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小婢女

    幻血川要嫁给易秋风的事情很快就在妖界传开了,难道猫族在妖界的地上真的不可撼动了吗?众说纷纭。

    而冷雪来为了一个失踪的婢女闯入易殿的消息也在朝堂上不胫而走。

    这件事情最后难堪的当属班溪的父亲艺曼琳了。班溪只是艺曼琳的庶女,艺曼琳,对她的印象也就是觉得她温婉宁静,不争不抢。可没想到这丫头居然就此消失了,还抓走了冷雪来在意的婢女。艺曼琳本不在意她这个女儿,但一个家里的人本就是一体,他的女儿犯了事,他的处境也变的艰难了起来。

    冷雪来这边他讨不到甜头,易秋风哪里又觉得他不是向着自己的。

    天气越来越热,幻血川突然又不想结婚了,主要是她不想离开她那张冰凉的石床,这石床去暑最是有效了。

    最近这血川之上的小妖怪越来越多了,全部都躲着幻血川呢。都是各个妖族派来监视打探的妖怪。

    幻血川也不在意,看就看吧,只要不影响到自己就好。

    “你们几个,把这些东西都搬出去。”幻血川指着那些摆满了洞里的聘礼。

    这大大小小十几个箱子全都塞在洞里,让整个洞里看起来都变得十分拥挤。幻血川看着实在是觉得碍眼。

    几个婢女相视无言,这些可都是给她的聘礼,她怎能放到洞外呢,若是被旁人盗了去可怎好?

    幻血川看她们都不想动,于是便厉声道:“我说的话使不动你们吗?”

    一个婢女赶紧摇头说:“不是,我们这就搬。”

    于是,几个婢女便行动了起来。

    “傍晚时帮我把外面的花草浇一浇水。”幻血川说。

    “所有?”婢女大惊,这整个血川何其之大,要全部都浇水吗?那要浇到什么时候。

    “不行吗?”幻血川有些生气,这就是易秋风给她寻的婢女吗?使唤一下都这么难,还要她们何用。

    “不是不是,我们一定做完。”几个婢女赶紧加快了身手。

    幻血川并没有想要刁难她们,只是她自己不知道此去妖城要待上多少时日,所以才想着要将花草们都浇浇水。既然这几个婢女是易秋风送给她的,她为什么不让她们去浇呢?

    婢女的态度让幻血川不快。

    夕阳西下,天空似是披上了彩色的绸带,又像是喝醉了酒的小姑娘绯红了脸颊。

    幻血川舒展了身子,下了石床,向洞外走去。她在这血川待了这么多年,一边要修炼,一边要抵御各家妖族的讨伐。虽然弄得她身心俱疲,但也算是寻了些乐趣。直到今年,猫族攻了妖城,其他族群才将视线重点专注在猫族。于是她便得了空,才想着在血川种种花草。

    谁知这才种了没多久,就又有事情忙活了,此一去,她有两个目的,一个是白木霜,还有……

    那四个婢女已经忙活了起来。幻血川倒是没有强制她们不许用法术,毕竟明日就要启程了嘛。

    有三个婢女离幻血川较近,还有一个婢女已经浇水浇到远处了。

    幻血川的听力要远远甚于常人,她是听到了动静才知道她们在浇水的。可这才刚出洞口,便听到她们开始嘴碎了。

    “这幻血川到底是使了什么法子,让殿下对她如此上心。”

    “以前殿下对我们可好了,现在居然让我们来伺候她,而她居然让我们把这整片血川都给浇了。”

    “一个魔头,居然要做殿下的正妻。”

    “前两日也没见她给殿下什么好脸色,真把自己当什么了,殿下选她做正妻,还不是因为她的法力。”

    初生牛犊不怕虎,知道她是魔头,法力高强,还敢在背地里说她嫌话。

    女人最喜欢难为女人,幻血川不屑与她们争辩什么,至于处罚,她更是没有心情。

    幻血川自顾自地往前走,她的眼里尽是这血川的美景。

    血川本就是景色极好的地方,各个季节都有其美妙之处。

    春季嫩苗初长,秃干抽芽,百花盛开,生机焕发,带着小姑娘的羞涩,清风徐来,春意盎然。夏季枝繁叶茂,漫川都是绿草如茵,虽有炎炎烈日,但在丛林深处却是避暑的佳地,各种动物跑蹿玩闹,好不热闹。秋季部分树木的叶开始黄了,落叶随风飘扬,铺满整个血川,似是穿了一层金黄色的绸缎。秋高气爽,最是怡人。偶有秋风瑟瑟,轻抚妖怪们的皮毛。冬季大雪纷飞,银装素裹,从早到晚,只有正午以后两个时辰才得见到阳光,除此之外一直是云雾缭绕,宛如仙境。

    无名山原本不属于任何妖怪大族的地盘,很多小妖都喜欢在这里隐居,远离妖界纷扰。但自几万年前幻血川屠了这里,这里便成了一片荒川,也就只有幻血川一人住在这里。

    也许过几年,血川就可以恢复它原本的样貌了吧。

    三个嚼舌根的婢女发现了幻血川,立刻都闭了嘴。

    幻血川走着走着,便与那个独自浇水的婢女近了。

    婢女赶紧向她行了一礼。

    “你继续吧。”幻血川说。

    “是。”

    于是那婢女才又继续浇水。

    幻血川看着她,感觉她要比另外几个要小些,但干起活来却要比那几个要踏实认真。小小的身子,做事倒是灵活的很。

    “你怎么如此认真?那几个恨不得多偷些懒。”幻血川对她说。

    那小婢女又赶紧停止了施法,毕恭毕敬地对幻血川说:“姐姐们没有偷懒,只是做活慢了些,还请夫人恕罪。”

    “夫人?”幻血川好像又多了个名称。

    “是啊,您就快要嫁给易殿下做正妻,您就是易殿的夫人。”

    “那几个可没这么想……不过我们才相识不过两日,怎么感觉你对我的印象挺好,你不知道我是女魔头吗?”

    “不论夫人以前是什么样的人,夫人现在是易殿的夫人,我们怎么会对夫人有意见呢。更何况……”小婢女说话倒是不得罪人。见她犹豫,幻血川便问道。

    “更何况什么?”

    “更何况……前两日听到夫人没有娘家人送亲。人前的威风再大又如何,夫人应该更希望与家人在一起吧……奴婢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奴婢从小便死了父母,所以才有所感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