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暴打刘氏

    刘氏从地上踉跄的爬了起来,看了一眼身边已经缩成一团的宋氏,突然凄厉般的大笑了起来。

    “没想到宋氏你平日里嚣张跋扈,好似威猛,关键的时候却是一个怂货!你也是罪有应得!”

    “放心吧,她是死不了的,我给他吃的只是药力稍强的泻药,并非你瓶中的毒药。”高洺湖平静的说道。

    宋氏一听,突然觉得痛感缓和了不少,捂着肚子,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慢慢的站了起来。

    “真的吗?”宋氏面如白纸,一脸的窘相。

    “当然,虽然洺湖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你们,竟会联手想要诬害我,但是毕竟你我同为高家的人,我又怎么会下此毒手?”高洺湖黛眉微皱。

    “我高家待你不薄,你竟然干出这种有伤风俗的事来!虎毒不食子,你这个蛇蝎心肠的贱人!”高景略恶狠狠的看着刘氏。

    “哼,你高景略若不是攀高踩低,心狠手辣又怎么会有今天!”刘氏冷哼了一下。

    高景略就像咆哮的雄狮一般,上前狠狠的一脚踹在了刘氏的肚子上,刘氏一下飞了出去,趴在了地上。

    “虎毒不食子,你竟然对我高家子嗣下手,今日我岂能饶你!”高景略此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上去又是狠狠的一脚踹在了刘氏右肩上。

    刘氏惨叫了一声。

    高洺湖隐约的听见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一旁的宋氏已经吓得傻了眼,裤裆下一片骚臭的液体浸湿了裙摆。

    刘氏躺在地上疼的闷哼着,表情由于痛苦而变得扭曲,一双凤眼变得阴毒无比,一瞬不瞬的怒瞪着高景略。

    “住手!”高洺湖突然的制止使得众人都愣了一下。

    “我想和她谈一下!”高洺湖看着地上遍体鳞伤的刘氏。

    “和我谈?笑话!真是乌鸦变凤凰,不知天高地厚,要知道,你只是高家的一个弃子!”刘氏转向高洺湖,一脸的轻蔑。

    “我只想知道是不是蓝沁婉指使你害我的?!”高洺湖一瞬不瞬的看着地上的刘氏。

    听到蓝沁婉的名字,顿时高景略心里颤了一下,看来要想将高洺湖送进宫中,这蓝家将成为最大的绊脚石,想着不禁背后的脊背就凉了起来。

    “是与不是有什么区别吗?你对于贵妃娘娘来说就是一只蝼蚁,只要贵妃娘娘想要你的命,你以为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刘氏冷笑道。

    “如果你这么做了,高家将永远在蓝家之下,永无翻身之日!”高洺湖一语道破。

    高景略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高洺湖,突然被高洺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一时间不知所措。

    “你?不自量力!”刘氏冷笑着。

    高洺湖顿时眼神变得冷烈了起来,深湖一样的眸子中突然卷起了狂风暴雨般,刘氏看到高洺湖眼神中的变化,顿时一种压迫感袭遍全身。

    “我就是要做皇后的那个人!”话音刚落,高洺湖就径直超门外飘然离去。

    高景略微张着嘴巴,心中说不出来的紧张,过了好一会,这种感觉才悄然退去。

    高景略看着地上一脸惊骇的刘氏,冷冷的说。

    “滚回刘家,不准见达儿!”说罢,便愤然离去。

    宋氏见高景略离开,便也悄悄的捂着肚子灰溜溜的窜了出去。

    刘氏一个人躺在冷冷的地板上,仰望着房顶,一道泪痕,从心里划过……

    宋氏跌跌撞撞的回到了红雨轩,此时高洺熙正在屋内等着宋氏,见到宋氏狼狈的样子惊叫了起来。

    “娘!你这是怎么了!”高洺熙赶紧起身,过来扶着宋氏。

    此时宋氏一身的骚臭味,甚是难闻,高洺熙掩住口鼻,惊慌的喊了几个丫鬟来一起帮宋氏沐浴更衣。

    宋氏眼神呆滞,似乎是被什么吓到了一般,一句话也没说,任凭高洺湖怎么唤着就是不开口。

    高洺熙紧蹙着柳眉,急的都哭了出来。

    “皇后饶命!”宋氏突然疯了一样,用力的抓住高洺熙的手腕。

    高洺熙吓了一个激灵,使劲的挣脱了宋氏如鹰爪一般的力手,高洺熙揉搓着自己通红的手腕。

    难道娘亲疯了?突然一种不祥的预感从高洺熙的头脑里浮现。

    夜半三更,宋氏的房间灯还亮着,高洺熙趴在宋氏的床榻边眯着双眼养神。床上的宋氏一直冒着虚汗,时而惊厥,时而昏睡,嘴中不断的念叨着什么。

    下午来过大夫给宋氏把脉,都说是惊吓过度导致神志恍惚,需要服用几副安神定睛的药物来环节心神上的刺激。

    于是给宋氏开了几副安神的药,让宋氏卧床休息。

    高洺熙不舍母亲,便在边上一直陪着。

    突然,高府大院中惊锣响了起来,只有在紧急状况下,高府才会敲响惊锣,催促大家起来到堂屋内集合,高洺熙长这么大,也没有遇到过惊锣响起的时候,想必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高洺熙将宋氏的被子盖好便向堂屋的方向奔去。

    高洺湖听到外面一片喧嚣,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便出来查看,正好撞见了急匆匆的高洺熙。

    “妹妹,这是怎么了?”

    “啊,姐姐有所不知,这是高家的规矩,惊锣一响,必有大事!快随我一起去堂屋吧!”

    “哦?大事?好的!”

    说着二人便一同前往堂屋大厅。

    此时,堂屋内已经挤满了人,高景略及各位夫人都已经就位,高洺湖刚进到屋内,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一具被白单盖住的尸体。

    高洺熙吓得不禁的叫了一声,嘚嘚瑟瑟的拉着高洺湖的胳膊。

    “洺熙,你娘呢?”高景略看着高洺熙问道。

    “我…我娘病了,今天下午大夫来看过,已经没有大碍了。”高洺熙将脑袋靠在高洺湖的肩膀上。

    “这是怎么了?”高老夫人在丫鬟的搀扶下,慢慢的挪着步子,走了进来。

    看到地上盖着的尸体,脸色刹那间吓得惨白。

    “这,这是谁?”高老夫人环视了一下高家的在座的人,只有宋氏和刘氏不在,嘴唇颤抖着问道。

    顿时空气都凝结了一般,众人都神色凝重低着头不敢吭声。

    高景略示意让家丁将百帘掀开。

    赫然,一张惨白惨白的脸暴露了出来!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