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皇朝血海 第一百三十一章 倏而来之,倏而逝

    在戚雪说自己代罪之身的时候,风千陌没有多说。

    此时被王漱云说出口,风千陌反而有些释然。

    出逃之后,风千陌一手拉起了杀狼,确实为镇北辖境清除国师府谍子做出了不小贡献。但杀狼终归是灰色组织。风千陌包庇国师府谍子的事情不是秘密,为了王府在镇北的尊严,杀狼哪怕确实在清除国师府谍子,也必然得不到承认。而且有时候,人们看到的东西和正在发生的终归是不一样的。

    杀狼杀的谍子的情报来自绮仙,根据调查出来的很多东西确实能够证实绮仙没有说谎,但很多又无法彻底说服民众,或者有些证据根本不能公开。于是,杀狼在杀国师府谍子也只是个模糊印象。杀狼最大的标签,依旧是一个灰色的杀人组织。

    王府已经尽力对杀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样造成的结果是,有一部分先嗅到其中味道的老狐狸在浑水摸鱼,以杀狼的名头为非作歹。

    风千陌对这些都清楚,所以他一直都不认为自己做的这些事情足够偿还自己的罪责。

    “公主,但说无妨。”

    王漱云长出一口气,也有些不忍。在她心里,自己与风千陌终归是有不浅的交情的。而且风千陌又是那家伙心心念念放心布下的晚辈。所以,她说话的态度与对戚雪说话的态度截然不同,特意再一次确认了风千陌的态度:

    “你真的决定接受这个责罚吗?”

    风千陌拢了拢袖子,又有了当年那副老实巴交的气质:

    “我知道,我不接受,水应该活不下去吧?”

    戚雪紧咬嘴唇,手指捏得青白。

    王漱云叹口气:

    “你猜到了……你的责罚,就是守在这里,直到吴凌阙恢复正常……”

    戚雪低下了头这是风千陌自己的决定,她无权干涉,她也不想用自己可怜的模样影响风千陌的决定。她的眼眶早已控制不住得红了,如果吴凌阙死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剩下的时光还能何去何从……

    风千陌并没有让戚雪多纠结,他很快就给了自己的答复:

    “水救过我的命,我此时守着他是自然的。”

    戚雪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因为低着头,那泪珠大滴大滴地滚落,被狂风卷碎在这旷野之中。

    她本以为,清心山山顶就是她和吴凌阙最后葬身地地点,但两人都活下来了。她愿意等,只要还有一点点希望,她就要继续等,等吴凌阙真正醒过来的那一天。

    戚家欠他的一切,就由她戚雪来偿还。一辈子不够,就下辈子,下辈子不够,就下下辈子,直到千辈万辈,直到偿还清了为止。

    那时候,他们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在一起。但愿那时候,他们不再在这江湖……

    风千陌轻轻拍了拍戚雪的头,戚雪猛地一愣。

    风千陌有些尴尬,缩回了手,慌忙解释:

    “我师父说,这样会让人心里舒服一些……抱歉,冒犯了冒犯了……”

    戚雪抬起头,第一次笑了:

    “没事的,谢谢……”说着,终归还是泪流满面了,她深深地埋下了身子:

    “谢谢……谢谢……我和凌阙哥哥,真的,真的很感谢你……”

    直到吴凌阙恢复正常。

    万一,吴凌阙无法恢复正常呢……

    风千陌扶起戚雪,望着她的眼睛。师父说过,书上说,痴情的女子最惹人怜。戚雪的眼睛里,大概就住着师父提起便神往又有惧色的“痴情”二字吧……

    “戚雪,你为什么还要守着他呢?或许,如此解脱,才是好的结局……”

    戚雪望着面前年轻人清澈的双眼,知道他没有恶意。但她回答时,依旧尽显决绝:

    “我不希望,吴凌阙最后以怪物的身份离开这个世界。我想,他自己也不会甘心……”

    风千陌点点头,表示理解。

    “现在这里由谁守着呢?”

    风千陌转头望向王漱云,他知道,这里绝对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

    “都是神起境高手,他们镇守在这周边,防止上师布在这里的绝灵阵毁坏……在外围的主要原因,是连他们也不敢长期靠近这里。今天我没有让他们路面……其中,苏忆之你应该认识。”

    对于风千陌,王漱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双方心知肚明,这些人不可能长期守在这里。原本这些神起境高手都是王府中秘密守卫的力量,在暗中护卫着整个王府的安全。如今北方战事已起,莽金完全是志在必得的打法,镇北辖境正是用人之际,不可能为了吴凌阙还分出人来守在这里。

    当然,风千陌自身的原因,也很重要。

    王漱云此时才认真打量风千陌,但依旧看不出风千陌的确切境界,只能靠猜测:

    “如今,是入品初期了?”

    风千陌点点头:

    “还是个稀烂的入品初期,差不多就是普通人了。由我守在这里,确实正好。不过更外围,还是需要王府照应着些。来一条大鱼,只要是‘一’,我都能应付。来多了,就难说了。”

    王漱云点点头:

    “你那功法,真是奇怪。先生与我讲过,既可说是神迹,也可说是鸡肋……如果你不曾经脉尽断,这种功法哪怕配上龙跃的境界,想必也是天下第一了……”

    风千陌摇摇头,自己倒不是很惋惜,笑道:

    “哪有那么夸张,没办法的办法罢了。”

    见他自己都不在意,王漱云也就不再多说,又望向戚雪,脸色立马冷下来:

    “你呢?豁着命不要,也要陪在这?”

    戚雪没有说话,只是郑重点了点头。

    王漱云冷冷抛下一句“痴傻”,而后便直接转身去牵不远处的灵马了。

    风千陌拍了拍戚雪的肩膀,而后也跟在王漱云身后,道:

    “我家里那边的事情,还要处理一下……还有,就是我妹妹……”

    “如今没有吴凌阙死咬着,荒虬岭又自己散了架,这事就好办一点了。虽然不用死,但这辈子囚在镇北王府是免不了的……至于杀狼,就说毁了,你这个掌门负罪在此,看守吴凌阙。”

    二人说着话,已经都上了马。戚雪在后面默默注视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看到那青袍年轻人回头与她挥手告别,她也微笑着挥了手。

    “在我面前,你与她道别做什么?真不怕我翻了脸?”

    风千陌此时还有些怅

    然,自己还是没能上山去看一眼吴凌阙。但想了想,来日方长,安排妥当杀狼那边的事,他也就来这边了。王漱云贵为公主,今天能来这山脚就已经不容易,再向上,想必暗中护卫的人就坐不住了。他这时候执意上山,确实不妥当。哪怕在山脚,那种灵力汇聚的感觉,他也能清晰感受到,可想山上是什么可怕样子。

    至于对戚雪的态度,王漱云看起来冷着脸,也确实有不浅的恨意,但其实还是有些不忍的。风千陌也不觉得,自己道一声别真会引起王漱云动怒。

    “公主不觉得,她对吴凌阙的情感,很值得尊敬吗?”

    王漱云默然无语。

    她回望了一眼那荒野,终于卸掉了伪装,神色复杂:

    “一个姑娘家的,做到这种地步,那个怪物何德何能?刘长老连夜从北边赶回来,力主彻底灭杀这怪物,原本都准备开阵了,但她不知怎么的忽的就醒了。明明比你损伤得重,却比你先醒。你睡了两天,她早早醒来,那副身子,在我面前跪了一天一夜……”

    “我不忍,先生最后也松了口,吴凌阙才活了下来。”

    “听先生说,那晚如果不是戚雪不要命地扑上去,两边彻底打起来,他不会输,却也只是不会死……”

    风千陌有些感慨:

    “啊……这一晚,改变了多少东西……”

    想了想,风千陌问道:

    “这件事应该瞒不住,镇北民众这边怎么说?”

    王漱云又多看了一眼这青衣,内心感叹他确实变了,心思活泛了不知多少。但面上还是没有多余地表情,道:

    “就说,彻底围杀,他体内魂魄会有部分逃出阵法,贻害人间。只有封锁起来,不剧烈刺激,慢慢磨杀。其实事实也差不多,王府要全力一次杀掉他,他应该会立刻醒过来,那时候哪怕上师和先生都在场,王府也要付出不少代价阻拦亡魂流窜。贻害人间不至于,但多少会伤了王府元气,如果不是恰好北方战起,他也活不下来的……实在是如今,一点一滴的有生力量,都要用在北方抗敌……”

    风千陌眼神有些冷下来:

    “所以,治疗的方法,就是在这荒山一点点将吴凌阙抹杀?”

    王漱云瞥了眼风千陌,寒声道:

    “你这副态度,我现在就可以要了你的命!”

    风千陌知道自己有些失态,可事关吴凌阙前途命运,他不得不问个清楚:

    “抱歉……但我不可能接受这样的事……让我杀掉我最好的朋友?”

    “刚以为你机灵了,转眼就露馅?吴凌阙变成这种怪物的症结就是他体内纳进去的那么多魂魄,磨杀掉所有其他魂魄的过程,就是救他……当然,这个过程,应该会很痛苦……所以,你也可以选择,在必要的时候杀了他如果他身上所有魂魄都同意的话。”

    “所以,对于他来说,这条路走下去,就无法回头了是吗?”

    “嗯。你呢?杀狼没了,还好吗?”

    “身外之物而已,靠利益的杀手组织,我不喜欢……”

    “风沫羽呢?舍得她一辈子囚在王府?”

    “她还在昏迷……而且,王府里她最安全,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