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又一次被发现

    刘叔是引导毒死白木霜的主要人物,他们原来要下手的方向就不是古文姝。刘叔很有可能已经不是高逸风的人了……

    高胜天为何不杀付清子,而将她留于密室呢?付清子当真如高胜天所言,还活着吗?

    付晓灵躺在床上,心里有些乱,他感到自己好似就处于阴谋的网中。今日知道一些,明日知道一些,真真假假,没有一点是让他清晰明了的。

    黑色的夜,最引人思念了,他想文姝了,没有白木霜在,没有他在,文姝要怎么才能保护得好自己。他携带假箫离开,没想到不但没有将敌人引开,还让她孤身应敌。

    “今夜我们便去高府。”

    第二日一早,郭叔便又来到付晓灵住的客栈了,他最近的事也比较多,去高府向汤若言阐明事件原由,回家安顿自己的妻子和女儿……

    “已经准备了有几日了,今夜便去吧。”郭叔说。

    付晓灵“嗯”了一声,郭叔拍了拍他的肩膀。

    然而,郭叔突然觉得头有些晕,他模模糊糊中说:“晓灵……你……”

    付晓灵扶着他:“爹,还是我一个人去吧。”付晓灵不去看他,直到他迷了过去。

    付晓灵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让养父与他一起,救母亲的事情还是让他一个人去完成吧。

    这天下午,付晓灵便出发了,天很凉,他便多加了件衣服,整装待发。

    上一次吃了高逸风的亏,这一次绝不能出任何差错。

    付晓灵来到院中,凑近书房,发现高胜天父子二人在对话,此二人大概是不少在这里盘算。

    “又来啦。”

    这声音……付晓灵一脸无语,这个高逸风真是阴魂不散,走哪跟哪,他已经很小心了,但高逸风似乎就是坐着等他来一般。

    “你是来给我的噬死见见血的么?”付晓灵淡淡地说,若不是在高胜天的院子里,他真想直接将他撵走。

    “你怎么这么说话,我是来帮你的么。”

    屋里。

    高胜天与高海成的对话大致是关于宗门里的一些事,北宗里的各大家似是越来越不满于高胜天的控权了。这冬季里的寂静原来都是掩盖这些暗潮的假象。

    他们说着,便又说到了南宗的事。

    “梅问生实在是欺人太甚!他的传说在大陆上流传了这么多年,也不见他露一脸,如今却非要偏袒古文姝那个丫头,我们的人去找他要了很多次人,可他居然全部都打回来了。”高海成抱怨着南宗的事,语气里充满了对梅问生的不满。

    “看样子古文姝没事啊~”高逸风与付晓灵在外偷听,高逸风时不时地来一句,付晓灵向他投以嫌弃的眼神。

    文姝没事,要你说儿。付晓灵面上是嫌弃的,但心中倒是送了口气。

    “梅、问、生。”高胜天仔细揣摩着这个人。

    “父亲可有办法对付他?”

    高胜天想了想,说:“此人深不见底,传说十万年前他便已经存在于世了,我可不要信什么长生不老,我会安排人去会会他。”

    “梅问生是谁?”高逸风小声地问。

    付晓灵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嗯。”高海成应声。

    “高逸风已经知道了当年的事,不要让他跟付晓灵走的太近。”高胜天此时说到了高逸风,这让高逸风充满了兴趣。

    真是太搞笑了,这帮人把自己当废柴养,他怎能忍得了。

    “儿子尽力,只不过,昨夜里在书房外的那两人便是高逸风和付晓灵,他二人似乎已经走到一块了。”

    “让那个女人好好盯着她的丈夫,有事要尽快禀报。”

    “是,儿子已经与阮满真说过了。”

    阮满真!

    刚刚还一脸不正经的样子,高逸风此时整张脸都变了色。

    他听到了什么,阮、满、真,这,这是他的真儿的名字,真儿是高胜天的人。

    他以为,真儿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可是,真儿还是欺骗了他。她跟他说,他不傻,可是,她却一直当他是傻子。

    付晓灵瞥了他一眼,这小子是怎么了。

    哗——

    果真又是坏了事,高逸风这个杀千刀的净惹事。

    砰——

    哗——

    门冲击的声音与护卫们现身的声音接踵而至。

    付晓灵凑近书房,躲藏的地方有遮蔽物,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

    全然泡汤。

    他们被护卫们层层围住,从书房里撞门而出的黑衣人看起来十分神秘,见到他付晓灵想起了,文姝吹催眠曲的时候,就是被这个人给发现的。他就是高逸风身边的高手。

    这时,高胜天与高海成从屋里出来。

    高胜天见到他二人并没有多么惊奇,好似他们本来就是他待宰的羔羊一般。

    “本来,你们可以好好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却偏偏要往我身上撞。违背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高胜天完全没有把他二人放在眼里。

    高逸风此时默了声,他是一句话都不想与此人说了,他为了他自己算计了多少人,而他的真儿,竟是他派来监视他的……一时间,他实在接受不了。

    “我母亲呢?”付晓灵直明来意。

    “你母亲二十年前就死了,来我们这寻什么,下去寻啊!”高海成恶语相对。

    高胜天一拜手,示意护卫们退下,然后对着付晓灵说:“要找你母亲,过了我这关,我就将你母亲放了。”

    “好。”付晓灵不多说,便将噬死从剑鞘中拔出。如果可以,这便是最简单粗暴的方法。

    高胜天嘴角上扬,一个奸恶的笑,直接释放灵力。

    付晓灵拿剑,而他却赤手空拳的与他对战。

    付晓灵不占上风。

    他是同龄里的佼佼者,按说对付高胜天这样普通的修士,就算年龄上有差距,也不至于一出手便落了下风。

    二十年前,在北宗,高胜天不过是个普通的修士,并无突出的表现。但如今看来,真的事这样吗。

    唰——

    “看到了吗?这是个凭实力说话的世界。”

    付晓灵坚持了一会,但还是不免被高胜天打趴在地。他身边的黑衣人与护卫都还没动手呢。

    待付晓灵站起来,高胜天又上前,一掌过去。而接住的人,是高逸风,他挡在付晓灵的身前,释放灵力,去接高胜天的掌。付晓灵在其身后,见此情况,赶紧向高逸风的身体里注入灵力,二人一起对抗高胜天。

    “你的对手还有我!”高逸风说道!

    他二人全力以赴,抵抗住高胜天的灵力攻势。周围的人,除了那个黑衣人以外,都向后退了几步。院子的秃了的树干也被折断了,尘土飞扬,像是撒在了空中一样。

    “白木霜的死,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一定会向古文姝请罪的!”高逸风对付晓灵说。

    还未等付晓灵说话,高胜天便猛地释放更多的灵力,这威力让人猝不及防。

    付晓灵与高逸风又被击倒在地。

    “我才只用了五成功力呢,和小孩打,真是没劲。”高胜天得意一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