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再加把火

    真难呀,太复杂了。

    尽管已经预想到困难,也做了充分准备,但真正推行的时候,才发现还是考虑不周。

    首先就是房源信息核实。和抽样调查不同,现在是要准确核实,因此必须不留一丝水分。关键是不同房源水分不同,有的稍小些,有的则水分很大;有的是查无此房,有的则似是而非;有的水分仅一类,比如房屋周边环境;有的则三四项全占,不但位置、布局、房态不同,房价也五花八门好几种。

    其次就是房源重新归类,这也不是容易工作,本身这些房源登记就处于多个阶段,同一位置的表述就可能大相径庭,再加之之前疏忽、不重视等原因,更增加了难度。所幸有房产局帮忙,才少走了许多弯路,但仍然并非坦途。

    诸如阅历、知识结构、自我要求等差异,也对工作人员的核实结果产生了影响,有的甚至还非常之大。另外,业内一些阻力也随之显现,烈度也不尽相同。

    再难也要推进,这是丁驰下定的决心,也是对公司推行真房源服务的总体要求。终于,经过两周多前期探索与推进,核实工作理出了眉目,尤其众多核实原则得以统一、核实方法得以固定,核实进度和效率大幅提高。

    一九九四年三月一日,卫都大学正式开学,丁驰又恢复了“两点跑”、“三头忙”的状态。

    学校和公司虽然处于不同行政区,距离也不近,但丁驰常常往返于两地之间,而且也经常“捎带脚”,整个时间调配很是合理。

    学习必须抓紧,学生实践也不能懈怠,公司健康发展更是首要任务。丁驰一时忙的脚不沾地,学习自是没有落下,学生实践也开展的有声有色,只是公司发展仍不乐观。

    反正也适应了丁驰的状态,老师和同学们并未追问,但大家清楚,丁驰外面肯定忙着什么。

    推进,推进,

    房源核实已然过去月余,真实度与抽样类似,物理真实率不足两成,百分之八十多全是无中生有。

    房源已经或正在逐步确认,相关营销工作自也按实际操作,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

    “丁总,现在每日客流不足一百,而且七成都是一走一过,真正询问的也就二十人左右,这个数字也太低了,看趋势还可能更低。”萧丹语带担忧。

    “这也正常,虚构房子逐步减少,客源肯定相应缩减,这些人中意的房子不存在了嘛。相比之前的假繁荣,这种真实反而更踏实,也更能经得住时间与现实考验。”丁驰语气平淡,“当然了,我说的很笼统,具体情形肯定会有多种。”

    萧丹接了话:“有人发现房子突然消失,便打电话询问,确认信息后就没了踪影,有的干脆直接不来了。还有的是得知了房源真实信息,与期望值差别很大,也就没了兴趣。对于房源变化情况,少数人知道实情并理解,大部分则是责骂不已,说我们现在在耍花招,用的是饥饿营销战略。”

    “日久见人心,只要我们坚持真实与真心,迟早一定会得到理解与支持。”丁驰说的很肯定,但其实心里已经打鼓了。

    萧丹只是“嗯”了一声,并未表态。

    正这时,财务会计陈大姐送来一份传真,然后和萧丹一同离去了。

    优惠方案?看着手中纸张,丁驰犯了嘀咕。

    传真是总公司发来的,内容是对加盟费优惠。其中季度性提前打九折,年度性提前打八折,新店面提前则打七折。丁驰自是没有增加店面打算,现在这一个店还没收益呢,不过却不能不关注优惠本身。

    各行各业都在搞优惠,再普遍不过了,丁驰自是能够理解。可让他不解的是,就现在这样一种现状,总公司不想着去伪存真,却还在大肆扩张,是要干什么?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过?

    在对优惠举措怀疑的同时,丁驰还有多个其它疑问:袁缘了解实情吗?袁缘其人究竟如何,是之前对其了解不够全面,还是并未看到本质?袁缘是“笑弥勒”还是“笑面虎”呢?

    “笑面虎”三字刚一跳出脑海,丁驰吓了一跳,眉头随即皱得更紧。

    就在丁驰对袁缘生疑的同时,属下老杜也正向袁缘汇报丁驰的情况:“董事长,实在太不像话了,分公司必须服从总公司,必须在总公司安排框架下工作。可卫都倒好,不但不服从,还自搞一套。应该也没向您请示汇报吧?他们要干什么,丁驰想干什么?”

    “你说呢?”袁缘反问。

    老杜冷哼了一声:“纯属瞎胡闹。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嫩瓜蛋、楞头青一个。”

    袁缘笑着道:“人家还是学生一个,能有如此作为已经很不错了。老杜,你儿子比他还大吧?”

    “嘿嘿,我儿子就是娇养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只知道花钱、泡女人,要是能有丁……生子当如小丁驰呀。”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老杜又追问道,“袁董,我们怎么办?不能任由他那么胡闹呀。关键还不止分公司,好多同行都有意见了,有人更是嚷嚷着要找咱们说道说道,说是要剃大刺头。”

    “别听他们瞎叽歪,先回去吧。”袁缘绷起脸颊,挥了挥手。

    “可,他……”老杜支吾着,离开了董事长办公室。

    袁缘身子后仰,靠在椅背上,右手轻轻叩击扶手,双眼凝视前方顶棚,不知在想着什么。

    过了足有十分钟,袁缘坐正身体,按下免提,拨出了一个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里面传出老年男子声音:“董事长,您好!请吩咐!”

    袁缘拿起听筒,问了一句:“老杜跟你说那事了吗?”

    “哪事?哦,说了,说了。”急急应答之后,对方请示道,“我们该怎么办呢?”

    “你应该知道吧?”

    “应该……加把火?”

    “对,再加把火,旺些好。”肯定回应后,袁缘直接摁下听筒,嘴角浮上了一抹笑容。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