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艺术

    薛飞说的那叫一个大义凛然,松子小姐姐听的那叫一个san值狂掉。

    “我要把你这个混球给揍扁!”

    因为暴怒,松子小姐姐的头发根根直立,有那么几分蛇发美杜莎的感觉。

    “喂,你知道吗?当我以这种造型战斗的时候,我的身上就写着两个大字‘无敌’!”

    薛飞双腿一蹬,产生了音爆的效果。

    此时他的速度已经快到了和瞬移没有什么区别的程度。

    一击直拳送出。

    松子用手臂外侧以一种外切的方式挡住了薛飞的直拳,两股澎湃的能量相撞,在极小的空间之中产生了多次的爆炸。

    “平角裤平角裤平角裤平角裤!”

    逆风从心,顺风浪的薛飞又开始了自己的骚话攻击。

    薛飞变拳为掌,向着松子的手腕抓去,一套擒拿之术施展开来。

    松子也毫不示弱,擒拿与反擒拿,见招拆招的打了起来。

    “上一个敢这么说话的人,坟头草都比你高了!”

    “你居然敢如此对地表最强男人说话,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呢!看我帝王引擎的厉害!”

    “你这信息量太大了,我连吐槽都不知该从哪里开始了啊!”

    松子小姐姐一个回旋踢,直奔着薛飞的脸而去。

    薛飞丫就是一个狼人,比狠人还要多上那么一点,对这回旋踢,他不闪不避,直接用堪比城墙的脸皮去硬抗。

    “砰!”

    夸张的音效再度出现在这片空间之中。

    两人战斗产生的余波在岛上空间扩散着,岛上大大小小的魔物都拼了命的缩着脑袋,不敢露头,生怕死于不明AOE。

    “你这见鬼的防御力!”

    “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薛飞放肆的嘲讽着,“你若是现在认输我还可以给你一个痛快!不然……”

    “不然后面是什么?”松子小姐姐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问着。

    “呵,那种超纲了的内容,我怎么可能知道哦啊!”薛飞总是能够把那些羞耻异常的台词说的一本正经,这应该也算是一种天赋了吧。

    “有本事这招你也用脸接啊!”

    松子小姐姐用手搓出了一个超大号的暗紫色的螺旋丸来。

    “呵,你当我傻的吗?”薛飞做出了完全违反人体结构的JOJO立来,“吃我金色波纹!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略显莫名其妙的招式再度在空中碰撞,产生了近乎核爆的夸张效果。

    两人从清晨战至黄昏,又从黄昏战至清晨。

    两人的战斗高潮迭起,呼号连天,激情四射。

    大战了三天三夜也未能分出胜负。

    “你居然还有劲!”

    松子小姐姐也无法再保持自己那出尘的姿态,大口喘着粗气。

    “你也不赖啊!真的能打那么久!”

    薛飞那边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累到连说话都断断续续的不说,就连身上那黄色的紧身衣都变得破破烂烂。

    “就……就让我快些结束这场战斗吧,我……是真的没劲了……”

    “呵,你凭什么和我打!你凭什么结束战斗?!”

    薛飞拿出了一个金色的天平来。

    “就凭它!”

    “什么……”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松子小姐姐便被金色天平射出的光线给击中。

    松子小姐姐的头顶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天平的缩影。

    天平飞速的摇动着,似乎是在称量着某种物体的重量。

    “啊啊啊啊!”

    小姐姐抱住自己的脑袋哀嚎不以,她觉得自己的大脑快要别撕裂开来了。

    若是站在薛飞的角度去看,你就会发现此时的松子小姐姐,就像是出来故障的电子程序,整个人都虚化了,并不断生成杂乱的波。

    【善恶的天秤】

    【被攻击的人将被强制分成善面分身和恶面分身】

    【使用者将强制进行一次sancheck】

    天平的幻影逐渐的趋于平静。

    但松子小姐姐却似是承受了更大的痛苦,“啊啊啊!”

    在一次特别剧烈的波动之后,松子小姐姐分成了两个,一个身穿白裙,一个身穿黑裙。

    双子之间并没有上演什么善恶之争的大戏,而是一起转过头来准备找薛飞算账。

    可谁知此时的薛飞却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一副不久于人世的模样。

    是的,薛飞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不适合适应这个道具的人了。

    Sancheck理智值判定,对于一个正常的玩家来说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顶多是觉得有些头脑发昏罢了,但薛飞就不一样了,他的记忆被人封印过,身体之中还有着第二人格的存在。

    在意识宫殿的最深处。

    薛飞呈十字形被人绑在了一个木桩之上,他的面前是另一个薛飞。

    “放我下来!你个混蛋。”

    “上次趁着我睡觉时的空当,冲进来从我这搜刮了一波记忆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放你下来呢!”

    是的,薛飞和乔䶮撒谎了。

    他和他的第二人格并没有他所说的那般和谐,那次记忆的突然的获取也不是那么的轻描淡写。

    “啊,烦死了!”薛飞习惯性的就想要去挠头,但手被绑住了,不仅没有成功的挠头,更让自己白白受苦,“你说我能怎么办嘛!乔䶮一副怀揣着深刻觉悟的模样,在那里搞来搞去的,我能怎么办嘛,我也就只有从你这骗点记忆来稳住他咯!”

    “哈哈哈哈哈哈!”二号捂着肚子放肆的狂笑着,“还真的是像乔䶮那个傻叉会做的事情呢!我该怎么说他好呢!真的是个可爱的孩子呢!”

    “你这种笑法就有点过……”

    “闭嘴啊,你这个像狗一样的家伙!”

    “我们两就是同一个人,你骂我,骂的这么嗨有什么意义吗?”

    “切!”二号一副我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丢了一个薛飞的表情。

    “好了,别闹了,放我下来吧,我要回去了。”

    “你不觉得说这种话有些天真的过头了吗?”二号不知从哪里弄出了一根木棍,在本体之上不断戳戳捣捣着,“我被囚禁了一万年,又被逐出了自己的故乡,现在你又来到了我的领地,你这真是自寻死路!”

    “喂喂,说出这种台词来,你真的不觉得违和吗!”

    “你就乖乖在这睡着吧,我要出去玩!”

    二号做了个鬼脸就跑掉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