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借你一生且含情

    陈玄青理解这儿子和儿媳对自己的心意,最终也顺着他们的好意终止了此话题,不过询问杨语轩的决定已下:"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人吧!"

    而陈兴国夫妇却也下了个决定:"不管杨语轩是什么人,也要保住父亲的一世英明。"

    他们怕失去父亲,但更怕父亲被人诓骗,最终落得人财两空的结局。

    "相对于父亲被诓骗,我更担心我们唯一的女儿。"睡前,孙涵的一句话又让陈兴国头疼无比,他们从陈雪的话语中如何听不出她对他的维护与偏爱。

    "你这两天多陪陪女儿,我明日去找找杨语轩。"陈兴国下了决定,毕竟父亲老了,太容易做糊涂事了。

    陈家一事不提,今日对于江家来说,却是足以值得纪念的好日子。

    刚上班没有多久,江伦就接到了泸海七家人的电话,接着韩进、张凡、黄元丰等纷纷来访,项目、货源、技术、渠道等纷纷落实。

    看到泸海七家人对他们的尊敬,江伦心里激动无比,直呼晚上要请七家人和杨语轩一起吃饭,却被杨语轩婉拒了。

    后面江伦夫妇只好携带江小琦参加,泸海七家人都知杨语轩本事,也知道该怎么说,所以一晚上除了商场客套,对杨语轩倒也没有多提。

    "你想好了吗?"下班后,杨语轩却去找了王奕。

    此时,他们现在公园的树荫下,来来往往的路人看他们俨然觉得是一对情侣。

    "我想好了,不过,我想知道为什么是我?"王奕此时睁着大眼,毫不掩饰地直望杨语轩。

    "因为你是同族,因为你也想改变,也因为你适合。"杨语轩微笑回答。

    "你不怕我再伤害你身边人?"王奕终于明白了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所以怒气全消,恢复了些调皮。

    "三年前,你我之争本是俗世之争;今你我所图,却是为东方之图。你伤害不了我身边人,但我更想的是你今生知所向,有所为。"

    "为什么是我呢?"王奕再追问。

    "因为你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冲劲,更有不择手段的勇气。"杨语轩此话说的毫不客气。

    "我感觉我是去当间谍的,有什么好处吗?"王奕自然也想起三年前的人尽可夫的誓言。

    "除了我现在给你的,若有伟业,我可让大道永记你今世之行!"

    "谢谢杨先生!"王奕知大道,当然知道其中意义重大,不过她又想到一事:"我对韩小亮仍然难忘,可否……?"

    "你已知星空,何必留恋一人?"杨语轩笑语问道。

    "只是心有一结,难以释怀!"王奕诚恳地说道。

    "这几日,你白天可以去找他,深夜来此处。"

    "谢谢你,杨先生!"王奕自然知道了杨语轩愿意帮她说情,心里开心了不少。

    "不过,在你离开东方之地后,你今生不得召,便不得回,你可愿意?"

    "我愿意!"

    "嗯"杨语轩听完邀请她同行。

    只见他们两人看似漫步公园,不过一会就再不见踪迹。

    来到君名山深处,杨语轩再开言:"我借你今生,当还你三世;我置你于险境,当赐予你机缘相护,你可愿意?"

    "我愿意!师父!"王奕终于等到这一刻了,激动地说道。

    "我不能做你师父。"杨语轩却摇了摇头,看她有点难受,再解释道:"师父并非一个名号,你道根未生,我传不了大道,故而照应不了你危难,所以不能为师!"

    "好的,杨先生!那等我修的道根再祈求弟子位!"王奕听到此处也释然了。

    "我这几日会陆续将会开你五官,开你灵识,让你看透世间物,听懂世人心!"

    "谢杨先生!"王奕一听激动地就要下跪。

    杨语轩一下扶起她的身姿认真说道:"我们大道拜天地人都只是躬身相拜,以后不许如此对血亲之外的任何人!"

    "哦,我知道了!"王奕第一次听到这个规矩,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跟我学!"杨语轩说完,持礼对天地人三拜。

    王奕感觉到周遭万物的回礼,更是激动地依样三拜。

    "坐定守心,我今夜先让你看世间万物!"

    王奕一听,赶紧坐定闭目守心起来,只见耳边间传来杨语轩清吟:

    我有大道心,你有卫道志;

    我有大道体,你有舍身心;

    我借天地力,赐你透视能;

    一则透魍魉,一则透阴灵;

    究其西方律,捍卫大道根;

    天可见

    地可见

    只看人间

    避神魂

    ……

    随着杨语轩唱吟,王奕双眼被霞光笼罩……

    再睁眼时,王奕目可视透草木……

    "有何禁忌?"王奕听到唱词中有提醒,所以问道。

    "聚神可透视,散神则内敛;若不是目标人物,看不透的尽量远离。"

    "什么人会看不透?比如你吗?"王奕发现也看不透杨语轩。

    "身据神魂者你看不透。"

    "我会注意的。"王奕散去了透视。

    "你还想去找韩小亮吗?"杨语轩却突然问起了此问题。

    再听此问题,王奕却在思虑后说道:"没有之前的急迫了,我觉得我会有新的大陆!"

    "嗯"杨语轩笑了笑点头,然后再沉声提醒:"我借你的这一生,借的是你所有,包括你的感情!"

    "我愿为杨先生付出所有,若有违背,杨先生可斩杀我!"王奕此话说的诚恳无比。

    "我会赐你世间自保能力,也会尽全力保你生机不灭,只是,你若有违背,我将斩断你所有生机。"

    杨语轩冷冷的一句话,顿时吓得王奕差点又要下跪:"我生生世世必不负东方,生为华人,死为华魂,若我不幸身死,请先生接我落叶归根!"

    "那是必然!"杨语轩点头答应,更是伸手握住王奕,将她带回了泸海。

    第二日,杨语轩还是踩点进去公司,但不同的是,相对于往常办公室安静地太多了。

    杨语轩心里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打完卡也站在前台不动。

    “轩哥,陈总就在旁边,快去做事啦。”黄琳不知道他发什么呆,赶紧小声提醒。

    杨语轩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就等陈玄青过来。

    “小杨,你来下我办公室。”陈玄青见他如此,只好现身说道。

    杨语轩听后,点头转身和他走去。

    路过杨爱妮办公室,杨爱妮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开口。

    陈玄青与杨语轩在办公室相对而坐,但陈玄青发现根本用气势压不住杨语轩的时候,终于看着他毫不避让的眼神缓缓问道:“杨先生,你是为我而来?”

    杨语轩笑而不答。

    陈玄青心里终于确定了:“不知需要我做什么?”

    “你认为我有何不同?”杨语轩反问道。

    陈玄青一生经历的太多,昨夜静思一夜,想到的杨语轩找他的可能,一是图财,但他之行事,并无取钱之举也无贪念可见;二是求前途,若是求前途,则会寻求机会才华尽展,然而,这些天却只做安排的事情,并无展示才华的意思;三则是鬼神之说,陈玄青心里自有天地,倒也真是个容易被灵异之事吸引的人。

    所以当杨语轩问他有何不同之时,他便脱口而出:“我感觉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杨语轩又笑而不语。

    陈玄青见他默认,心里一紧,心中自有想问之事,但这时却发现根本开不了口。

    空气一阵寂静,过了许久,杨语轩心里一叹,摇头起身就要离开。

    陈玄青见他如此,心里也叹道:“枉活人间七十九载,临死时却起了忸怩之意。”

    “先生留步!”陈玄青赶紧起身喊住杨语轩,待杨语轩立定后头,却见陈玄青抱拳相说:“我自知命不久矣,万望先生教之。”

    “你还能活多久?”杨语轩严肃而问。

    “外表生机未灭,而内心却已知不过一年之数。”陈玄青毕竟是紧握道根,道心九数之人,面对大劫难,隐隐受道心支撑,反而心态平静了下来。

    杨语轩点头确认了他的猜测。

    “生死有命,此生已无憾!” 陈玄青长出一口气: “若有归处,请先生教之”。

    杨语轩见此,正身说道:“我给陈总带来一个字,有笔墨最好。”

    陈玄青自幼喜爱书法,故而办公室笔墨常备。取来笔墨后,杨语轩展纸于空中,笔挑日月为起,做起日常功课来,人间跟灵界灵气浓度差异太大,杨语轩每下一笔,均有带动周边灵气的感觉,所以那一段时间周边的人多多少少都感觉到有些不适应。

    一字写完,杨语轩收势而立,只见陈玄青呆立当场,表情似喜又忧,整个人像是处于入定状态,杨语轩见此,也不多言,将笔墨及纸张归于桌面便退出了办公室。然后整整一天,陈玄青一个人呆在办公室,他受到的震撼太大了,同时心中隐隐感觉到什么,他需要沉思。

    而杨语轩退出办公室后,直接出得公司而去,他今天顺陈玄青请求,给他演化了天地大道,他能接受多少就得完全靠他自己了,若道字不识大道不明则此生无缘接引了。

    剩下来的时间,他也不准备再去这个公司了,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他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好好陪伴江小琦,因为这一次回了灵界,他真不知归期了;

    第二件事,就是要布局人间,其中就包括泸海七家人与事,也包括涉外的王奕;

    第三件事,就是要造化身于人间,陪伴江小琦此生无憾。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