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网吧风波

    赵清雨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等到弟弟回来,她只能拿起钥匙,带上伞出门。

    她没有立刻去找赵青枫,而是到了附近他的同班同学那里去打听,这个同学经常在路过她家的时候喊赵青枫一起上学。

    这位同学说赵青枫在学校和朋友踢球,可能过会儿就会回来,赵清雨谢过之后,就急匆匆的朝镇小学走去。

    去往镇小学的路有许多条,她选了一条最近的,希望两个人不要错过。

    急匆匆赶到了镇小学,一进学校她就直奔操场,远远的看到一伙儿在踢球,可是越走近她的眉毛就皱得越紧,那群人里面根本就没有赵青枫。

    她走到近处,逮着一个看着眼熟的男孩子问道:“请问你认识赵青枫吗?”

    “认识,他是我同伴同学。”小男孩满头是汗,脸上还灰扑扑的。

    “那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男孩还没回答,旁边一位个头稍高一些的小男生经过,嬉皮笑脸的大喊:“赵青枫的姐姐,赵青枫去了网吧!”

    赵清雨脸色一变,瞬间想到了不好的事情。

    来不及说些什么,她扭头就要走,走了两步她停下来,回头问道:“哪个网吧你们知道吗?”

    “流星雨!”

    “谢谢了。”

    ……

    流星雨网吧在小镇步行街街尾的一栋老旧的仿古式房子的二楼。

    当时镇上有好几个网吧,都是两块钱一小时,而流星雨是规模最小、配置最烂、地理位置最偏僻的一所黑网吧,但是它的价格却是最便宜的,一块五一小时,所以还是吸引了不少人过去。

    赵清雨以前和王艳丽来过两次,她凭借着脑海中的记忆找到网吧里时,正好看到自己弟弟正背对着门口,玩着一款2D游戏。

    她脸色铁青的走到赵青枫坐着的椅子后面,周围有人察觉到什么,纷纷扭头朝这边看来,只有赵青枫玩得兴起,加上戴着耳机,根本不知道自己姐姐就站在身后。

    赵青枫旁边的阮志文轻轻捅了一下他的胳膊,赵青枫疑惑的侧过脸看他:“咋了?”

    阮志文对他一阵挤眉弄眼,赵青枫这才意识到什么,扭头朝后面看去,入眼的正好是赵清雨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他吓得一个激灵,愣愣的不敢说话。

    赵清雨其实已经很生气了,但在外人面前,她还是压制住自己的怒气,勉强放缓语气:“起来,回家。”

    赵青枫回头看了眼电脑游戏画面,似乎有些不舍。

    “快点,别让我再说第二遍。”赵清雨的语气里已经有丝隐忍的怒意。

    “哦……”赵青枫不敢再拖延,推开凳子朝网吧吧台走去,老板也早已注意到这边情况,没多说话,准备给赵青枫退剩下的钱。

    “等下,这是我新收的小弟,我正带他打游戏呢。”

    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赵清雨暗想这是哪里来的神经病,拧着眉毛看过去,诧异张了张嘴,原来是李菲宇。

    很快,她收回目光,不满的看向弟弟:“你认识他?”

    “嗯……刚认识的,他说教我打游戏……”赵青枫手里拿着老板找的零钱,弱弱的说。

    “行了,走了回家。”赵清雨不想在网吧和李菲宇有什么纠葛,更不想让弟弟和李菲宇有什么联系,她打断赵青枫的话,走过去一把拉住后者的手腕,头也不回的朝网吧门口走去。

    李菲宇旁边的一个男生说:“李哥,刚才这女的肯定是那小子的姐姐,你那样说……”

    男生话还没说完,就被李菲宇一记眼刀给飞得闭上了嘴,“废话,我当然知道了,那女的是我同班同学,用你提醒。”

    其实李菲宇也是刚刚才知道的,但是在小弟们面前,必须要有“远见”和“博见”。

    ……

    赵清雨拉着赵青枫一下楼,回头看了一眼,没人跟出来,她这才松了一口气,眼角斜睨到自己垂头丧气的弟弟,火气又蹭蹭的冒起来。

    “你才多大,你就悄悄的往网吧跑,还认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当大哥,你是疯了还是傻了!”赵清雨有些气急败坏。

    她本来是不打算在外面教训弟弟的,可是一想到他竟然现在就和那个李菲宇混在一起,什么冷静自持全没了,就像一个管教叛逆少年的母亲,急躁又无措。

    “那个大哥哥也没怎么样,只是教我……”

    “教你玩游戏是吧,过几天就教你抽烟,然后就是逃课打架,被学校开除!”

    一想到前世弟弟的小小年纪的悲惨处境,还有后来离家出走音讯全无,赵清雨就头脑发热,口不择言。

    什么难听说什么,什么过分说什么,路上有人擦肩而过,还会看热闹似的回头驻足一会儿。

    赵青枫虽然年纪不大,但情感细腻,被赵清雨在外人面前这么一通教训,立即觉得面上火辣辣的,心中也愈发压抑,开始有些怨恨起姐姐来。

    他一直低头沉默不语,脚步机械的跟着身边人朝前走,只希望不要遇到自己的同学和老师。

    本来赵清雨出门的时候,天上就乌云密布,走到一半的时候,豆大的暴雨就落了下来。

    赵清雨撑开伞,遮挡住两人的身体,雨势太大,赵青枫靠外的那只袖子都湿了,他似乎有意和她拉开一定距离。

    她心中明白,大概是刚才在路上说了他,他心里赌气,不想和她共处一伞。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不着痕迹的把伞往赵青枫那边移了大半边。

    一直走到家楼下的时候,赵青枫也没有抬头朝她看过,进了楼道也是闷闷的一个人上楼梯。

    回到屋里,赵青枫连电视也没有看,直接进了自己房间。

    只听“嘭”的一声,房门被大力甩上,赵清雨看着紧闭的房门,喉咙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堵住。

    她静静的站了一小会儿,雨伞上的水顺着伞骨留下来,在她脚步汇成了一滩小小的水洼。

    身上突然有了一阵冷意,她恍然察觉她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大半,将雨伞挂到厕所的门背后,她去自己房间找了干净的衣服换上。

    她把湿衣服丢进盆子里泡着,来到厨房,电饭锅的保温功能不大好,里面的米饭已经半凉不凉。

    她把家里仅剩的一个土豆、两根黄瓜洗洗切了,准备随便对付一下,可是在切菜的时候,眼泪就噗噗的掉了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