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枯朽的太初弓

    凡人峰要重整山门,以凡人之资比肩天神!

    这则消息快速传开,尤其是天神峰的弟子,很多人愤愤不已,得知几名弟子重伤而归,全都有些按捺不住。

    苏云回到山顶后,王处凡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盯着他看了很久,然后直接递给他一张古弓,还有九支如枯枝般的箭羽,最后又给了他一本颜色泛黄的簿册。

    苏云拿起那张古弓在眼前晃了晃,觉得没意思,随手丢在一边。

    又用两只手指很嫌弃地捻开那泛黄的薄册,而后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问道:“王老头,这是什么意思?”

    “我看你天生神力,因此给你这把弓,此弓非天生神力不可拉开,你会用得到的。”王处凡留下一句话,还有许多话他没说,便一如既往地消失了。

    “王老头,天神峰的天神们兴师问罪来了!”

    傍晚时,苏云发现足足数十名天神峰的弟子,飞临凡人峰上空,于是对着古殿吆喝着。

    “我不是给你弓与箭羽了嘛……”

    王处凡老人盘坐在残破的殿宇中,闭着双眸,脸皮无由来的动了动,仅仅说了这样一句话。

    苏云得意一笑,知道王处凡被他经常呼喊王老头,终于有些不自在了,但依旧感觉这个看起来很虚弱的老人,远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他摆出一副正义凌然,大声冲着天空喝喊,义正言辞地说道:“你等欺人太甚,此乃一座主峰的传承所在地,你们竟然随意飞临,若是其他鼎盛的主峰,你们敢如此吗?!”

    天空中,顿时传来天神峰弟子的怒斥声:“蝼蚁,天神临凡,是你的荣幸,竟敢对我等大呼小叫!”

    随之,十几道炫燦神虹带着嚣张的杀意,从那群人中射了出来。

    苏云迈开脚步,身形诡异地躲开了攻击,而后非常干脆,弯弓搭背,轻轻来开弓弦,古弓一下子震动出一股恐怖的波动,远处一只老鸦呱呱大叫,竟然化成一道乌光,没入苏云手中的一支箭羽中。

    这样一种结果,让苏云瞠目结舌,他感觉箭羽像是一下子化成了一轮烈日,拥有了无法想象的恐怖威压,体内的鸿蒙之气蠕动,仿佛遇到了熟悉的气息。

    当苏云来开轻松拉开古弓的同时,古殿内的王处凡悠然睁开双眸,依旧古井无波。但眼眸中竟有无数星光闪过,如宇宙初开,许久之后他长长吐出一口气,然后再次闭上双眼。

    天空中,天神峰的弟子皆震惊,有人惊叫道:“不好,快退!”

    苏云没有将这一箭射出去,他觉得若是射出,说不定将天打出一个窟窿,老人给他的古弓与箭羽实在太神秘了,拥有不可思议的伟力。

    当然,最让他震惊的是,凡人峰上那九只不祥的老鸦,全都化成了乌光,没入他身上的九支箭羽中。

    在这一刻,仅仅是将一支乌黑箭羽搭在弓弦上,上方的天空就轻颤了起来。

    “这一定是重宝啊!”

    苏云觉得选择留在凡人峰上,完全正确,这里有着太多的秘密。

    苏云手持古弓,面对天空,指向哪里,那里的人便会惊叫,亡命飞逃。

    远空,数道人影快速冲来,天神峰有长老驾临此地,高呼:“王师兄手下留情!”

    “将他们惊走就算了。”就在这时,王处凡的声音传来。

    天空中,天神峰的那些弟子四散分逃,全都吓的变了颜色,很多人脸色雪白无比。

    “是传说中的那把古弓,不是随着凡人峰的传承同时消失了吗?怎么会突然出现了?”

    “那九只老鸦,经常见到,想不到竟是如此的恐怖,与九支箭羽能够分别合一,它们到底是什么?!”

    “不对,既然是传说的那把古弓,为何那个鸿蒙境的小子能够拉开,他的资质是如此糟糕!”

    ……

    凡人峰,一切都是那么的普通,没有任何出奇之处,就连苏云手中的这把古弓,看起来亦朴实无华,黑漆漆,像是被火烧过一般,甚至上面还有几个虫洞,显得有些腐朽,似随时会烂掉。

    但正是这样一把破弓,所透发的波动让天穹有些扭曲,像是有一种无形的力场传向四面八方,天神峰的诸多弟子站战战兢兢,脸色雪白如纸。

    天神峰有数位长老降落而下,对破落殿宇中的王处凡施礼,其中一人说道:“恭喜师兄,凡人峰一脉将大放异彩。”

    王处凡走了出来,对几人回礼,平淡说道:“何出此言?”

    其中一个老人有些羡慕,激动不已地说道:“太初弓已现,想来传承即将开启,十三秘一出,其他主峰都要黯然失色,凡人峰将照耀太初,光辉冲天,真正抵达超凡入圣,重现天峰前五的辉煌”

    王处凡摇了摇头,说道:“太初弓是我偶然得到的,并且其中弓灵已散,不再是以前那把太初弓了,并不能预示传承将开启。”

    “王师兄在哪里得到的太初弓?”天神峰的几位长老全都露出惊异的神色。

    王处凡苦笑一下,平淡回答,并没有什么隐瞒:“在半山腰的一个獾洞中,被那窝獾筑巢,当作木柴而用。”

    闻听此言,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凡人峰甚是奇异,堂堂镇山重宝,被野獾当柴草筑巢,实在让人无言。

    “古弓已现,凡人峰崛起不远矣,会一飞冲天。”天神峰的一位长老这样说道。

    “凡人峰想要崛起,谈何容易,传承断绝一万年,门徒皆无,满山荒寂,想要重接断弦,难而又难。”王处凡叹了一口气。

    天神峰的一位长老淡淡的扫了一眼苏云,有些不自然地道:“这应该算是一个不错的苗子。”

    前些天,这位长老也曾降临过凡人峰,当时的苏云并未入他们法眼,现在想来这个少年当时是故意为之。

    苏云心中惴惴不安,这些老人都不简单,不知道自己露出了什么破绽,让这些长老对他多看了两眼,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刚才以太初弓威压天神峰数十弟子,不知道这些老人作何感想,若是对他不满,可是不妙。

    此时,他已经将古弓收起,散去了恐怖的威压,几只老鸦呱呱大叫,从他身边冲起,飞到了不远处的一株枯树上。

    随后,天神峰的几位长老告辞,就要离去。

    王处凡在后面唤住了他们,说道:“凡人峰将重整山门,请几位师弟转告天神峰之主,还请稍微约束弟子,凡人峰毕竟为一主峰,不要再闯入。”

    天神峰的几位长老闻言,身形顿时一滞,其中一人认真回答道:“我等会转告。”

    直到远离凡人峰,天神峰的几位长老才低声谈论,当中一人蹙眉道:“太初弓为何这样出现了?”

    太初仙府一百零八峰,三十六天峰,七十二地峰。

    三十六天峰每一峰都有一自古相传的镇山之宝,据说是天神留下的武器,真正显现威能之时,可以唤醒沉睡的天神。

    当初,凡人峰鼎盛时期,排名可排进天峰前五,依靠的就是十三秘之一以及太初神弓。

    “看来我们这位王师兄并不简单,昔年我们都小觑他了,以为他资质低下,难以有成,不想他独守凡人峰多年,竟然看不出深浅了,不知道如今他是否通幽成圣了。”

    “凡人峰这个地方很怪,很多事情不能以常理度之,王处凡该不会成为第二位凡人峰大能吧?”

    他们想起了凡人峰的过去,曾有一位前贤,资质并不佳,但却在凡人峰传承未现时,得到了修行法门,最终其成就堪比上古大能,法力盖世。

    “凡人峰,凡而不俗,华光内蕴,重新崛起不远矣,我有这样一种感觉。”天神峰的一位年岁很大的长老这样说道。

    另一个老人不甘,提醒几位长老说道:“就算凡人峰重新崛起,极度鼎盛,又能如何?天神峰才是太初仙府的根基,为最强传承之一,史上半数掌教都出自我们这一脉。”

    “慎言!”

    那位年长的天神峰长老眼皮抬了抬,望向太初仙府第一峰太初峰巅,恭敬说道:“那里才是根基……”

    天神峰的数位长老闻言,神情一凝,皆不再言语,沉默地朝着天神峰飞去。

    此时,苏云很庆幸,只烤了一只野兔,而没有将九只老鸦打下来,他不知道要是真那样做的话会发生什么,以他现在的小身板,绝没有狂妄到与整座大山为敌境界。

    黑漆漆的古弓,上面的几个虫洞很醒目,苏云怎么看都觉得奇异,若是重宝,怎么会被虫子咬透。

    王处凡站在七阶天梯前,从苏云手中接过太初弓,轻轻抚摸,最终将古弓放在了古玉石阶上。

    黑色的玉石有水波流动,将太初弓淹没,而后竟有火焰跳动,黑漆漆的古弓燃烧了起来。

    “老头子你这是在做什么?!我还没耍够呢。”苏云大吃一惊,没大没小的呼喝着。

    “相传,山为经,弓为根,此弓是凡人峰的一把钥匙,也许可以让传承再现。”

    苏云见古弓在燃烧,惊道:“这可是一件重宝啊,不会就此毁掉吧?”

    “毁不掉,只会融入凡人峰中,威势更盛,山弓一体,可射天穹!”

    王处凡感叹道:“传承确实应该重现了,我不知道这样做能否开启?”

    火焰跳动,太初弓融入七阶天梯中,彻底消失不见,最终一切都平静了下来,苏云感觉到了一股微妙的变化。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