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兰城(三)

    于歌买了些蜜饯糖果之类的甜食,他将东西放在我旁边,我自然伸手拿过。

    他摸了摸我的头。

    末疏神色如常,他已经对这种场面见怪不怪了。

    原来,他还会满脸震惊:

    “什么!阁主居然会笑。。”

    “什么!阁主居然会陪你玩这种幼稚玩意。”

    “什么!阁主居然会下厨?”

    我一脸无奈:“末疏,你是真把于歌当神仙了吗?”

    于歌还会吃饭呢,会下厨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于歌走到青简那桌,他一出现,青简和非雪就都噤声了。

    “阁主。”

    “阁主,你回来了。”

    她俩在于歌面前倒是老实。

    于歌面无表情,平静的说:“吃饭。”

    “是。”她俩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晚饭后,我喝了药,就去屋里调息,晚上不用那么久,我觉得自己可以了,就出来逛逛。

    于歌去了趟医馆,末疏不见踪影,清流跑去逗猫了。

    我在客栈内转了一圈,没碰到什么人,就想着没事,去屋顶坐坐。

    再过段时间天气转凉,夜深露重,就不能上屋顶看风景了。

    没想到,我刚爬上去,看见青简也在,她双手抱膝,将下巴抵在膝盖上,呆呆地望着远方。

    我刚坐在她身边,她就开口道:“怎么没在屋里休息?”

    “总在屋里歇着也不行,还是要活动活动,才能恢复得更快。”我应道。

    她扭过头,上下打量了一番:“飞上来的?”

    我说:“爬上来的。”

    她才将头转回去:“那就好,你现在不能运气,我怕你待会再咳一地血。”

    她还是关心我的。

    我回道:“放心,不会。”

    和她们一路走了这么久,也算是熟人了。

    我想了良久,才下定决心问道:“青简姑娘,我能不能问你……”

    我的话还没说完,青简就果断答道:“不能。”

    我惊讶:“为何?”

    “以前在我们那,问问题也要收费的,琴刹你有钱吗?本姑娘可是很贵的。”青简对我抛了个媚眼,调笑道。

    我想了想,说:“你们阁主有钱,你可以找他要。”

    “你这是拿阁主欺负我?”青简说道。

    其实,我并没有这个意思,不过,有这个意思也无妨。

    我理直气壮:“对呀,欺负你,那我能问问题了吗?”

    “哼,你以为这么说会有用?”青简倒是满不在乎。

    我只好问:“那有用吗?”

    青简想了一会,支支吾吾道:“挺有用的。”

    是真的有用,那是因为于歌手里,掌握着风级以上杀手的所有资料。

    无论是出身,还是过去经历,以前影曦阁和镜语轩交好,什么都能给你查出来。

    其实我也没想强人所难,只不过看她们这样吵下去,总觉得不好。

    “若姑娘不想说,不必勉强,刚刚都是唬你的,我不会跟于歌说的。”我真诚的跟青简说道。

    青简那双秀致的眉挑了挑,她凝视着远方,笑了笑,这一笑,仿佛星星都失去了光亮。

    她轻声说:“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她说:“像我们这种女子,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怜惜,因为我们的命,比奴婢还下贱。”

    只不过,青简与她们不同,青简是自愿的。

    她摸摸自己的脸,还说:“我天生长得这般好看,不吃这碗饭真是可惜了,你说是不是?”

    “我长得不好看,所以不是很理解。”我缓缓的回道。“那后来呢?”

    “后来?”

    后来,她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花魁,化名卿卿,她认识的人,不是大家族的权贵,就是风流倜傥的名人,一时风光,好不热闹。

    每天来的人,有一大半都是来寻她的,为了见她一面,不惜砸下千金。

    可她也有自己的脾气,一日只见一人,见到了自然是春光满面,见不到的人,就只好遗憾而归。

    可来找她的,不缺任性妄为的公子哥,听说有一个花花公子,来了好几次,都没见到青简,想尽办法就爬窗想要见她一面。

    结果那天,她正在接客,也许是刺激到了那位公子,他一怒之下,就放了一把火,想要烧了这花楼。

    恰巧那天,非雪正在里面执行任务,她要杀的那个人,就是青简屋里那名男子。

    火势蔓延,很快就烧到了二楼,青简来不及反应,只听得外面嘶声力竭的嚎叫。

    她说:“当时,我们反应过来,想要穿衣逃跑已经来不及了,火堵住了我们下楼的路,不过不算太大,那人丢下我打算自己跑,结果没跑两步,就被人推了回来。”

    “我看着他后退,还以为他是怕了这火,我想去扶他,就看见他身上插着把刀,他叫着喊着,双眼通红,想要把我推入火海。”

    “是非雪接住了我,她跟我说,不想死就赶紧走,我顶了句,都是火要怎么走?”

    “结果你猜她怎么回,她说,二楼跳下去又摔不死你。说完,她就冲了上去,将那个还在大叫的男人杀了,杀完人,她一脚把木栏杆踹飞,然后回头问我,跳不跳?”

    我好奇:“那你跳了吗?”

    “跳了,她就将重伤的我带回了影曦阁。”青简一脸无奈的说。

    这故事太过精彩,一时间我无法消化,所以只能点点头,夸了一句:“厉害。”

    “厉害个屁,我看就是她嫉妒我长得漂亮。”青简咬咬牙,一脸愤愤不平。

    我安慰道:“不能这么说,她这是想救你。”

    “救我?哼,这事我后来问过她了。”青简一脸你别骗我,我知道真相的表情说道。

    我就好奇了:“她怎么回的你?”

    “她说,我当时就随口问问,谁知道你这么傻,真跟我跳了下来。”青简还模仿这非雪的语气,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原来,她俩的仇,是在这里结下的。

    只不过现在的青简,有内丹,武功已经超过非雪,跳个楼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

    “琴刹,你要不也说说,你是怎么认识阁主的?”青简突然也好奇了起来。

    我指了指自己:“我?”

    “对啊,能把阁主搞定,我还真挺佩服你。”青简夸赞道。

    我怎么搞定于歌的?

    我记得我什么也没做。

    “你们阁主站在树下,我找他看笛子,就这么认识的。”再往前,我是不记得了。

    “影曦笛?”青简小心翼翼的问道。

    “对呀。”

    “就这样?”

    “就这样。”

    “你可真猛。”

    我:“???”

    记住手机版网址: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