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一夜风波(一)

    韩非“子房,你一定要替我保守秘密哦”

    看这架势,如果张良敢说一个不字,今天就别想站着走出紫兰轩了“好吧,良不会与其他任意一人谈起。韩兄,这总行了吧”

    韩非自己也觉不地道,狼兄天霸最近在紫兰轩霍霍了弄玉,然后今天一白天溜到左司马府不知道干了什么坏事儿。总而言之且言而总之,这只能是两个男人还有一只狗之间不能说的小秘密。

    还好,王天霸总算知道回来,而韩非、张良已是等待多时了。今晚,韩非可是答应妹妹红莲,去看一场难得的好戏,狼兄归来的不早也不晚刚刚好。下雨了,但丝毫不影响观戏之人兴致。回廊之上,往来都是新郑小有家资、或是达官贵人家眷

    韩非与张良在后,红莲走在最前。至于王天霸则是在红莲肩膀,一条尾巴扫来扫去“今天是赵国最有名排忧演的是巫山之会,下点雨岂非别有风韵”

    红莲却不满意哥哥韩非这一番说辞“可人家的新裙子,都被淋湿了”

    韩非这一个大直男“这跟你原来的裙子不是一样吗”

    张良连连眼神示意,恳请韩兄千万不要生事。因为每一次韩非把红莲公主逗弄不开心,倒霉的总是他张良。

    红莲认认真真盯着“这是新款的,还有一个花边,正好搭配我的新发簪。哎呀,哥哥你不懂的啦”

    额,韩非今天忍住了,反倒是张良自己拉垮了岂料,这嘴角一丝弯弯笑意被发现了。结果,红莲立马调转了火力“小良子,你也笑话我”

    “红莲公主,没有啊”

    “你刚才,明明笑了”

    今晚,王天霸又有新收获。因为在韩非、红莲指引下,又记住了一个名为胡美人味道。而且,这个胡美人不仅仅是韩王的爱妾、还是胡夫人的妹妹。张良已无话,他算是“看透”了韩兄的为人,也彻底明悟了这一位天霸兄的本性;

    而韩非则是又收获一个关键性线索,那是在一个月前胡夫人与胡美人一起看戏的时候,胡夫人因一个下等仆役心神不宁。后来,这一个下等仆役就再没有出现过。在韩非的推论之中,这个下等仆役就是揭开所有谜底的关键。

    可怜的红莲,还真以为哥哥韩非是没事儿陪自己看戏。这一晚上下来,王天霸心溜了、韩非神走了,红莲也就能欺负欺负一下小良子出出气

    在流沙头号不务正业韩非、二号闷骚男张良都跑去风月之时,流沙中最任劳任怨一位已经是在调查百越之事了。

    韩国新政有两大地下江湖势力,一为七绝堂、一为毒蝎门。上一次袭击韩非的刺客,即全部来自于投靠了将军府的毒蝎门;至于七绝堂的门主唐七,是一位当年百越老兵,卫庄主动找上的便是这位唐七。于是,卫庄得到了一个消息毒蝎门刚抓到一个人,一个来自百越的人

    卫庄,目前唯一一个被王天霸多看几眼的剑客,因为其身上发散出来是属于绝顶气味。这么一个放在一人之下世界可被称为绝顶男人,今晚一个人要去亲自拜会一下毒蝎门,去要一个人、一个来自百越的人。

    注定,今晚将会是一场血雨腥风

    “站住,让你站住听到没”

    “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毒蝎门地盘撒野”

    “弟兄们,给他点颜色看看”

    毒蝎门门主“我认得你,你不该来的”

    卫庄“我已经来了”

    “你想要什么”

    “找一个人”

    好一场杀伐,哪怕是卫庄这等高明剑客,都差一点落入到了危险陷阱。明知一个陷阱,但卫庄却是不得不跳,因为他必须要带这个百越之人一起离开。毒蝎门没一个人活着,活下来的只有卫庄带出来的那一个人、一个自称是早该死去之人。除此之外,卫庄还获取一个额外消息指使毒蝎门那个人叫兀鹫,夜幕有四凶将以及杀手组织百鸟,想来这个兀鹫便是百鸟之中的佼佼者。

    七绝门与毒蝎门是敌对关系,卫庄如约根除了毒蝎门。身为七绝门老大的唐七,自然不介意透露一些真东西给卫庄,这是一个多年前故事

    那个得自左司马刘意箱子印记,是一个传闻,关于一笔宝藏,火雨山庄的宝藏。一个盛产玉石的石矿,因为玉石的颜色像火一样鲜艳,被称为火雨玛瑙,而这个矿恰好在山庄封地。山庄的主人就是因为这个稀有的玉石变成了巨富,风光一时。

    后来,三个巨盗闯入了火雨山庄、杀光了山庄的所有人,宝藏也被落入到了三人之手。那个生死盟友,即这三个巨盗之间互相约定,平分这一笔宝藏;再后来,三个巨盗死了,一同离奇死在了一个山洞之内。而宝藏,则成为一个传说。

    当年,百越发生了叛乱,韩国派军队支援了当地,刘意就在军中担任裨将。部队一开始被叛军包围损兵折将,刘意后来却反败为胜扭转了局面。而当年统兵主帅,恰好是夜幕四凶将之一血衣侯稍稍联想一下,刘意一直被视作是将军府的人、也就是夜幕的人。当年那场反败为胜,是在右司马李开战死之后突然而来一次大逆转。

    在韩国很久以前就是这样了,有能力却不投靠夜幕的人,越是能力出众便死的越快。哪怕损兵折将数万,夜幕也一定优先处理掉军中不听话之人、一切不安分因素。

    一切似乎水落石出,韩非那里很忙,他前半夜陪着红莲看戏、忙着接见胡美人,到了后半夜,韩非又忙着与相国张开地打了照面,从相国大人口中得知百越之地乃是韩王之禁忌;

    卫庄那里也很忙,他先是自七绝堂门主唐七那里得知线索,然后果断灭了毒蝎门全部。救了一个百越之人、知道了一个名字兀鹫。不仅如此,卫庄在与七绝堂门主唐七二次会面交谈内容之中,将整个百越旧事串联了起来;

    而紫兰轩中,似乎也很忙。无论是弄玉、亦或紫女,两女似乎都在忙着沐浴快眼看书阅读_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