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山路漫漫 第一百三十二章 无事不登三宝殿

    今天的事情比较重要,还没到上班时间,杨局长就来到了办公室。

    他和李正夫妇俩谈了二十分钟左右,将他们说服后,就在办公室焦急的等待着。

    不到一个小时,张志华敲门进屋来汇报工作。

    “怎么样?”杨局长一下站了起来。

    张志华将文件袋递过去道:“拿到了,在里面呢,杨局。”

    杨局长打开文件袋,很小心的将磁带拿了出来,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就这么个东西,可把咱们折腾坏了,总算拿到手了!”

    “这里面到底录的什么?”张志华满脸站在一旁,感觉自己立了功,心中有些洋洋自得。

    杨局长板着脸道:“不该问的不要问!这事你要绝对保密!”

    “放心吧,杨局,我绝对服从命令!”张志华立正站好,严肃的答道。

    “嗯。”杨局长点点头,露出笑容道:“这次记你一功,局党委会酌情给予奖励。”

    “谢谢杨局,案子办的差不多了,我……加了一夜班,请半天假,去休息室睡一会。”

    这件事办成,杨局长心情格外舒畅,爽朗答道:“对,休息休息,放你一天假好好休息,把精神养好才能更好的工作,赶紧去吧。”

    打发走了张志华,杨局长坐在办公桌前点了根烟,凝神思考了几分钟,嘴角忽然露出微笑,打了个响指,抓起电话给贾副县长打了过去。

    ……

    古河镇镇长刘启天正是春风得意,自从姜书记被停职调查,他暂代镇党委书记的职权,这种感觉完全不同,以往处处制肘的事情现在畅通无阻。

    就连跟他没几天的文秘小丁也是满面春风,和领导一起经历过乔装改扮打入犯罪团伙内部,现在又是刘镇长的贴身红人,身份自然水涨船高,不可同日而语。

    刘家和贾家勉强称得上世交,刘启天的父亲刘建党和贾副县长的父亲贾之过是战友,年轻的时候每年都有一次战友聚会,持续了二十多年,在战友圈子里,两人关系只能算是一般,后来年龄一大,就少有往来,双方的膝下子女也只是点头之交。

    随着贾军的官越做越大,刘启天更觉难以接近,在气象局这个清水衙门熬了大半辈子才熬成个副局长,跟实权在握的贾军相比,身份地位悬殊太大。

    刘启天觉得自己怀才不遇,才刚刚五十岁,并不甘心于在这个养老的位置上熬到退休,便出了个主意,让年迈的父亲出面去找老战友,让贾老先生给儿子贾军过个话,透露一下自己升迁的想法。

    事情竟然很顺利,刘启天用尽心思想办而没办成的事,在贾军眼里根本就是小事一件,从张口求人到调入古河镇当镇长,所用的时间不到一个月。

    谁知刚来到古河镇上任的时候就遇到挫折。

    这里人生地不熟,方方面面的关系都尚未建立,表面上,姜建华和他搭班子同唱一台戏,但刘启天心里清楚,姜建华手

    握大权说一不二,根本没把他这个镇长放在眼里,下属那些部门领导全都是看书记眼色办事,有什么情况都是直接找书记汇报商量。

    平时工作上有什么想法和措施想实施,都很难放开手脚干,说好听了是要征求书记的意见,说难听了就是夹着尾巴小心做人,胸中始终一口气憋着,因为在古河镇,无论是人脉关系还是社会根基,他都不能和姜建华相比,真闹到台面上,凭姜建华的火爆脾气,直接把他架空都是分分钟的事。

    所以,镇党委书记的位置刘启天觊觎已久,机会永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借着这次出事,他敏锐地找到了机会,很自然地傍上了贾家这条大船,不光自己落得好处,还把双方的关系拉近一大步。

    虽然经历了不少挫折,事情总归是办成了,据说那帮上河村不老实的村民都进了拘留所,这几天为了表功再三要求想见贾副县长一面,贾副县长百忙之中抽空跟他聊了几句,话里话外都是让他克服阻力好好工作,拍了拍他肩膀说了几句鼓励的话就匆匆离去,即便如此,刘启天也很受用,他觉得这便是贾副县长认可了自己,只要上级一时不派新的书记过来,自己再想办法做做工作,当上党委书记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当务之急是赶紧把工作做好,从何处入手做工作的事刘启天考虑了好几天,最后终于有个思路在脑海中形成。

    ……

    “我的几个下属受伤的受伤,住院的住院,他们一帮泥腿子连医药费都掏不起,我能不气吗?算了,张大队,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把谅解书签了,对,也是考虑到影响,你说我一个大公司的高层,跟他们一帮乡痞纠缠不清,太有**份,也没那个必要,对,你说对了,我不能跟他们一般见识,我家老弟这几天一直叨叨,劝我退一步海阔天空,我一琢磨也对,公司一堆事儿哪里顾得上跟他们打官司,我……那行吧,抽空我过去一趟,把手续办了,好的,挂了吧。”

    贾仁毅挂掉大哥大,从随身的皮包里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推开了病房的门。

    “贾总!”

    “贾总来了。”

    赵鸿运、黄哲等四个人正聚在病床上打牌,看到贾总来了,都慌忙起身打招呼。

    贾仁毅矜持地点了点头,坐在身旁的病床上道“嗯,都好点没?”

    “早没事了,哥几个手头有轻重,能把握一个度,看着血忽淋拉,验伤也能验过,但其实都是皮外伤。”黄哲盯着一脑袋纱布说道。

    赵鸿运手忙脚乱的翻找出一个打火机,凑上前给贾仁毅点上火,恭维道:“还是贾总主意多,自打五十大板这招真是太厉害了。”

    黄哲一直觉得自己文化程度高,对老板示好的活,不能让别人抢了先,“用的招再厉害,也要在强大的背景能量之下,即使咱们啥招都不用,有贾总在,咱也不能吃了亏,这就叫无招胜有招。”

    “打住吧。”贾总似笑非笑的说道:“动手的时候就变

    成一滩烂泥,拍马屁的时候倒是声势浩大。”说完从皮包里拿出两叠钱,抓了一叠扔给黄哲,一本正经道:“你们小哥几个既然都跟着我,贾总就不能让你们白挨打,拿去分分,买个烟吃个饭啥的都得花钱。”

    “谢谢贾总。”

    众人都一致答谢,个个面露得色,似乎被贾总重视是一种莫大的荣耀。

    贾仁毅又掐起另一摞钱,扔给了赵鸿运,“你去把住院费交一下,小哥几个都好好养伤,养足精神,外面还有很多发财的机会等着咱们呢。”

    “住院费不是交过了?”赵鸿运拿着钱答了一句。

    贾仁毅一怔,问:“交过了?谁交的?对方过来交钱了?”

    赵鸿运笑道:“贾总,你是说跟咱打架的那帮人吧?看他们骑的自行车不少脚蹬子都没了,哪有钱交给医院?不是他们,不是他们。”

    黄哲趿拉着拖鞋,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个名片,过来递给贾仁毅,“贾总,是个姓郑的老板交的,我们还以为你知道呢?不过……贾总名声在外,有人想通过这个事买好也很正常。”

    “姓郑的?我不认识什么姓郑的老板啊。”贾仁毅看着名片上的头衔:山河县金叶造纸集团董事长赵俊友,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没有这个人。

    “存了多少钱?”贾仁毅掏出大哥大,对照着名片上的电话号码按着键问道。

    黄哲答道:“听医生说是一万,咱们根本花不了那么多钱,打点消炎针,换个药,撑死花个三五千……”

    贾仁毅摆了摆手示意他噤声,对着大哥大道:“喂,是赵总吧?我是中远科技公司的贾仁毅,你好,你好,赵总,咱们以前不认识啊,在医院这边你给我下属存了一万块钱医药费,哎呀,不行,这个钱我得还给你,有事你直说,弄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太客气了……对,我在医院呢,对,好,好,那我等你。”

    “怎么回事啊,贾总?”赵鸿运看他打完了大哥大,一脸献媚的凑过来问道。

    “没搞清楚,那姓赵的一会过来,无事不登三宝殿,不是有求于你,谁也不会无缘无故给你拿钱。”贾仁毅将烟头扔在地上,一脚踩灭,“你们呆着吧,我门口溜达会。”

    “哎,贾总走好。”

    “贾总再见。”

    出了病房,贾仁毅坐在走廊边的长椅上,又点了根烟,不急不躁的等着。

    十五分钟左右,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径直来到贾仁毅跟前,笑着伸出了手,“贾总你好,小弟就是赵俊友。”

    个不高,锃亮的偏分头往后梳,穿着有些偏大的西服,一笑嘴角露出两颗闪着银光的假牙。

    贾仁毅起身握住他的手道:“赵总认识我?”

    “贾总您不认识我属于正常。”赵俊友谦恭的低头说道:“但是在山河县谁不认识贾总?”左右看了看又道:“贾总,这里人多眼杂,咱们换个安静的地方,谈谈?”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