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赴鸿门宴

    直到彻底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外后,姜帛瑜冷哼一声,沉着脸将孟大川重重摔到地上,不带任何感情地说道:“没用的东西!连个小小的九级天士都战胜不了,留你还有何用!”

    闻言,孟大川赶紧跪倒在姜帛瑜的面前,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哭哭哀求着姜帛瑜,却被其一脚踹开。

    看着身形狼狈的孟大川,姜帛瑜眼中的阴寒,仿佛要凝结出冰霜:“师父大人对于‘地魁三鬼’的手脚并不放心,便派我前来确认一番,不曾想本少爷躲在暗中窥视,看到的却是你这般凄惨模样。你自己说,本少爷还有何留你贱命的理由?”

    孟大川赶紧奋力爬到姜帛瑜的脚下,黄豆大的眼睛里早已满含泪水。

    他替自己委屈地辩解道:“姜少爷有所不知啊,叶晨枫那小子不知为何,竟可以瞬间将实力突破到天师,而且他还身怀一件二品中级灵器。属下一时大意,这才着了他的道了。

    而且方才那道火红色灵力不知出自何人之手,竟然能瞬杀我的青狼,那小子背后绝对有人!

    不过请姜少爷放心,属下日后绝不会再犯此等轻敌之错误。

    还望姜少爷看在属下跟随您这么多年的份上,能再给属下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属下一定将功补过,将那叶晨枫擒拿,交由姜少爷定夺。”

    姜帛瑜沉凝片刻,露出沉思之色。

    那个叫叶晨枫的少年,方才确实使用了某种诡异的秘术,强行提升了自身实力。

    而且那暗中出手之人,连他都不曾觉察到,他对叶晨枫出手是假,逼那人出来才是真。

    只是可惜,姬紫月的出现将他心中拟定的计划彻底打乱,他才不得不做出退让姿态。

    这样说来,因那未知的存在,也并不能完全将罪责加在孟大川一人身上。

    姜帛瑜暗自点头,旋即又冷声道:“好!既然如此,本少爷便再给你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

    今晚的宴会,相信那个小子没胆子不来。到时候,你依照本少爷之计行事,若是再将那小子放跑了,后果你应该很清楚。”

    孟大川闻言,感恩戴德地连连磕头称是,其头颡之上,甚至都能隐隐看见一抹血痕。

    ……

    矿洞之外,人群自然散去后,叶晨枫强压住体内的强势,对着面前娇俏的少女抱拳拱手道:“这位师姐,师弟叶晨枫,在此先行谢过师姐的仗义出手!”

    那少女,却是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老气横秋地说道:“本姑娘叫姬紫月,你也别师姐师姐的叫我了,以后见到本姑娘,直接尊称我为姬哥就行了。”

    叶晨枫脸上的表情要多古怪有多古怪,他呆滞道:“姬……姬哥?”

    姬紫月满足一笑,露出两颗洁白如雪的小虎牙:“嘿嘿,你这个家伙还挺上道,不错不错。

    以后你出来混,遇见打不过的人,就报出你姬哥的名头,准会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

    说完,姬紫月上前一步,以大哥看待小弟的姿态拍了拍叶晨枫的肩膀,又竖起修长白嫩的食指指向自己,俏脸上写满了凛然傲气。

    叶晨枫仿佛整个人都被石化了,彻底呆立当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对于叶晨枫这个新收的,个子比自己还要矮上一头的小弟,姬紫月上下打量了一番后,显然是颇为满意,她臻首点了又点,咧嘴一笑。

    很难想象,像她这般大大咧咧的古怪少女,那不经意间展露出来的笑容,竟然能如此甜腻可人。

    叶晨枫脸庞上不觉一红,缓缓低下了头颡,不知该放在何处的双手互相揉搓着,隐有窘迫。

    见到叶晨枫这般窘态,姬紫月顿时捧腹娇笑,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你这个家伙,比起那个姓姜的惹人厌的混蛋,可有意思多了。”

    叶晨枫尴尬地摸了摸头,仿佛又想到了什么,旋即询问道:“对了,姬……姬哥,方才那姜帛瑜言语中提到的酒宴之事,你今晚会去吗?”

    姬紫月双手叉腰,冷哼一声:为何不去?姓姜的摆明了是设下鸿门宴,就等你上钩了。

    作为你的大哥,本姑娘如此人美心善,又怎会看着你往火坑里跳却坐视不理呢?”

    叶晨枫暗暗松了口气,有了姬紫月的存在,他倒是不必过于担心姜帛瑜了,而且爆炎血纹虎也不用暴露出来。

    他连忙再次抱拳拱手,连连谢道:“那小弟就多谢姬哥了。”

    说完,叶晨枫却产生了一种古怪的感觉。他竟然莫名其妙地想抽自己嘴巴子,他觉得自己是在利用姬紫月,因而产生了一种古怪的负罪感。

    姬紫月并不知晓叶晨枫心中的怪异负罪感,她只是摆了摆手道:“不打紧不打紧的,要不是我外祖母派我……啊不对不对,要不是我无意间路过这里,也不会收你作小弟。

    本姑娘既然当了你的大哥,自然不能再让你被姓姜的欺凌。”

    说完,姬紫月连连拍了拍饱满的胸脯,虚惊一场的样子。

    还好自己没有说漏嘴,不然回去又要被外祖父骂了。

    叶晨枫却是眉头微皱,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困惑。

    她的外祖母派她什么?派她来救我?那她的外祖母是何等存在?她的外祖母与我,与黎老,亦或与顾老狗,莫非有何联系不成?

    种种猜测在心思细腻的叶晨枫心中浮现,但越是往深处想,他越是一头乱麻,当下只得摇了摇头,不再思忖方才姬紫月言语中透露出来的蛛丝马迹。

    随后,叶晨枫将张小顺扶起,给了他一枚疗伤丹药,在姬紫月的护法下,就地盘坐,缓缓恢复着己身的伤势。

    看着二人盘地静坐的身影,百无聊赖的姬紫月时而扯下一根狗尾草,轻轻含在嘴里咀嚼,时而又用灵力将树上的灰鸟抓住,放在白嫩的掌心中把玩。

    就这样,当天空上挂满繁星时,二人终于醒转过来。

    叶晨枫宽慰了张小顺几句,目送满含感动泪水的后者离去后,方才和姬紫月朝着姜帛瑜所在的窑洞走去。

    一路上,经过旁敲侧击,叶晨枫才知道,姬紫月的身份竟然是器阁龙氏夫妇的外孙女,那姜帛瑜垂涎她的美色,多次请求其师顾长安前去提亲,只是均未有果。

    但那姜帛瑜贼心不死,纠缠着姬紫月不放。长此以往,姜帛瑜这般惹人厌烦的姿态,竟是让姬紫月产生了一丝诡异的畏惧之感。

    姬紫月不是没尝试过动手教训姜帛瑜,只是二人实力相当,她又耐不住姜帛瑜那般没皮没脸的姿态,最后也只能落荒而逃。

    于是在这般融洽的交谈之下,二人不知不觉间,便来到了中等窑区内的一个窑洞门前。

    这个标注了三号的中等窑洞,不但比叶晨枫的下等窑洞要大,而且灵气更加充裕,倒是让叶晨枫羡慕不已。

    对于叶晨枫这般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姬紫月撇了撇嘴道:“这有何好羡慕的,本姑娘也有一个中等窑洞,待会赴宴出来后,我带你去看看。”

    叶晨枫脸色一红,连连摆手示意姬紫月不必带自己去她的住处观瞧。

    这时,一道身影推开洞门,走了出来,正是那孟大川。

    此时的孟大川,伤势恢复后,苍白的脸色渐渐回暖,他恭敬垂首,面带殷勤笑容,客客气气地做出引客之势:“姜少爷已然在洞里等候多时了,二位客人,还请快快移步赴宴吧。”

    姬紫月和叶晨枫也不客气,丝毫不把孟大川放在眼里,直接大踏步走进窑洞之内,全程没给孟大川一点好脸色看。

    待到二人进入窑洞后,孟大川嘴角的殷勤笑容缓缓凝固,转而变成了阴寒的冷笑。

    希望待会,你小子还能有这般从容姿态!

    进入三号窑洞,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空旷的大厅。

    大厅之上,悬挂着一盏琉璃圆心灯,散发着橘黄色的暖色灯光。灯下却吊坠着一块块方整的碎晶,隐隐有着幽幽冷光闪烁。

    大厅四周洞壁镂空,雕刻着无数栩栩如生的珍禽异兽,更有一块块以高耸的嶙峋怪石为底的奇特浮雕遍布。

    大厅正中,一卷丹青色绸缎蜀褥横铺其上。蜀褥的表面,纹饰着百鸟朝凤的图案,显得尊荣华贵。

    蜀褥之上,摆有一张朱木材质的四足炕桌,古色古香。

    四足炕桌之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珍馐佳肴,隐隐可见其上升腾的丝丝缕缕的热气。

    桌案周围,则是四张浅褐色的四出头官帽椅。

    蜀褥的四个拐角,诡异地摆放着四个青铜小炉,炉内缓缓飘出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青烟。

    此时,身坐主位的姜帛瑜正脸上带笑地看着二人。

    在他旁边,坐着一个身着白衣,头戴黑巾的冷峻青年。

    青年长相平凡,但头上那条黑巾却是大有讲究,竟然纹饰着一头极为诡异的地魁。

    那头赤身怒吼的地魁,有着棕红色皮肤,头上则长着一个暗绿色独角。

    姜帛瑜轻咳一声,打破了这空旷大厅的寂静氛围,而后笑着道:“紫月和小兄弟果然都是守信用的人,没有辜负姜某的拳拳好意。

    来来来,姜某早已备好酒菜,你二人不妨坐下吃尝一番。”

    姬紫月冷哼一声,拉着叶晨枫的手便坐在了姜帛瑜的对面。

    叶晨枫脸色出现一丝不自然,他偷偷看了姜帛瑜一眼,却发现后者脸上并未出现丝毫的变化,当即心中一凛。

    看来,这个城府颇深的姜帛瑜所图非小啊,我得多加留心才是,不然着了此人的道就没地方找人诉说了。

    姜帛瑜面带微笑地拍了拍手,不消片刻,准备多时的孟大川便缓步走来,恭恭敬敬地端上一个紫檀托盘。

    托盘之上,安安稳稳地放着一只天青色的壶殇。

    只是壶殇中虽有美酒,人心里却有歹意。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