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情商专精,欺上瞒下

    新人的事,是不好随便上报的。

    会显得没主见,没担当,影响考评,可叶寒这……胡斯坦又真的不敢怠慢。

    因为他最知道叶寒这样的大才,村里是多么的缺!

    来了个诺贝尔奖级的猛人?

    不仅专业是生物化学方面的,年轻时候还拿过奥物、奥数银牌,就是说,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理科四大项,这家伙一个人就能包圆了。

    华夏村科研力量严重不足,大多数领域的深化学习只能去求米村,或者自己翻教材、看视频的窘境,可能随着这一个人的到来而终结?

    胡斯坦的汇报,确实引起了华夏村高层的重视。

    可一番紧急开会磋商,最终答复是:就照老规矩,不许搞特殊!

    “可,可……这真是大神啊!”胡斯坦还想挣扎一下。

    “在科研方面他或许真的很强,但在纤维竞技场,他就是一个新人。”

    “你是想要一个就能指导你两三个月的大神,还是想要一个能指点你两三年甚至更久的资深纤维选手?”

    高层的回复有点官方,但也真实。

    再大尊的神,留不下也白瞎。

    两三个月的发光发热够干什么的,一门课都未必讲得完。好歹得让他熬过新人关,步入正轨的。

    虽然新人期的胜率要求仅为三分之一,对地球这样的末法纤维而言,却是最难的阶段。

    捱过了,虽然胜率要求高了,淘汰率反而会渐渐降低,直到游戏难度提升到此间的修炼方式渐渐跟不上的层次……这个稳定的阶段,差不多能持续两三年。

    “所以,叶神,你看……”攥着村里的答复,胡斯坦讪然。

    “所以,谈判破裂了?”叶寒并不意外。

    成功,失败,无非这两种可能性罢了。

    这,这是谈判吗?什么时候?怎么开始的?

    胡斯坦懵逼,眼睁睁瞅着叶寒推了饭菜,起身,往外走。

    “叶神,你干嘛去?”

    叶寒恍然抬头:“哦,没事的。反正我的学问,向来让人教的少,自学的多……破裂了就破裂了吧。”

    瞅着胡斯坦呆滞的眼神,他拍拍脑袋,排出十个纳币:“这是饭钱,应该够了吧?”

    这意思就是……一拍两散?两不相欠?

    “不够?……是之前的讲解也要收钱吗?”见胡斯坦仍呆呆的不说话,他微微皱眉,“那算多少?好歹说个数。”

    “叶神!你等一下!等一下!咱们再商量商量!”胡斯坦终于出声,声嘶力竭。

    这家伙来真的?林画、陈璐面面相觑。

    新手引导员是一对一的,根据属性。

    所以就是胡斯坦带叶寒,林画带苏星眸,李轴带庄威……肉1体专精受歧视,高一本就归不对口的陈璐了。

    作为叶寒的引导者,胡斯坦一路反向跪舔,林画、陈璐和李轴是有些看不惯的,所以一直冷眼旁观,直到此刻。

    “这家伙,叶寒他……情商多少啊?”林画拐弯跟苏星眸打听了一下。

    苏星眸真知道:“听说是40-1。”

    嘶……陈璐、林画忍不住抽冷气。

    40力量,就相当于一直虚弱;40敏捷,神经反射长达半秒钟以上;40免疫,那就是有病;40情商……几乎等于缺心眼啊,还-1。

    所以,还真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叶寒知道自己情商低,讨价还价是做不来的,所以谈判向来简单粗暴,要么成,要么散,没有中间选项。

    所以通常特聘教授都是要项目资金,他不仅有自由支配的资金,还有一间订制的实验室;别的特聘教授有签三年的,有签五年的,能否转正还要看成绩,他就是三年,而且到期一定正教授……

    如果没实力没成果,他的方式就是自找打脸,会被狠狠教做人。

    然而他有实力有成果,结果就是一力降十会!

    “一起?”陈璐用眼神示意林画。

    显然胡斯坦一个人搞不定了,她的意思是,大家联手跟上边请示?

    “不好……”林画摇头。

    叶寒的策略,她的情商自然一眼看穿。

    一起请示或许有用,更可能没用,因为村领导也要脸啊——刚刚说不行就被硬怼,当村领导不是干部啊;还得顾及影响——这样的口子不好开,一旦开了,以后的新人还怎么管理?

    “那怎么办?”陈璐无奈了。

    李轴智商58,情商59,并不是合适的商量对象;胡斯坦也差不多,刚及格……

    能指望的,也就她俩了。

    林画不慌不忙:“很简单。”

    这就是展现她情商专精,左右逢源、长袖善舞的技术的时候了。

    对叶寒,她是这么说的:“要么合作愉快,要么一拍两散,叶教授,你的决心我们知道了。可是这个事,眼下我们没法再上报了,上头会发飙的……”

    “诶,你先别急。虽然没得商量,不代表没有操作空间。毕竟我们才是引导员,你特训什么情况,进展如何,上头也要听了我们的汇报才知道。”

    “所以,你有什么要求和打算不妨直说,看看咱们能不能商量个法子,你呢,别把村领导都得罪死了,我们呢,也好跟上面有个交代,doublewin!你说是不是?”

    而对另一头,她是这么说的:“秦村!会长!boss!那家伙就是个棒槌,根本说不通啊!眼瞅着要一拍两散了!”

    “要您们收回成命?不不不,这您们的脸往哪儿搁啊,是不是?我就是想讨个授权,特殊人物特殊对待,您们就暂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呗,这样反攻倒算也有主动权是不……”

    “真的,真的超特殊!先天智商100,出试炼关就+7了,您们听过吗!可能,智商太发达把管情商的地方挤萎缩了吧……情商就40还-1,是真没法谈啊……”

    讨价还价这种事,对有的人如同一块铁板,拿倚天剑都插不出条缝来;对有的人,就叫牛刀小试,游刃有余。

    至于林画,她能让一艘航空母舰在缝里进退自如……

    那,叶寒究竟有什么计划呢?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