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七章.留下的资料(4000字)

    强化学习合宿就这样在没有任何人领到奖品的试胆大会下结束了。

    那些晕倒的人第二天也都睡醒,但一提到在山中遇见过的东西,他们都是脸色发白,不敢继续再谈。

    不过前面也有人在说这里面有北川寺的一些问题,于是北川寺的名声就变得更加恐怖诡异了。

    但是北川寺其实并不在意。

    西九条可怜与神驻莳绘都玩儿得还算开心,这就足够了。

    至于别人的看法

    北川寺其实并不是特别在意。

    值得一提的是,千鹤响以及一众报警的老师接受过审讯调查后,第二天也是重回工作岗位,京北也没因此延长合宿。

    照例是上车前清人、点人,下车后清人、点人的套路。

    发现所有人都正常出席后,这些老师也算是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幸好没有人被吓出问题,不然他们这些活动策划者是肯定要被推上去顶锅的。

    本来只是简简单单的试胆大会,硬生生变成这个样子,谁又能知道呢?

    这让千鹤响也是有些不太好意思。

    毕竟是她让北川寺作为鬼怪演员出演试胆大会的。

    可谁又知道北川寺的杀伤力这么大呢?

    在这一派遗憾声中,千鹤响也是对自己的教师朋友们连连抱歉,并且表示下一次带他们去居酒屋吃饭。

    当然,她请客。

    点完名后,北川绘里与北川寺走在归家的路上。

    “什么?寺哥你近期可能去山梨县一趟吗?”北川绘里好奇地扭过头看向北川寺,对于他突然说出的话有些讶异。

    “是要过去一趟。”

    北川寺收到了‘午夜鬼屋测评’的邀请,不管是恶作剧还是真正的怪谈,北川寺都打算亲自过去一趟。

    可是

    这与北川绘里似乎没什么关系。

    北川寺斜了一眼北川绘里问道:“你有什么事要在山梨县处理吗?”

    “嘿嘿其实吧”北川绘里傻傻地笑了两声,接着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原来她的朋友大友爱老家是在山梨县那边,而大友爱在黄金周期间又是要回老家看一看情况的。

    所以在听见北川寺黄金周期间可能要去山梨县一趟,北川绘里自然就动了心思。

    她想跟着自己的朋友一起去山梨县旅游。

    “你们想去山梨县旅游?”北川寺神色一动,沉吟片刻后回答道:“我倒是无所谓,关键是就这么过去会不会有些麻烦你朋友家里人。”

    “不会的!上一次我去爱的家里面做过客,阿姨和叔叔都特别欢迎我呢!这一次也是他们提议让我过去的当然,好像她们也要来。”北川绘里眉飞色舞地解释道。

    在她看来,北川寺只要没有第一时间反驳,那自然就是同意了的意思。

    毕竟她老哥就是这样的人,说不行就是不行,任你说出花来都不行,可他要是松了嘴,那就任由她发挥了。

    她北川绘里也算是摸清楚北川寺的想法了。

    果不其然,在北川绘里的目光下,北川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开口道:“你要过去我倒是没多大问题,不过你们四个人的住处都有想法了吗?”

    大友爱的老家就在山梨县,她是可以住在老家那儿,但是北川绘里、佐仓等人不同,她们要去那边玩儿的话,大概率是住民宿或者住宾馆。

    日本这边民宿业是非常发达的,虽然近年经过整顿被清洗下去一部分,但普遍来说质量都特别不错。

    若是要去旅游,那现在最好就订好民宿房间,不然五月黄金周一到来,房间只有抢订的份。

    “我们估计住民宿吧。”北川绘里不好意思地咳嗽了一声,随即面色一红:“所以到时候就需要寺哥稍微只是稍微支援一下我了。”

    她将食指与拇指交叠,做出‘只要一点点’的手势。

    日本民宿是比之宾馆要更加昂贵的,稍微好一点的民宿价格一晚的价格就在五千日圆左右了。要是再往上面走,一晚就要七八千日圆了。

    所以北川寺给她每个月那些零用钱就算积攒下来估计也就只能交个民宿钱,而且过去了肯定还要去玩儿、吃饭,参观当地名胜景点,买一些纪念品,带一些土风特产回来

    这又需要一笔钱。

    “没问题。”北川寺心里面暗暗分析后回答道。

    “哎?真的可以吗?可能到时候要的会稍微有些多喔!”

    北川绘里没想到北川寺竟然如此轻易地就松口了,于是瞪大双眼,又将食指与拇指交叠处稍微分开了一点。

    北川寺却是跳过这个话题,直接开口:“等会儿我去银行取钱给你,五月一号出发,五月六日回来,六天,二十五万日圆应该够你花销了。”

    寺哥

    北川绘里有些感动。

    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地把如此巨款交给自己,自己也不能辜负北川寺的期望,好好儿地玩个痛快!

    不过果然还是有些奇怪啊。

    二十五万日圆啊!

    那对于北川绘里来说可是一笔超级巨款!要知道普通白领一个月工资也不过三四十万日圆而已。

    北川寺这一给便是二十五万日圆,可以说是壕气满满。

    本来她以为能从北川寺的手里面要到十多万日圆就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可让北川绘里没想到的是北川寺松口得这么痛快。

    她面色耸动,有些疑问。

    北川寺看出了北川绘里脸色上的不理解,平静地回答:“这也算是我给你花在朋友上面的投资了,和她们交往对你没坏处。”

    呃

    投资

    嘶。

    这句把别人当成工具人的话还真是有北川寺的风格。

    北川绘里揉了揉太阳穴,刚想说话,却又被北川寺打断了:

    “这一次也算是我提前给你庆祝了。”

    “庆祝?”北川绘里不太理解地抬起头。

    见她这个样子,北川寺也不在意,

    “青年绘画大赏的庆祝。”

    安静。

    北川绘里安静了。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北川寺。

    北川寺脸色还是没有半分变化,神情之间也满是不在意。

    但是

    “寺哥!!!”

    果然自家老哥还是在乎我的嘛!

    北川绘里跳起来扑向北川寺

    然后

    然后就被北川寺一只手拎住领子,毫不在意地往一边丢去。

    “都十六岁了,不要总是做一些孩子气的动作。”北川寺无视了北川绘里大受打击的表情,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后,推开门进入自己家。

    房间里面很安静。

    十分安静。

    一切的家具摆设都保持着北川寺与北川绘里离开时的样子。

    “花姐不在家吗?”北川绘里跟着北川寺的脚步走进客厅,四处扫视后问道。

    北川寺点头,将桌面上用空调遥控器压着的纸条拿起说道:

    “她好像是觉得连续三天都吃外卖对身体不太好,于是就去千叶姐妹家住了,还顺带去看了一眼渡边小百合的身体状况”

    让这个家伙一个人看家确实有点不太靠谱。

    一想到自己在五月黄金周时要再出门一次

    “绘里。能不能让中小姐也加入你们。”北川寺请求道。

    “加入我们是指五月黄金周的事情吗?”

    “不错,她一个人在家里也不太好。”北川寺承认了。

    他本来还以为北川绘里会露出特别为难的表情,毕竟这是北川绘里与她朋友的旅游。

    可谁都没想到北川绘里脸上竟然闪出一抹兴奋:

    “花姐和我们一起去旅游吗?!天后级别人物陪我们一起去旅行!这也太厉害了!”

    “”北川寺。

    是的,他发现他好像忘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中花好像是时下最火热的国民天后歌手,能和她一起去旅游,这些小女生会兴奋也是当然的。

    只不过中花来北川家后,这个天后歌手就逐渐变得各种咸蛋,那含盐量甚至让北川寺本能忽略了她还是个天后巨星。

    “那么事情就这么定了。”北川寺拍板决定了。

    至于中花的意见

    在北川家,中花的意见一向都不重要。

    北川寺与北川绘里将东西都放下后,就自然打电话叫中花回家了。

    而得知北川寺已经给她安排好五月黄金周旅游的事情后,中花也是大大咧咧地拍了拍胸口:“啊?去玩儿啊?能带上我当然更好了。”

    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去处。

    事情就这样全部决定下来了。

    北川寺洗过澡早早地就上楼了,在房间中,他将田中高志、山口英助发送给他的录像调了出来。

    正如北川寺所预料的那样,那两个接到邀请的主播在失踪之前,留下了一些线索。

    这些线索被警方保管,在田中高志与山口英助他们两个人要求下,总算将这一部分资料拿到手中,并且发给了北川寺。

    当然,这些录像以及未完全完成的视频剪辑资料也同样有失踪者的家属帮忙,不然警方也是不可能那么轻而易举地松口的。

    甩了甩头,将这些杂念全部甩出脑外,北川寺将录像文件打开。

    开头是一段标准的类似于广告一样的独白。

    在镜头前出现了一个穿着花哨,还戴着一个棒球帽的年轻人。

    他对着镜头笑笑,打了一声招呼:“能看得到吗?各位观众,这里是棒球帽子怪谈会。”

    “关于我为什么突然做出这一期视频的原因很简单!”

    伴随着一阵合成搞怪音乐,镜头前出现了‘午夜鬼屋评测’的邮件内容。

    与此同时,棒球帽子怪谈会的博主也开始说话:“正如各位所看见的那样,我,棒球帽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收到了这一份类似于邀请邮件!说是请我评测鬼屋设施。地点则是在山梨县这边。”

    博主话锋一转,由嬉皮搞笑的声音转瞬间变为阴暗低沉的声线。

    果然不愧是拥有众多粉丝的怪谈灵异博主,这画风转换还是有点意思的。

    “可是,我想你们谁都没有想过吧?经过我的调查”

    画面一转。

    那是一张阴森恐怖的游乐园照片。

    摇摇欲坠的摩天轮。

    布满爬山虎的墙壁。

    附着在咖啡杯之上宛若人形的阴影。

    锈迹斑斑、已经翻起来铁皮。

    黑浊污水的观景池

    画外音再度响起:“你们可以看见,这就是如今急士乐园的惨状,经过我的调查,这座乐园早就在多年前就已经关闭了。”

    “在这种地方居然有人让我前去调查?”

    “观众朋友们,或许这将是我最后一次上传视频,祝我好运。”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看得出来,后面还有很多要填充细节的地方。

    这是一个没有剪辑完成的视频。

    这位棒球帽子博主估计一开始也是以‘难得的素材,不做一期这样的视频不符合他的风格’这种玩闹性质前去山梨县的急士乐园。

    但他却没有想到。

    这一次前去急士乐园,竟然真的一去不复返,连带着这期还没有完全剪辑完毕的视频,一同沉沦在他的个人电脑之中。

    北川寺目光闪烁。

    对于这位棒球帽子怪谈会博主,他并没有半分印象,毕竟他平时也就上上自己的主页,发一发自己除灵的经验,连运营都懒得运营。

    更加别说进入这些怪谈博主的圈子当中了。

    当然,也有一些灵异怪谈博主包括恐怖家关注他。

    他们也算是北川寺的同行了。

    想到这里,北川寺打开了下一个录像文件。

    这一次是平稳的开头。

    镜头有些稍微晃动。唯一的光源是手电筒。

    能够看得出来,这是棒球帽子录像的视角。

    与此同时,他的声音也在录像之中响起。

    “大家好,我是棒球帽子,我现在已经到达山梨县的急士乐园了。你们可以看见,这周围诡异的氛围这就是在那个乐园内部了。”

    说着,录像视角有所转动。

    棒球帽子的本意或许是想让观众们看看急士乐园的整体外貌,但是

    北川寺双眸一凝,手指摁下暂停。

    在dv机转动的那个瞬间,北川寺看清楚了那一闪而过的镜头。

    倒挂在树上,浑身扭曲着的女性。

    她眼珠凸出,就像是死鱼一样。

    怨毒地看着棒球帽子这边。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