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奸计败破

    一旁的刘氏泣不成声,一旁的宋氏添油加醋,两人一唱一和演的甚是逼真,而这一切在于高洺湖的明眸里,根本就是儿童的把戏一般。刘氏能够牺牲高洺达而陷害自

    己,这一点高洺湖是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的,真所谓虎毒不食子,没想到刘氏居然如此蛇蝎心肠。也是下足了功夫,看来这一次,刘氏是破釜沉舟,想要奋力一搏啊。

    高洺湖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原本一脸漠然的表情,顿时变得森寒。

    “司马大人!你是在怀疑我吗?”

    高景略喝高洺湖的眼睛对视了一下,突然觉得脊背发麻,赶快移开与高洺湖对视的目光,高洺湖的眼神中充满了压迫感,这种感觉让高景略甚是压抑。

    “我只是想听你的解释!”高景略的声音力量削弱了许多。

    高洺湖顺手接过了高景略手中的小红瓶,打开了开来,放在鼻下轻嗅了一下,一股淡淡的幽香顿时飘了出来,又将瓶中所剩的药丸倒了出来。

    高洺湖依照药的颜色和气味,断定此药乃是药性一般的勾魂散,按理来说服用勾魂散的人,必定是需要一段时间内才会毒发身亡,七孔流血,死状惨烈,而床上的高洺达并没有这种表现,从远远的观察来看,只是呼吸微弱,面色苍白,根本不是服用勾魂散中毒的现象。

    突然高洺湖的嘴角上浮现一抹戏谑的浅笑。

    “既然你们一口指认我是下毒之人,那么你们不想知道高洺达所中何毒吗?”高洺湖轻哼的说道。

    “高洺湖,我亲眼看到是你下的毒,如今人赃俱获你还有什么可以解释的,承认了吧!哈哈!”宋氏突然得意的仰笑了起来,那笑声就宛如夜空下嘶叫的野马。

    高洺湖抓住机会,手腕顿时一抖,将手中一颗药丸打至宋氏的口中,宋氏一个不妨,咕噜一下吞了下去。

    “啊!你给我吃了什么!”宋氏一脸惊慌的问道。

    “正是这瓶中的小药丸!”高洺湖森寒的看着眼前惊慌的宋氏。

    “快!快给我解药!”宋氏蓝色瞬间苍白如纸。

    “我这里有一颗解药,你敢吃吗?”高洺湖从腰间取出了一颗圆润的药丸。

    宋氏迟疑着看着一脸淡漠的高洺湖,神色凝重,渐渐的开始觉得腹部隐隐的绞痛起来,额头上顿时生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宋氏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腹部,瑟瑟的抖着。

    “大胆高洺湖,光天化日……”高景略在后面刚喊了一半,就看到一脸慌张的宋氏突然转向身旁的刘氏。

    刚才泣不成声的刘氏此时露出了一脸惊骇的神情。

    “贱人!你在干什么!”刘氏见事情不妙,突然厉喝道

    此时宋氏已经神情紧张到了极点,除了保命,什么也无法顾忌。

    “我…我…我不能死!”宋氏鼻涕,眼泪一股脑都流了出来。

    高洺湖淡漠的看着二人,掐了一下时间,邪笑道。

    “宋氏,是不是你是不是腹部依然有绞痛,火烧之感?勾魂散的效力在逐渐发作,不一会你就会毒发身亡,七孔流血,死相骇人。”

    宋氏听到后,瞬间脸色更加惨白。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高洺湖。

    “妹妹,快把解药给我!”宋氏死死的抓住刘氏的手不断的哀求着。

    “什么解药!我怎么会有解药!”刘氏狠狠的一把甩开宋氏的手。宋氏一下没有站稳,便跌倒在地。

    高景略似乎明白了什么,看来事有蹊跷。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不禁的对高洺湖心思的缜密赞赏有加。

    “老爷救我!救我!我不想死!”宋氏忍痛爬了过来,拉着高景略的腿哭着喊道。

    “到底怎么回事,如实的说出来!”高景略一双鹰眼森寒的看着脚下的宋氏。

    宋氏恐慌的看了一眼高洺湖,又看了一眼刘氏,刘氏一脸愤怒的看着宋氏,那恶狠狠的眼神,似乎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腹中的绞痛感愈加严重,宋氏的表情由于疼痛的加深,顿时扭曲了起来。

    “其实是这件事是刘氏指使我干的!”宋氏低着头,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

    “贱人!你怎么能出卖我!”刘氏愤怒的冲了过来,欲想撕扯地上趴着的宋氏,那神情犹如恶虎一般,高景略一惊,一把抓住刘氏的胳膊,将其控住。

    高洺湖见状一个疾步,便闪身到了高洺达的身边,用手轻轻的搭在高洺达的手腕上,嘴角上一抹浅笑浮现,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从腰间拿出一个青色的小瓶,在高洺达的鼻下嗅了一下,又倒了一点,涂抹在高洺达的太阳穴上。

    高洺达渐渐的醒了过来,血色又丰润了双唇,小脸不一会便又恢复如初,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眼前的高洺湖。

    “姐姐,你怎么来了?”高洺达坐了起来。

    刘氏顿时慌乱了阵脚,看见事情败落了,顿时瘫软了下来,坐在了地上。

    高洺湖摸了摸高洺达的脑袋,说道。

    “洺达,睡了这么久,大家都在担心你呢。”高洺湖明亮的眸子突然变得温暖了许多。

    高景略看到高洺达起身坐了起来,脸上起色红润,根本没有中毒的迹象,看来这一出就是刘氏一手策划欲陷害高洺湖,然而刘氏居然敢用自己的孩子作为诱饵,想想都觉得令人不寒而栗。

    “来人,把达儿先带出去玩!”高景略吩咐下人将高洺达带走。

    回过身来,一双鹰眼怒张,两只眼静里充满了愤怒的血丝,伸手就是狠狠的一巴掌甩在刘氏的脸上。

    刘氏被眼前的突然反转冲的一脑空白,高景略突如其来的一巴掌,让刘氏顿时从一片大脑空白中清醒了过来,一股鲜腥之感充满了整个口腔,一口鲜血吐了一地。刘氏抬起头,眼神中充满了满满的幽怨,恶狠狠的瞪着高景略。

    高景略俯视着刘氏,犹如猛虎俯视待宰的要养一般,又甩了狠狠的一巴掌,刘氏双手扶着满是血痕的脸,硬是没有出一个声音,一双杏眼怒张,充满了戾气,依然狠狠的瞪着高景略。

    “说!为什么如此狠毒!说不清楚,今天就打死你这个贱人!”高景略犹如厉鬼附体一般,咆哮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