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小试牛刀王天霸 二

    胡夫人被震惊:“公子,你说什么?”

    韩飞不依不饶:“请夫人回答我的问题!”

    “当然不是”

    “哈哈哈,我只是随口一问!”

    “公子怎么如此无礼!”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王天霸是什么德行,韩非也差不了太多。

    韩非总算是要面子的:“夫人恕罪,毕竟你可是昨夜,最后一个见到左司马的人,不是吗?”

    胡夫人也是一个极为聪明女子,绝对不是外表这么柔柔弱弱:“是,但最后一个见到的应该是杀害夫君的杀手!”

    前面都是铺垫,这个问题才是重中之重:“如此说来也对,听说你们还发生了争吵?”

    “昨夜夫君喝酒一直未归,我在府中等待。等接近子夜十分,夫君终于归来。可能是因为醉酒的关系,夫君情绪烦躁不安,还训斥了我几句。我一时负气,就跑回了自己房间。谁会想到,夫君他…”

    听起来,似乎并没什么问题:“那左司马训斥夫人的内容可否方便告知?”

    “夫君是军人出身,一向不甚文雅,我又心烦意乱,记不清了!”

    记不清?好吧,女人的话听听就得了,韩非继续道:“夫人可知道这房间内,有一个密室?”

    “知道!”

    韩非演技浑然天成,来到本该密室进口的他:“啊呀,刚才不小心把暗门关上了,夫人可否帮忙打开!”

    这是一个陷阱,可惜胡夫人终究是跳了进来:“我虽然知道此密室存在,但从未进入过!”

    韩非左司马府最后一个要求,也是韩非看来最关键一个线索:“正好有一件东西,请夫人解惑!”

    “夫人可知道左司马珍藏了一个奇特的箱子?”

    “曾经看到过,是夫君从百越带回来的,式样很特别。他似乎一直很珍视,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韩非似乎随意一问:“夫人佩戴的这枚火雨玛瑙,也是左司马大人从百越带回?”

    胡夫人露出太多破绽,也不在乎这一个了:“不是”

    “那是?”

    “是一位故人所赠!”

    韩非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因为这一火雨玛瑙样式像极了紫兰轩弄玉姑娘那一个:“方便告诉是哪位故人吗?”

    胡夫人再一次回避了问题:“这位故人离世多年,不提也罢!”

    该问的都询问的差不多了,韩非决定是时候摊牌:“夫人的这枚玉佩似乎有点奇特?”

    “奇特?”

    王天霸不耐烦了:“嗷呜!”

    韩非知道要加快下进程了,要不然这位祖宗要发飙了:“那玉佩悬挂位置比一般要高,似乎丝绦短了一截。”

    胡夫人是耐着性子:“不知公子何意?”

    然而韩非却等不了:“时间不早了,就直接说吧。为什么会短了一截,是不是因为这个?”刚才的密室也是有所收获的,比如韩非手中捏着的丝绦,本应是属于胡夫人的丝绦结果出现在了密室之内。这女人,说的话真是一句不能信。

    这下动容了,早干什么去了:“这是?”

    韩非又是最初的那一个问题:“那玉佩之所以短了一截,是因为之前被扯断过,而且就是被左司马扯断。夫人说不知道玉佩所在,那扯断的玉佩丝为何会出现在密室之内。那么,是你杀的吗?”

    情绪太过于激动,韩非直接把一位温柔娴淑夫人给问到无力倒下了…王天霸最开始还觉得有点儿烦躁,但是这一刻眼睛要多亮就有多亮:可以啊,本王要是掌握这门技能!

    韩非这个伪君子,明明将夫人搀在怀里嘴上却是:“我问完了,请送夫人回房休息!”

    这里的事情告一段落,韩非命人整理左司马尸体,自己则是和张良回返紫兰轩商议。

    张良:“韩兄怀疑夫人?”

    韩非:“她的确有重大嫌疑!”

    王天霸实在是看不下去这两个自诩聪明的装逼犯,一溜烟窜到了韩非的肩头:“她是本王的了!”

    额,这种事情,韩非简直了:“别人夫君刚刚才,天霸兄这样不好吧!”

    王天霸却是丝毫不容许质疑:“本王刚才获取了一个情报,以此作为交换,怎么样?”

    韩非果然是韩非,知道根本无法阻止,还不如来听听情报:“愿闻天霸兄之高见!”

    王天霸跳了下来:“弄玉是胡夫人女儿,两人的鲜血中有一种非常相近的味道!那个叫什么左司马刘意,应该不知道这一点!”

    韩非若有所思似乎想到了什么关键之处,而张良一副茅塞顿开之感:“怪不得,两人玉佩如此相近!”

    韩非果然有趣,他的脑回路和常人不同:“左司马刘意不知道,看来,这一位左司马喜当爹啊!”

    张良无奈:“韩兄,你怎么能这样!”

    不理会张良的叹息,韩非左顾右盼:“咦?刚刚还在哪里,天霸兄一会儿功夫到哪里去了!”

    张良更加无奈:“韩兄,你…够了!”

    难道不是刚才韩非与狼兄天霸做了一个无耻的交易,以情报换人。在当事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出卖掉了刚才那一位胡夫人给王天霸。张良很怀疑,自己哪一天会不会这般被韩兄转手卖个好价钱。

    一趟左司马府之行,韩非收获良多:

    第一,弄玉的身世,弄玉与胡夫人都是来自百越之地。而且,弄玉的生父另有其人;

    第二,杀手另有其人,韩非本就不认为胡夫人是凶手。如今,所有情报更证明这点;

    第三,一切的一切,都和当初百越有着千丝万缕联系。当年出征百越,除左司马刘意、还有位右司马李开,是时候调查一下当年百越之事了,而张良便是能出入韩王宫藏书最佳人选。

    “司寇大人,东西送到了!”

    机关箱这种东西还是交由专人处理,韩非与张良那里打赌就行,韩非赌半个时辰以上、理由是韩非自己尝试过一次很难开;张良赌半个时辰以内、因为张良更相信鬼谷之能。也罢,韩非也算是难得输掉了三金。。

    卫庄很累,不止是大量脑力劳动累,更是心累:有这么一群不靠谱成为队友,能不累?

    左司马刘意珍藏的箱子终于打开了,这是一个空箱子,里面只有一个符号,这个符号拥有这样涵义:生死承诺!如今左司马刘意死了,这意味着曾经的生死承诺已经被人打破了。韩非越来越好奇,这究竟一个怎样谜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