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没想到的副作用

    “刷——”

    莹白的蛛丝滑过空气,割裂了草木,却在接近林灵时被日轮刀斩断,但这并不能使后者松一口气,因为紧接着又是四五条蛛丝从四面八方袭来。

    水之呼吸,贰之型,击打之潮。

    利落的将所有袭来的蛛丝斩断,林灵的身体随之跃起,就向着累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麻烦的家伙……”累的表情却没有太多变化,只是嘴角忽然微微上扬了几个弧度,手中如翻花绳一般的蛛丝网一翻。

    血鬼术·杀目篭!

    这并非是什么杀招,却是让人难以躲避,难以挣脱的困招,在以往累都是用这一招将敌人束缚住,然后直接绞杀。

    如网的蛛丝在瞬间形成,顷刻将将林灵包围,后者眼神一凝,手中的日轮刀温度在这一刻低到了极致。

    水之呼吸,陆之行【改】,扭转漩涡·冰舞!

    刀刃划过蛛丝,只是瞬间就将那铺天盖地的封锁解除。林灵落在地上,还末松口气,就猛地向旁边扑去。

    而在下一秒,林灵原本待的地方,草木在蛛丝的攻击下变得四分五裂。

    血鬼术·刻线牢!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入手的便是湿热的触感和细微的疼痛,林灵不由呲了呲牙,哪怕刚刚躲避的已经很及时了,他依旧没能完全避开这一次攻击。

    还好他头铁,不然就凉了!

    “林灵大人,你受伤了!”林灵没着急雪女却是急了,“要不我们撤退吧,你现在根本不是累的对手……哪怕是时空因子可以加强冰雪之力,可如果林灵大人你无法靠近对方,也是白搭啊,现在撤退不丢人的!”

    前面已经说过了,冰封是需要媒介的,说开暴风雪这种敌我部分的大范围杀招外,林灵想要冰封对手都需要媒介,甚至是直接的接触。

    “退吗?”林灵吐了口气,看着眼前的累,轻声道:“可现在退了,难道我以后要一直退下去吗?”

    累强吗?很强!比林灵曾经遭遇过的任何一个鬼都要强,哪怕是之前作为十二鬼月预备役的手球鬼和箭头鬼,实力都和累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这样的对手……林灵承认他并没有必胜的把握。

    哪怕他拥有能够毁灭对手的力量,可拥有能够杀死对方的力量,可能杀死对方,从来都是两回事。就像是普通人拿着枪对上了特工,如果他能打中特工当然能够杀死对方,可打不中一切都是白搭。

    可即便如此,他果然……还是不想退缩啊。

    林灵站起来,忽然对着累笑着说道:“说实话你真的很强,如果不是不会真正的死掉,我大概会退缩吧!”

    是的呢,这才是林灵不想退的最大的底气!

    既然浪不死,为什么不能浪,大不了就和对方同归于尽,反正他无论如何都是不亏的。

    累顿时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紧接着似乎得出了结论,“已经因为恐惧神志不清了吗?那么就直接把你四分五裂好了。”

    他伸出手被血色染红了,蛛丝在此刻凝聚在一起,这是最高硬度的蛛丝,他们在累的操控下被编织成了漩涡。

    血鬼术·刻线轮转!

    “虽然很好奇你到底是人类还是鬼,但是果然还是直接杀掉好了!”

    累说着,双手比划了一下已经编织成漩涡的蛛网顿时袭向林灵,这是让人无法躲避的一招,以蛛丝的硬度甚至称得上死局——哪怕是林灵,现在也砍不断这种硬度的蛛丝。

    蛛网顷刻间就来到了林灵面前,就在累觉得能看到对方被四分五裂的时候,冰盾忽然形成了,如同一个球一般包裹住了林灵。

    累皱了皱眉,有些不屑,“这种程度的冰可挡不住……”

    声音戛然而止,因为蛛丝确实被冰挡住了,明明是在之前轻松的将冰盾划开的蛛丝,这一刻却连在后者身上留下痕迹都做不到,不仅如此,在蛛丝撞击在冰盾上的瞬间,便已经被冻结,直接失去了控制。

    怎么会……?

    累愣住了,下一秒他就向后一跃,因为林灵已经顶着冰盾向他冲了过来。

    冰盾在林灵靠近了累的瞬间消失,与此同时是林灵刺出的一刀。

    水之呼吸,染之型【改】,雫波纹突·沉眠!

    当然穿过了累的胸膛,连同灵魂一起冻结着寒冷让后者的思维都在这一刻停止,错愕的表情凝固在脸上,累就这么变成了冰雕。

    “呼……呼……哈……”

    完成了击杀的林灵却仿佛脱力一般跪在地上,额头都覆上了一层冷汗,表情也相当的痛苦。

    “林灵大人!林灵大人你没事吧,你怎么样了?很痛苦吗?”本来因为累被打倒而喜悦的雪女慌了,“果然不该乱来的,早知道……”

    “我没事,雪女!”终于缓过来了,林玲摆了摆手,却还是有些心有余悸,“我也没想到时空因子的能力借给你,会有这样的副作用。”

    是的,把时空因子的力量借给雪女!刚刚在面对累的刻线轮转的时候,雪女的冰盾之所以能够抵挡住那样的蛛丝,就是因为林灵在关键时刻灵机一动,把时空因子的力量借给了雪女,让后者在冰盾中加了料。

    然而哪怕是林灵也没有想到,当他把力量借给雪女后,当他击杀了累之时,却是瞬间被一种难以言喻的脱力感所包围。

    那种感觉……太他喵的难受了!

    而就在这时候一个诧异中带着点戏谑的声音响起。

    “啊咧啊咧,你没事吧?”

    “大姐我看上去像是没事的样子吗?”几乎是本能的回了一句,林灵随即意识到了不对劲,翻过身体,就看见一张距离他极近的脸。

    他顿时就是吓了一跳,本来半坐起来的身体又给躺回去了。而他这种反应明显愉悦到了后者,蝴蝶忍顿时笑着说道:

    “哎呀!不小心吓到你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既然知道不好意思下一次就不要靠得这么近啊!”林灵没好气的说了句,往后退了退,却是没爬起来。

    哪怕那些极为难受的脱离感已经消失了,林灵现在已经处于无力状态。

    当然无力归无力,现在要真的遇到了危险他却也不是毫无反抗之力。

    而旁边,已经把累的身体经常完毕的富冈义勇走了过来,道:“是十二鬼月。”他看向了林灵,道:“干得不错!”

    “哟,义勇小哥,好久不见!”林灵顿时笑着打了个招呼。

    “嗯?”富冈义勇愣了一下,他打量了林灵半响,才慢半拍的道:“你是那时候的……”

    林灵:……

    好吧,这很义勇!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