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都是假的?

    不光是我,直播间的水友们也被吓的不轻,有些在看直播过程中睡着了的水友,被吓的从床上弹起,疯狂骂娘,弹幕瞬间变得热闹了起来。

    直播间的人数,已经突破了一万人。

    被秦煜的‘爆竹’一炸,鬼婴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从床底下钻了出来,满屋子跑上跑下的乱转,别说抓,眼睛跟上它的移动轨迹都难。

    甚至,这小畜生之前只知道逃窜,被‘春雷’炸出了凶性后,居然有攻击我们的倾向,我一个不留神,胳膊上就落下了三道划痕。

    “怎么可能……”

    秦煜傻眼了,她的符箓,可是正儿八经的道家珍宝,为何一只小小的鬼婴被她的‘金雷符’一吼,非但没有受伤逃跑,反而愈发狂暴了起来?

    难道它耳朵聋了?听不到雷霆声?

    那怎么会变得更加狂暴了呢?

    她是真的想不明白。

    “5,4,3,2……”

    织女的声音,再次从四面八方传来,宣告着对我们的最终审判倒计时,即将结束。

    我的脑海空荡荡的,猛地将秦煜罩在身子下边,我不知道炸药从何处引爆,也不知道炸药的具体数量,只能凭本能保护下秦煜,希望她能在爆炸的余波中苟活下去。

    当织女吐出1这个字时,我忽然回想起了那个晚上,那个哭泣的小姑娘,拉着我的手,走进那条阴暗的胡同。

    如果我没有走进灯影胡同,那该多好。

    如果我能救下她,那该多好。

    “我不想死,我还没有杀掉‘花匠’,送他去炼狱受惩罚,让他为自己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我不想死……”

    秦煜哭的梨花带雨,但我此刻神游物外,也没有仔细去听。

    “砰。”

    是东西爆裂的声音,我能隐隐感觉到,声音来自头顶,来自男人的人皮之中。

    原来……炸药藏在男人的人皮里。

    如果我早点察觉,可能我和秦煜,都不会死了。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我闭上了眼睛。

    伴着一连串爆炸声,有东西从天上落下。我猜是房顶的砖块和瓦砾,但不知道为什么,压在我身上轻飘飘的,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难道说,我已经死掉了?所以才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哈哈哈哈,两位,这次大生纺织厂探险之旅,玩的开心吗?”

    灯光忽然间亮了起来,我有些诧异,我们现在,难道是到了天堂吗?

    但我朝四周看了看,依旧是在这个房间内,只是灯光,变成了亮眼的白炽灯,我好久没有感受过如此耀眼的光芒了。

    难道说我和秦煜死了,但是变成了鬼,被困在这个房间里边?

    要是那样的话,岂不是真的让织女达成所愿了?想想整天得和那个变态女人还有她的鬼儿子待在一起,我就反胃。

    我拍了拍身上附着的爆炸残留物,居然是五颜六色的塑料片。

    地上掉了一地礼炮筒。

    瞅瞅头顶,天花板还在,没有被炸塌。

    难道先前的爆炸声,是假的?

    难道我们,还没有死?

    难道织女,在耍我们?

    我扶着秦煜站了起来,有点摸不清楚现在的处境。

    “疼吗?”

    我掐了掐秦煜的小脸蛋。

    “……

    疼。”

    她沉默了半天后,白了我一眼。

    看来我们,似乎还活着。我不知该庆幸,还是叹息。

    '织女'的尸体,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她在自己的肉瘤上一阵摸索,不知怎么摸索出一道缝隙,接着,一个脑袋从肉瘤里伸了出来。

    目睹了这一幕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个女人,是真的吓人。

    从肉瘤里伸出的脑袋,没有戴面具,大概二十岁出头,古灵精怪,看着很漂亮。

    如果她的脑袋不是从肉瘤里边伸出来的,可能会更漂亮。

    “我叫阿珠,是大生纺织厂恐怖乐园的工作人员,也是‘织女’的扮演者。

    我们乐园还没有正式对外开放,现在还处于筹备环节。

    不过纺织厂遗迹被发现的消息传出去后,有很多驴友过来探险,我们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对闯进来的驴友进行的恐惧冒险大体验,怎么样,二位刚才的经历,够惊悚不?

    说实话,织女的死亡游戏设计出来的时候,不管是恐怖程度还是解密程度,把我都吓的够呛。

    你们两个人第一次玩,还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几乎快要通关了都,简直太厉害了。以后乐园里如果设计出什么新游戏,二位要是有时间的话,可以过来试玩一下,提一些改进的措施和意见,让我们的故事更恐怖……

    难怪老孙头说你们两个不怕死,可以随便坑……”

    阿珠站在那里,兴奋的不行,叽叽喳喳的。

    我听了半天才听明白,感情先前的一幕幕惊悚经历,都是她制造出来,吓我们的?

    大生纺织厂,被富豪收购,准备改造成一座恐怖乐园。而我们,误打误撞,成了恐怖乐园的测试顾客。

    难怪老孙头在我们进去的时候,会不怀好意的暗示我们,里边有鬼。

    估计是看我们在做探险直播,想借我们直播的机会,把大生纺织厂的名号打响。

    这似乎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这一路,遇到了那么多的危险,但每一次,都几乎没人受伤……

    比如阴阳仓库里,七号储藏室门口那堵坍塌的墙,如果不是泡沫,而是实心的砖块,我可能被压断骨头。

    但是,不能解释的东西,太多太多,我一时间搞不清楚,这究竟是织女的另一场游戏,还是事实。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耍什么鬼,姑奶奶我没这么好骗!”

    秦煜怒目圆瞪:“织女,别的好说,你的儿子是怎么回事?那么大一只白毛旱魃,连金雷符都吼不死,至少是百年以上的道行了吧?

    你要真是活人,那旱魃早把你生吞活剥了!要杀要剐随你,想把姑奶奶当猴儿耍?做梦!”

    “白毛旱魃……你说这个?”

    织女愣了一下,随即招了招手,只见房顶一阵乱响,接着一个白色的东西飞下,落在她肩膀上。

    还龇牙咧嘴冲我们笑。

    我心里一阵发毛,但白炽灯的光源很充沛,足够我看清它的全貌。

    我这才发现,织女肩上的,居然是一只白毛长臂猿!

    难怪它的眼神像野兽,难怪手臂长白毛,爪子是黑色的,襁褓内的婴儿,不过是一只带着面具的白毛猴子!

    “这是我从小养到大的长臂猿,叫元元。”

    织女笑着跟我们介绍:“它也是这个恐怖乐园的主要恐怖元素之一,很通人性。

    比如刚才操纵纸人的,就是它。你们进入这间鬼屋以后,它也会配合我,让剧情和恐怖元素更加流畅的进行下去。

    不过元元从来都没有伤人的习惯,倒是你们两个太乱来了,在屋里点春雷吓到它了……”

    织女边说边摇头,言语之中不乏责备神色,它肩膀上的长臂猿也叽叽喳喳乱叫,似乎在谴责我们先前的胡来。

    “那,你的脑袋是怎么回事?头顶的人皮,床榻上的断手,还有储藏室的那具尸体,你怎么解释?”

    秦煜还是不肯相信这一切。

    “脖子上的那颗脑袋是假的,真正的脑袋就藏在脖子上的肿瘤处,上边开了一个微小的孔,让我可以看到眼前的情况,也可以增添几分恐怖元素。

    而且一般来讲,在适当的时机,我会让脑袋脱落,滚到游客脚下,把游客吓的魂不附体。

    你们两个倒好,直接用飞刀扎我脑袋,还好脖子上顶着的脑袋是假的,不然真成命案现场了。”

    织女自己也有些后怕,拍着胸脯对我们说道。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