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溜

    日落西山,整个碎石空地像是被披上了一件薄纱。

    浓眉青年看了眼天色,对着李凌虚一行人道:“时候不早了,若是再拖延一会儿,这山中妖兽集聚,免不了一番麻烦。”

    这浓眉青年为何有一丝熟悉之感?

    李凌虚看着浓眉青年,心中不解,但当下也不宜多想:“继续吧。”

    虽然城主府和四海商会都在此处,此刻却没有找李凌虚的麻烦,想来也是因为齐老这个宗师存在,眼下也不是找麻烦的时候,所以反而安静了许多,李凌虚只是微微诧异,倒也没有过多的关注。

    众人无法感知到李凌虚的实力,但也能从在场的几个大人物的态度看出一些端倪,也没有什么质疑。

    碎石空地上,十几个先天武者分立而站,大阵最前方,便是齐老与那浓眉青年,站在前排的乃是各大势力的领头人物。

    李凌虚此刻倒是站在人群中间,与余思娴并列。

    倒不是李凌虚刻意站在余思娴身旁,而是余思娴有意无意站了过来。

    李凌虚再次一拳轰出,配合众人的武技,轰在了大阵之上。

    余思娴瞧了李凌虚一眼,眸子中满是冷冽之意,轻声道:“你居然骗我?”

    余思娴又不傻,当日也是情急,如今看到李凌虚的实力比起她都不弱上几分,什么妖蛇追杀?投河自尽?

    李凌虚感觉到脸上一寒,迎上那冷冽目光,讪讪一笑:“没有啊,我说的可是真的。”

    余思娴贝齿紧咬:“你明明就是骗我,你实力丝毫不弱与我,还说什么被妖蛇追杀,投河自尽。”

    李凌虚面上一红,无奈道:“当时也是逼不得已,咳咳,都过去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余思娴手中一招甩出,恨恨道:“那你那日有没有看到什么?”

    李凌虚一滞,面色僵硬,不自觉又浮现出当日的情景,若非在场人多,恐怕鼻血都会忍不住流出来。

    余思娴看得李凌虚这幅表情,哪里还不知道?怒道:“你……哼!”

    余思娴手上攻势一转,对着李凌虚就是一拳打来。

    李凌虚正在卖力的攻击大阵,此刻也没想到余思娴突然攻击,心中一惊,急忙运转灵气,后退三丈,才堪堪躲过这一招。

    不过站在李凌虚旁边的武者可就没那么好运了,被突然袭击,整个人在碎石地上滚出好远,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满脸疑惑。

    “是谁?我艹”

    余思娴歉意地看了那名武者一眼:“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那武者也是倒霉,正在运转力量攻击大阵,哪里想到人群中的人突然出手攻击于他,不过看到余思娴那清纯的道姑打扮,也是喃喃地说不出话来,脸上怒意也是消了一大半。

    李凌虚堪堪躲过一击,暗道好险,看向余思娴又要追来,大声道:“我真没看到……”

    余思娴感觉到打错了人之后,怒意更甚,这还是个男人吗,只知道躲,气死本姑娘了。

    碎石空地上,众人纷纷停手,看着眼前一幕,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二当家不解,开口劝道:“这位姑娘……”

    宁扬打断了他的话,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二当家的,这是别人的私事,你就别掺和进去了。”

    二当家疑惑不已,李凌虚随他们也是有着不少时间,但也从没见他于哪个女子有过来往啊。

    不过又想到李凌虚本身相貌与实力皆是不俗,加上各种技艺加身,而眼前余思娴更是一副道姑打扮,不由得想到了那日李凌虚的一身道袍,心中也是明白了过来,露出了一丝原来如此的笑意。

    龙箐芸看着两人在场中不停追逐打斗,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

    宁扬正要解释,二当家抢答道:“这女子应该是李凌虚的同门,此次前来估计也是寻找李凌虚的。”

    龙箐芸更为不解:“既然是同门,为何还要出手相斗?”

    宁扬得意一笑,故作高深道:“箐芸,这你就不懂了吧,李兄弟刚才大喊我真没看到,那肯定有了误会。”

    “这误会嘛,嘿嘿嘿,那肯定就是李兄弟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二当家好奇心上来了,三当家等人也是围在了宁扬身后,显然对于李凌虚的八卦似乎很感兴趣。

    宁扬眼珠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道:“你们觉得一个女子有什么能不让男人看到?”

    众人都是在思考着问题,三当家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拍手掌,大喊道:“你是说,李兄弟看了这位道姑的身子?”

    余思娴正在半空,追着李凌虚暴打,而李凌虚理亏,自然不会还手,更何况,他认为,打女人是一种弱者的表现,凭借着灵气裹身,速度比上余思娴倒是快上了许多。

    余思娴听到三当家的喊声,差点身法失误,从半空中跌落,这下没脸见人了,这么多人都知道了,当下怒气更甚,身法更为灵巧,追着李凌虚的速度也快上了几分。

    李凌虚也听到了,回头一看,见到余思娴的俏脸红霞满布,眼中却是冰冷的杀意,大喊道:“三当家,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啊。”

    在场众人,先前还有些疑惑这道姑为何追着李凌虚暴打,眼下听到三当家的喊声,眼中也是怒火中烧,这李凌虚也太不是个东西了,看了人家姑娘的身子,还不肯负责,也顾不得打开大阵了。

    宁扬见得余思娴追着李凌虚,手中武技不停,喊道:“李兄弟,女人生气不要紧,只要抱住她,亲上一口,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龙箐芸秀眉微蹙,冷笑道:“看来小王爷懂得挺多。”

    宁扬尴尬一笑,搓手道:“我哪里懂这些啊,都是看书学的。”

    龙箐芸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宁扬看着场中,不断给李凌虚加油鼓劲,出着主意。

    李凌虚恨不得杀了宁扬这个王八蛋,宁扬只要一开口,余思娴手中的武技就更加频繁,直指要害。

    李凌虚回头恨恨盯了一眼宁扬,吓得宁扬脖子一缩,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李凌虚知晓余思娴可能是真的生气了,眼下也顾不得进入伏龙谷了。

    一个字:“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