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血蛊咒

    “箐芸,别这样说,都是我不好。”

    宁扬此刻也不复此前的文雅青年模样,变成了一个行将木就的老者,面色皱褶横生,不过好在修行的功法高深,此刻比起众人来说,倒是情况最好的那一个。

    龙箐芸轻咬薄唇,闭上双眼,别过头去,再不多言,生怕再多说一句,宁扬又会苍老几分。

    “啊……”

    人群中,再度传来几声凄厉的惨叫。

    “老二……”

    “二哥……”

    龙箐芸与三当家同时出声,泪水早已噙满了双眼,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二当家化作一地枯尸,他们却无可奈何。

    随着血阵的血气翻腾,十几个武者,能够勉强坚持的人也只有六人而已。

    除了齐老丶龙箐芸丶宁扬和三当家,便是肖进中与那秦玉田还在苦苦支撑,就连飞花宫的于长老,此刻也是步了二当家的后尘。

    在座剩下的众人,除了宁扬一个人是先天中期的人,其余都是半只脚踏入宗师之境的人物,如今也只能任人鱼肉。

    肖进中此刻也是如耄耋老者,面上生机渐无,那秦玉田,原本是一个肥胖中年,此刻也是瘦得不成样子。

    这血阵抽离所有人的精气血气,使人快速衰老,实在诡谲难测。

    宁扬深深看了一眼龙箐芸,叹道:“箐芸,我送你出去,你要保重!”

    众人一听,差点心神不稳,立马继续压制那股吸扯之力,看着宁扬的眼神之中,满是疑惑不解与惊喜,既然你有本事送人出去,为何现在才说?

    宁扬苦笑一声,道:“我本以为会有人来救我们的,我已经暗中发了传音符。”

    “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了。”

    “这法咒是我多年前历练得到,名为血蛊咒,据说乃是魔教的一种禁咒,我此前一直不敢学,这几日才勉强学会。”

    “只要我在你身上种下血蛊,你便可以瞬息脱身千里。”

    宁扬也是感受到了其他人的目光,气息微弱道:“这法子我目前也只能送一个人出去。”

    那秦玉田再也顾不得其他,连吸扯之力都懒得压制,此刻面目狰狞,就要出手制住宁扬。

    可谁曾想,秦玉田刚一放手,整个人就更为苍老,连走半步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恶狠狠地盯着宁扬,再度压制。

    那肖进中虽然眸中也满是意动,但最终还是幽叹一声,放弃了这个打算。

    龙箐芸美眸中满是不可置信,道:“我不走,你自己走吧,快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宁扬摇了摇头,这时候反而露出一抹微笑,道:“我不会走的,我若是想走,我早就走了。”

    “以前,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喜欢你。”

    “到现在,我也说不明白,但是看着你这样痛苦,我真的很难过。”

    “我多想和你在一起啊。”

    “希望来世,我们再也不要像这样了,好吗?”

    说完,宁扬趁着龙箐芸不注意,手指一点,一滴精血从他干枯的指尖点出,直指龙箐芸的眉心。

    龙箐芸美眸睁大,看着宁扬,泪眼婆娑,大声哭喊道:“好,我答应你,来世,我们不这样了,但你别让我走,我在这里陪你。”

    “我不走!我其实什么都知道,可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爹之所以不帮我,是因为上面的人一直给压力,我都知道,你爹也同我说明了,我从第一次见你,也喜欢上了你,你知道吗?只是,大业未成,哪怕我们在一起,你爹的神将府依旧逃不出那群人的手掌心,你明白吗?”

    “我们不争了,我们来世,好吗?”

    宁扬听到龙箐芸这一番话,总算露出一抹如释负重的笑意,道:“箐芸,我们来世再见。”

    龙箐芸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轻飘飘的,看着眼前的宁扬已经放弃了压制那吸扯之力,整个人苍老的速度以倍递增,手中的印决不断变换,口中念念有词,都是听不懂的繁语。

    龙箐芸知道宁扬要做什么,大喊:“不,宁扬,你不能这么自私,就算我出去了,我也不会独活的。”

    宁扬微笑地看着龙箐芸,眼中满是柔情蜜意,当他的手指转完最后一个印决,龙箐芸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只剩下了一滴此前宁扬的精血,随即很快被血阵吸收。

    当宁扬做完这些,整个人感觉眼皮子沉重如山,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齐老也是缓缓合眼,不忍心看下去。

    嘭~

    一声巨响传来,整个山洞都是被震得颤了颤,山石滚落,砸在血阵的血雾之上,泛起阵阵涟漪。

    那妖蛇冷眼看着刚才那一幕生离死别,看着龙箐芸消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正要施展手段找寻,被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巨响吸引,离开了大阵中枢,闪身来到了洞口。

    洞口外,余思娴踏空而行,手中多了一个八卦道印,此刻正对着血阵发出又一道攻击。

    “是你!”妖蛇大吃一惊,又看到站在余思娴身后的那个青年,眼帘一缩。

    这几日,他一直都在刻画大阵,对于场中的众人并未过多关注,此刻才发现,原来还有着漏网之鱼。

    本来余思娴同李凌虚二人就不在他的计划之中,来到此处是他的意料之外,之前大阵开启,这二人倒是并未跟进,并未多加留意,此刻看到余思娴居然也进来了,心中更是震怒。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呵呵呵,也好,正好少了一个人,拿你来作血食也不差。”

    妖蛇正愁着哪里去找一个先天武者来替代那逃走的龙箐芸,此刻余思娴送来门来,倒也不用那般大费周章了。

    谢离看得妖蛇出洞,也是提醒道:“师姐小心,这便是那妖蛇了。”

    余思娴微微颔首,目光却是死死地盯着那上空的血红骷髅,美目中也是闪过一丝怒意。

    他们二人远在几十里外,就看到这天上的血红骷髅,知晓血阵已经开始,更是半分不迟疑地追了过来,没想到,这血红骷髅的壮大速度比起她预想的快上了好几倍不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