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 186 胜出

    不管众人如何反应,却说秦血一连数拳,终将对手底细摸的一清二楚:“此人外功不错,可惜遇上了我……纵使不灭轮回印遇上了瓶颈,可要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

    “不过也给我提了一个醒,不灭轮回印在同阶中无敌,可要与绝顶高手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必须尽快找到提升的办法。”

    种种念头,在脑海中一闪即逝。

    连襟见秦血比赛中还有心思开小差,顿时又急又怒,抓住机会,再度使出了绝招:“奔雷拳!”

    拳风呼啸,卷起衣角。

    连襟被轻视,不尊重,故而含怒出手,十成魂力爆发出来,却也非同小可。

    饶是秦血身手不弱,此刻也不敢托大。仓促间,化拳为掌,抵于胸前。

    只做完这些动作,那拳头便落掌背之上,“咚咚咚咚”,秦血被撞的连连后退。

    出现这种情形,非是功力不如人,而是有心算无心之下,秦血的一身魂力,难以尽数施展,无形中吃了一个小亏。

    “哼”,秦血一挺胸膛,默运玄功,卸去周身冲劲。

    除了手臂发麻,血气略有不畅外,并无其它不适。

    可即便未受伤,秦血也不想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了,他捏紧了拳头:“身手不错,可惜,到此为止!”

    秦血打算速战速决,有问题,等打赢了再说。

    铁皮,铜膜法门,被他施展开来。

    连襟一击无功,本就失望,这时快绝望了:“你竟保留了实力,这这,这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秦血不准备解释了,一拳击出,风雷俱起。

    这等异象,让孙寒刮目相看。

    “原以为他是仗着宝弓才接下老吴的寂灭斩,如今看来,他的实力,远不止如此。”孙寒目露精光,对秦血有了新的认识,新的看法,甚至,在秦血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威胁:“半路杀出这么一个小鬼,一身修为惊世骇俗,倘若拼起命来,只怕不在我和老吴之下!”

    “不行,得想想办法。”孙寒动起了心思。

    兵法有云,上攻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暂且静观其变,倘若真的撞上了,再找他好好谈谈,如无必要,还是不要树敌的好。”这样想着,孙寒把目光瞅向了台上。

    只见秦血愈战愈勇,一双铁拳,几乎压着连襟打。

    连襟苦苦支撑,可技不如人,险象环生。

    孙寒摇了摇头:“悬殊太大,胜负已分,那小鬼的优势很明显!也不知是哪个怪胎教出来的?”

    “给我下去!”秦血运足魂力,一掌拍出,掌力如大江大河绵绵不绝,掌风如惊天海啸浪潮汹涌,转眼之间,将连襟所有退路,一一封死。

    连襟本就勉力支撑,这时被猛力一催,立刻后继乏力,节节败退。

    “啊”,连襟口中喋血,心中充满了苦涩,不甘,多少日夜的汗水挥洒,如今,却连决赛第一轮也过不去。若是败给成名高手也就算了,可事实是,他连一个无名少年也打不过,这让他情何以堪。

    此间种种,一言难尽。

    不过顷刻间,连襟被打下擂台。

    “第十一场,秦血胜!”裁判举起了拳头。

    “好好好!”吴烈眼放异光:“能接下老子全力一击,岂是泛泛之辈,区区通玄境八重,自然不是对手了!”

    “是一个可怕的,对手!”余者纷纷动容。

    对此,秦血浑不在意:“我,可以回去了吗?”

    “稍等,比赛结束后还要抽签,决定明日的对战次序!”有属官告之行程安排。

    “那我再等等!”秦血依旧走回原位,心中惦记着炼制剑魂,可脸上,却是不形于色。

    众人见怪不怪,只以为秦血本性如此,倒也无人自找没趣。

    稍顷,比赛继续。

    余者捉对厮杀,孙寒,谢光,云飞飞等人相继晋级。

    有属官负责统计结果,片刻后,他做了一个手势:“有请第一轮获胜者,上台抽签!”

    装铁牌的盒子被重新端了上来,十六枚铁牌倒扣于其内。

    胜者进,败者退,自古永存之理!

    这点,毋庸置疑。

    众人一一上台抽签。

    另有属官负责核对身份,登记号码,一切有条不紊进行着。如此,不消片刻,盒中铁牌所剩无几。

    秦血这时也走到队伍末端,排起了队。

    “纵观吾之每一步,都十分艰难,可再难,还不是扛过来了……只要撑过明日,便是一条阳光大道!”

    “今日运气不错,遇上一个武道高手,可那也是我的强项,才能轻易取胜。明日,极有可能会遇见通玄境九重修士,就没这么好对付了!”

    “不过我的恢复力强劲,胜在持久,而且论起道术,我也未必差了!”秦血一边排队,一边想着心事。

    片刻后,他跟着队伍,来到擂台前。

    属官善意的提醒了一下:“该你了,秦将军!”

    “呃”,秦血定了定神,赶紧上台抽签。

    盒中只剩下三块铁牌,秦血随手捞起一块,翻至背面,上有一个“五”字。

    “得,明天第五个出战!”秦血给属官看了一下数字,随即收起铁牌,朝休息区走去。

    斜阳余辉照在他身上,有几分落寞,孤单。

    可这落在别人眼中,却变了味:“性格孤僻,情商太低!”

    秦血听觉何等敏锐,脚步不禁一顿,本欲上前理论,可转念一想,却起了另一个念头:“且不与尔等计较,等过了明日,皆是手下败将,不足为惧。”

    心中既定,秦血更不停留,三步并作两步,往回赶去。

    回到帐篷,秦血简单吃了一点肉饼,而后布下屏蔽法阵,继续修炼。

    才运起玄功,便觉掌控力比之以往,有了小幅提升,这让他心中一喜:“果然有效,看来以后得抓紧了,凝练神念,炼化轮回盘,搂草打兔子,一举两得!”

    “万劫归心经当真是一门神奇功法,一旦修炼至深处,可化身亿万魂剑,御剑杀敌,纵横天地,遨游四极,那场面,一定十分壮观!”

    “可操纵如此多的魂剑,没有入微的掌控力,没有超强的神念,绝对无法操纵自如。”

    “咳咳,现在考虑这些东西未免为时过早,还是先把剩下的魂剑炼制出来,早点进入第三层境界再说。”

    息了诸般念头,秦血的心神,完全沉浸在修炼当中,随着观想,一股股魂力向镇魔仙剑淌去,其速度,比第一次修炼万劫归心经时,要快了许多。

    所谓熟能生巧,经过几十次的成功炼制,此刻的秦血,已是初窥门径,只要给他足够的魂力和时间,他能把万劫归心经堆到一个极高的境界,直至遇上瓶颈。瓶颈客观存在,涉及对道的领悟,难以避免,倘若悟性足够高,便可在极短时间内冲破瓶颈,进入全新领域。

    秦血催动法门,待镇魔剑中的魂力汇集完毕,再孕育剑胚,这过程必不可少。

    莫约过了小半天。

    秦血眉头突然一皱:“时辰已到,火候正好!”

    说时迟,那时快。

    秦血双手掐诀,集中精神,往前一冲。

    随着这一冲,阻隔剑魂出世的那点桎梏,再不能挡。

    一点剑尖,刺破剑衣,犹如雨后春笋,钻出了地面。

    跟着,剑锋,剑刃,剑柄,一一成形。如果此时有人入内,便能看见,秦血如老僧盘坐,吐故纳新,整个修炼过程,犹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很快,一枚半尺小剑,升至正上方,缓缓旋转,有血气垂下,照亮一室温香。

    “呼!”

    秦血长吐了一口大气,饶是他魂力渐涨,可修炼万劫归心经这种奇门功法,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依旧并不轻松。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