皱,不详的感觉涌上心头,她惊喝到:“快退!他的妖力在暴涨,我无法通过血契压制住了!”

    同时沐雪素手一挥,苍白的寒气扑向困住古墨铭的冰柱,试图加固封锁。

    然而寒气尚未到达,冻住古墨铭的冰柱已是瞬间炸裂,强烈的气流将袭来的寒气冲散,令三人不禁眯了眯眼。

    “先声夺人,一击断魂!”此时反应最快的便是幽香,一步踏出,毫无花哨的一拳挥出直冲那道身影的胸膛而去。

    但是这气势十足的一拳却宛如撒娇的女子被男友握住一般,未曾掀起一丝波澜便被死死抓住,这情况令得幽香眼瞳一缩。

    “战场分心是大忌,攻击被锁先救己,攻敌之必救,可解自身之围。”幽香早年的战斗经验告诉她如今局面的破法,霎时又是一拳击出!

    古墨铭淡然伸手,口中道“没用的!妖力恢复的我不是你能打中的!”

    然而入眼的却不是幽香拳头而是一道翠绿的光柱,幽香最常用的魔炮!这一记魔炮直冲面门。

    “出其不意,可夺战机。”这是幽香尚且弱小的时候学到的,以弱胜强的第一步!

    即便是被突脸,慌忙之下古墨铭依旧成功聚起妖力险而又险的击碎了光柱。

    而就是这么点时间已经足够幽香动作了,幽香腰身一低,一脚踹向古墨铭抓住她的那条手的手肘,以她的力量在古墨铭仓促之下可能会被踢断这只手。

    拥有记忆的古墨铭对于战场的分析能力不弱,虽然在一开始吃了自傲的亏,但现在已有警惕的他深知,此刻沐雪虽然无法压制他,但简单的骚扰还是可以办到的,而另一边运用间隙可以自由来去的境界妖此刻也再一次失去的身影,对他来说同样具有不小的威胁。

    在这个情况下失去一只手,战力必然大损,搞不好真的会阴沟里翻船!所以古墨铭毫不犹豫的松手了!

    “战机一得,穷追不舍!”落地的幽香抬手又是一记魔炮,同时一拳击向古墨铭腰间。

    古墨铭眼眸中红光一闪,低吼道:“你以为同样的招式我会中两次吗!”

    手中妖力汇聚,淡淡的拳风在手中汇聚,猛地一拳向下挥出,轻而易举的撕碎了魔炮,直冲幽香的脑袋而去。

    若这一拳打中,以幽香的体质是虽然不会有太重的伤,但短时间的眩晕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战斗需要的是什么?高速的思考,迅捷的反应,强悍的力量,搏杀的技巧,以及……同伴的信任!

    就在古墨铭这一拳即将命中之时,一道两边系着蝴蝶结的隙间突然张开,原本必中的一拳就这样没入间隙之中。

    “靠背连心,破前之敌”既然是背靠背的战友,身后就该交给她,只要将面前的敌人打倒,保护好她的后背。这是幽香和紫年幼时培养出的默契,此刻又被翻了出来。

    而古墨铭的这一拳就此落空了?

    那是不可能的!物尽其用方是智者之谋,兵不血刃才是完美的胜利!

    如果有外人在场就会发现,隙间的另一头赫然开在古墨铭的背后。

    环绕着妖力的两拳几乎同时击中,只不过挥拳的两人都打在古墨铭这一人身上罢了!

    其实幽香并未尽全力,因为即使再怎么不爽这个人,这具身体还是她弟弟的,不能杀。

    而古墨铭当然也是有所保留,没有必杀的把握就用尽全力,若一击未中等待他的便是无穷无尽的反攻,况且消失的八云紫他也是留了一点心眼。

    只是事出突然,加上新生意识对于境界的掌控尚且不熟悉所以此刻又是吃了一个闷亏。

    两拳的攻击也是令得古墨铭的身形略有不稳,而幽香所为的也正是这一刻!

    幽香手上不停歇翻手锁住古墨铭的手腕,另一只手一记直拳冲向古墨铭的肩窝,而脚下则扫向古墨铭的脚踝。

    可恶!

    被这一脚破坏了平衡,肩窝被击中使他整个人都在往下倒,古墨铭的脸色难看了起来,自己已经彻底失去了先手,那些战斗经验到底不是他自己的,身体的本能终归是有限的。

    两边绑着蝴蝶结的隙间再次出现在古墨铭身下,古墨铭能够感觉到,隙间里有着一份大礼在等着他。

    他想要挣扎,但幽香根本不会给他机会,击中肩窝的手张开,墨绿色的魔炮直接轰出,将古墨铭轰进了紫的隙间。

    失重感袭来,古墨铭迅速稳住身形,现在已经脱离了他的隙间,主场优势也不在了。

    没有追过来吗?

    幽香并没有追进隙间里,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们会给古墨铭留下喘息的机会。

    铺天盖地的弹幕仿若绚烂黑夜的烟火一般,齐齐朝着古墨铭连绵不绝的射了过来。

    这些弹幕可不是由符卡那种类似游戏道具一般的速发式弹幕了,每一发的威力虽然不如幽香的魔炮,但却也相去不远,这可是八云紫耗费多时所准备的啊。

    能躲避的就躲避,无法躲避的就用妖力将其击碎,古墨铭逐渐不耐了起来,无法找到八云紫那家伙所处的位置,但弹幕的数量却没有减少。

    显然八云紫一直都在进行补充。

    既然如此,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妖力,古墨铭猩红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疯狂,双手一挥便是成片的弹幕撒出。

    弹幕碰撞,爆发出耀眼的光芒,遮住了古墨铭的视野。

    绑着蝴蝶结的隙间又一次出现在古墨铭的身后,风见幽香从中冲了出来,一拳直击古墨铭的后脑勺。

    古墨铭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反手就抓住了幽香的拳头,另一只手上泛起了暗金色的光晕,利爪弹出,五指合并,在幽香震惊的目光中,刺穿了幽香的腹部。

    霎时间,血液顺着古墨铭的利爪流出,风见幽香面如金纸,瞳孔放大,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嘿嘿,孤说过,同样的招式是不会中第二次的。”

    “啊~真是美好的表情啊,多么动人啊~这温润手感真是让人沉醉。”

    说着,古墨铭的手搅动了几下,血液更加肆意的喷涌而出。

    冰蓝色的剑芒划过,古墨铭本想还击,但却退了开来,手也从幽香的腹中抽了出来。

    风见幽香坠入了绑着蝴蝶结的隙间,八云紫沉着脸从中走了出来,刚刚挥出剑的沐雪也是脸色难看异常。

    气氛由于幽香的退场而更显凝重。

    古墨铭不爽道:“不要仗着孤的宠爱而为所欲为啊!”

    回应他的是沐雪再次挥过来的剑。

    古墨铭的脸色也难看起来,“既然如此,你还是去给我好好冷静一下吧!”

    猩红的纹路在古墨铭的手背上浮现,沐雪瞬间被定住了身形,黑色的隙间闪过,沐雪便不知被关到了哪里去了。

    真奇怪,总感觉如果孤对沐雪下手的话,会发生什么令孤无法承受的事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那家伙不过是孤随时可以抛弃的仆从罢了。

    眯着眼,这种让人不爽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内心,看向没有动作的八云紫,古墨铭的身上露出了犹如猫戏老鼠般的残忍微笑。

    “好了,孤的同族?还真是弱小啊,下一个就轮到你了。你准备好了没呀~”

    ………………………………

    太阳花田,绑着蝴蝶结的隙间闪过,风见幽香从空中落下,艳红的献血沾染上大地,地上竟开出一朵朵鲜艳的花儿来。

    无数的鲜花在大地上绽放,风见幽香落下的时候,身边已是一片花海。

    鲜花被微风吹拂,摇晃着花朵,好似在祭奠这位四季鲜花之主的落幕

    顶点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