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千钧一发

    随着一阵冰冷的金铁交接声响起,两人若风雷乱舞般迅速缠斗在了一起,身上皆是元气鼓荡,其势似有羊角作乱,震颤周围一草一木,看得周围四散而战的众人一阵目瞪口呆,心中只觉自己的手段如过家家一般寻常可笑。

    化海境八重巅峰的真正实力,果然强横!

    “好久没见三哥动过真格了,这实力果真不是盖的,在这碧云城恐怕也只有黎烟泠和孙海斌二人可以力压他一筹了!”

    另外一侧,正在与郭天赐大打出手的申百岚也是微微侧目,心中暗叹的同时面色也是愈发的凝重。

    虽然他对申百炼的实力充满信心,可是他也知道那郭自来亦不是什么寻常货色,长久交手下去只怕会对双方的体能都造成极大的消耗。

    故而他需要加把劲,力求在最快的时间将郭天赐击败,前去援助申百炼。

    他的实力虽然不如那二人那般强劲,却也足有化海境七重,在申家年轻一辈中也是一等一的天才,想来总是能够帮上一些忙的。

    思虑间,申百岚手中一柄长刀如影突现,银白的刀身之上流转寒芒,将对面郭天赐的身影映照得清晰可见,令人只一眼便知其有何等锋芒!

    他眼中锋芒更甚长刀,同时运足周身元气流转手臂之间,下一刻,他手臂上扬,宽松的袖口自然滑落,层叠堆积,露出半截前臂。

    苍月斩!

    人动刀起,其刀势磅礴霸气,似倒挂的天上星河,浩渺而无穷极,对着那边的郭天赐碾压而下。

    只一瞬间,郭天赐的脸色巨变,身型在磅礴的刀势威压下再难挪动分毫,他虽是化海境七重的实力,可是因为自身所修武技的缘故,导致他其实并不擅长正面作战,他所擅长的,乃是一些背后偷袭之法。

    这一点从他之前用飞刀差点刺伤申百岚就不难看出。

    “噗!”

    随着一声利刃穿透衣服卷进肉体的声音响起,郭天赐原本慌乱的眼中竟是诡异地涌起惊喜之色。

    因为对方这巍峨的一刀并未像他所想的那般如期而至。

    就像是时间静止一般,申百岚高举的手臂提刀止于半空,良久,他握刀的手臂竟是开始微微发颤,似手中刀有千斤重一般,逐渐变得剧烈,只是两个呼吸间,就再难将之拿稳,刀身失力坠落,斜插进绵软的地面之间。

    再看其胸口处,不知何时已有半截剑尖出没,血色浸染衣襟,看上去狰狞而又恐怖。

    发觉视线变得有些昏暗,他强忍着胸口的剧痛侧首,只是一眼,余光之中,一抹身影逐渐放大,那身影虽是有些模糊,可是他却还能笃定对方身份。

    “郭桀……”

    申百岚的声音很轻,虚弱到让人都听不出一丝被偷袭后理应表现出的愤怒。

    “能够将苍月斩领悟到这种地步,若是相同年纪,恐怕你比起那申百炼还要强上半分!”

    随着申百岚的身躯无力倒下,其身后,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应时出现,赫然便是不知何时偷摸过来的郭桀。

    望着那不知生死的申百岚,郭桀眼中蕴藏深意,曲身而下,利落地将利剑从前者身后抽出。

    浸血的剑身一出,带起血花片片,刹那间就沾染了他持剑的手,只是对此,郭桀却是眼皮连动都不动一下。

    “此次考试有规定不能故意杀人,倒是让人很难办啊!”

    郭桀手中长剑一转,有些为难的面孔之上竟是突现笑容,朝着申百岚的丹田处直刺而去。

    “可惜,却没说过不能废人修为啊!”

    也是这个时候,那边的申百炼终是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旋即面色大变,怒吼道:“郭桀,你敢!”

    听到前者的厉喝声,郭桀的动作也是稍稍顿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微微一笑,手中的利剑再次刺下。

    “该死!”

    申百炼心中怒骂一声,身型一转,欲要持剑杀去。

    “与人交战的时候还敢分心,申百炼,你的脑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不好使了?”

    见对方想走,郭自来定不可能坐视不管,连忙提枪刺出,枪枪气贯长虹,将申百炼的身型逼迫的一阵踉跄。

    接踵而至的危机感让申百炼的脑子猛然清醒,也是意识到了情况的残酷,哪怕对方放任自己而去,他就真的能够阻止郭桀那刺下的利剑吗?他能快得过长剑刺下的速度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但是就此放弃,他又如何会甘心?

    “噗!”

    枪尖若箭,洞穿了申百炼的左肩,让他眉目间拂过一瞬的痛处,不过这点痛意却是无法阻止他救人的步伐。

    那是他的十三弟,他有着更甚自己的天赋,虽不是亲兄弟,但却是家族之中最与自己“臭味相投”的人。

    见对方为此不惜硬吃自己一枪,郭自来的脸上也是露出了少有的惊色,迅速追了上去。

    “能够亲手毁掉一个天才,那感觉想来会十分美妙吧!”

    手中的利剑离对方丹田处仅有半寸距离,这让郭桀脸上的笑意愈发盎然。

    “嘭!”

    咫尺之间,在他的余光之中,一团旋转着的黑色不知名物体竟是飞速而来,伴随着刺耳的金铁碰撞声,好巧不巧地竟是将其手中紧握的长剑给击落到了一旁。

    定睛一看,视野之中已是多出了一根三尺来长的黑色铁棍。

    “是谁?”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郭桀再没有之前的美好心情,下意识地轻哼了一声,他的手上动作却是没停,直指申百岚的丹田处一掌拍下,不过他的手掌在挥出瞬间就被他迅速收回,同时身型一转,连忙往后一阵急退。

    瞬息间,一道剑光刺在了他之前所在的位置,那出剑之人自是险险赶来的申百炼。

    颇为后怕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申百岚,申百炼的脸上焦虑之色虽未消去,却也是心安了一分。

    得亏那突然出现的黑色铁棍大大地减缓了郭桀的下手速度,否则以他的速度是绝对不可能赶上的。

    “郭桀,我来拖住他,你去将那小子给废了!”郭自来抡起长枪指着申百炼刺去,同时嘴上不忘指示道。

    这让申百炼心间危机感骤然升起,不过那又怎样,以一敌二又如何?

    “唉,一场考试而已,何必争得那么凶呢?”

    突兀的话音响彻众人耳畔,让人视线不由一转,视野之中,一个素衣少年正缓缓踏步而来,他模样清秀,身型瘦长,让人看不出多少斤两。

    “楚兄?”见到那渐行渐近的素衣少年,申百炼的眼中惊喜这色不言而喻,虽然他不知道对方是如何找到这的,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此刻对方的出现对其而言只是有益无害。

    楚啟凡回以一笑,将掉落地上的黑铁棍拾起,心中却是有些无奈,说实话,若不是先前有过约定,他是真的不想趟这趟浑水的。

    “是你?”待看清了对方的模样,那郭自来左眉一挑,似是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你跟踪我?”

    楚啟凡不置可否,这种不符他形象的事情他可没打算回应。

    “哼,你来得正好,我看三哥似乎与你有过仇怨,正好新仇旧账一起算了!”见对方不予回应,郭自来旋即轻哼一声,长枪直指楚啟凡,一步跨出,欲要将其拿下。

    相对应的,申百炼已只身挡在楚啟凡身前,手中长剑横握胸前,他心中虽是对身后这少年倍感欣赏,却是不认为后者会是那郭自来的对手。

    仅仅一眼,楚啟凡便注意到了前者肩上那触目惊心的血窟窿,这让他眉头微微一皱,有些担心道:“申兄,你这样子……可以吗?”

    “你看我像是……”申百炼挤出一抹笑意,话未说完却听不远处传来数道家族子弟的惨叫声,这让他目光一冷,侧目望了过去。

    众人的目光的交汇之处,赫然是那玄玉血灵参所在的方向,此时一个黑衣青年正逐步接近那玄玉血灵参,他面色冷酷,一言不发,随手将一个个妄图阻止他靠近玄玉血灵参的家族子弟纷纷给丢飞了出去。

    看到这黑衣青年,众人的心间皆是有些暗自发寒,这个青年他们并不陌生,除了那孙家孙海斌之外还能有谁?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知道这玄玉血灵参的所在之处,难不成是碰巧路过?”申百炼面色难看,同时心中也在暗自计较着,自己到底是疏忽了什么?

    “快阻止他,他的目标是玄玉血灵参!”突然,醒转过来的郭桀心头一抽,意识到了事态的不妙,连忙出声吼道。

    只是一切终究还是晚了。

    只见孙海斌嘴边难得得掀起一抹弧度,一只大手猛然朝那玄玉血灵参抓下,就在他触碰到玄玉血灵参的那一瞬间,他的冷酷的面容却是变化莫名,脚下的地面竟开始隐隐晃动,让他本能往后撤了几步,有些怀疑自己是否产生了错觉。

    机会!

    趁此时间,周围的众人皆是纷纷上前,孙海斌实力虽强,但目前看来也是形单影只,他们联手倒未必就会怕了他。

    毕竟他们申郭两家为此争斗许久,若是就这么被人来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传出去岂不是闹笑话了?

    “咔嚓咔嚓!”

    身前那逐渐松动的地面让孙海斌不自觉地又后退了几步,此刻的他可以确定这地下绝对有着某种凶险的存在。

    也就在他后退的瞬间,一道庞大的白色身影猛地从地面窜出,令得在场的众人纷纷骇然失色。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