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千万不要沾他

    李憬和六女挺着肚子,在消食,喝着厨房煮了一下午的酸梅汤,心满意足。这时楼下传来吵闹声。

    几个蛮兵上前砸门,刚刚投效新东家的黄掌柜,赶紧把门打开,看到门外站了很多人,外边你是本地的百姓,看来是火锅的香味吸引过来的。里边是一群蛮兵,中间拥簇着两个首领模样的人。

    “老头,我们大人饿了,要在你的饭馆吃饭,赶紧的安排地方”

    “这几位爷,实在是抱歉,本店今天刚刚换了东主,还没开业呢,您几位劳驾移步看看其他酒楼,这条街都是本地有名的老字号酒楼各种好吃的不计其数。我们今天只是新东主招待下人吃饭。如果把这些东西给贵人吃,实在是大大的不敬。”

    老掌柜人老成精,当时就看出这些人不是善茬,在这西南地区,这些蛮兵土司可不是好惹的。

    “你这老头,倒是奸滑,这饭食闻着如此之香,怎么会是给下人吃的。”那个十七八岁的矮胖少年说道,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看大小足有十两。砰的一声仍在桌子上,“爷爷们,不差钱,就要吃这下人吃得东西。”

    楼下正在吃饭的护卫和几个生化人战士,豁然转身朝门口看来。

    “几位爷,不是老朽不识抬举,实在是按照本地的习俗,买卖没有正式开张就接待客人不仅是对客人不敬,还不吉利呀,您老高抬贵说,还是再去别家看看吧。说着把一锭金子又陪着笑脸交回到矮胖少年身边的护卫手中。

    那个护卫大怒,骂道:“老东西,不识抬举,我家头人的话你敢不听,要是在山寨里,就该吊死,今天我们在这里吃定了”说着抡起胳膊一个大耳光,啪的一声,把老掌柜打倒在地。

    一群人,呼啦一下就涌了进来。二十五个吃饭的护卫和生化人战士,迅速站起,同时从被斗篷盖住挂在后腰的枪套里拔出了五十只短火铳,对准了这些蛮兵。蛮兵们大吃一惊,没想到在这重庆城里居然有这么多火铳,几十个蛮兵蛮将迅速拔出长刀,迅速把两个首领围在中间。

    这时候,李薇儿姐妹皱眉,本来吃的开心,偏偏来了几只臭虫来败兴。正要发作,李憬对六女说,你们待着,我下去看看。

    双方僵持不动,伙计和厨子、掌柜都傻眼了,今天是第一天见东主,也不知道东主是哪路神仙。一看这架势都蒙了。这时,楼梯传来脚步声,李憬慢慢的走下来,来到老掌柜身边,把他扶起来。老头六十多了,哆嗦着委屈的看着李憬,捂着嘴,说不出话来。李憬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李憬走到两个首领面前,那只眯着的左眼,缓慢睁开,上下打量着这两个人,对面二人被李憬盯着看时,有一种被狼盯住的感觉。那个中年人也是经常厮杀之人,竟然莫名其妙的的优点心慌,有一种危险迫在眉睫的感觉,似乎一个不好,今天恐怕出不了这家酒楼。

    这时,光幕亮了,光幕自动开启的情况不多,但一般都有大事。客服妹妹出现,李憬问道:“怎么,有什么特殊的危险吗,你都启动保护程序了。”客服妹妹笑道:“危险倒是没有,只不过这个人你最好不要招惹,你们今天这么多火枪,杀了他们就像宰只鸡,不过只要你沾了他,就会有无穷的麻烦。”

    李憬笑了,“他是谁”

    “这个中年人,叫奢崇明,是永宁宣抚使,从四品。那个少年是他的外甥,是贵州水西宣慰使尧臣的儿子,尧臣死,子尧位年幼,其母奢社辉代领土司。奢社辉,永宁宣抚使奢崇明的妹妹。永宁和水西世代姻亲,之后会发生什么就不用我说了吧。”

    “明白,今年辽东三月战败,奢崇明看到了朝廷虚弱,刺激了他的野心,七月自请赴辽东参战,结果走到重庆就造反了,后来又联合水西一块造反,从天启元年一直到崇祯十年才平定,一共作乱十七年。”

    “你知道就好,你今天杀了他,永宁会立即作乱,你打了他,你是官身,和他结下冤仇,到时作乱时拿你当借口,你怎么办。这个人不知道你身份,千万不要沾他。”

    奢崇明感觉到对方目光逐渐变得柔和了,甚至脸上还出现了笑容,挥挥手,护卫们把短铳都收了起来。李憬走过去,蛮兵们迅速用刀指着李憬,李憬笑笑不以为意。伸手拿过那锭金子,看了看。

    回头对掌柜的说道:“这几位是贵客,后院的雅间都收拾好了吗,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就开张,一会在门口烧些爆竹就当开业了。”

    “都收拾好了,摆上桌椅板凳就可以了”

    “好的,开门做生意,哪有把客人往外推的道理,后面两进院子都摆上桌椅,今天只要愿意光顾的,都可以来。把最里边的院子单独给这些贵客。”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马上有蛮兵到里院检查一遍,回来冲着奢崇明点点头示意没有问题,奢崇明又深深的看了李憬一眼,在掌柜的和跑堂的殷勤招呼下穿过后门去最里边的院子就餐。

    李憬对着门外的本地百姓说道:“各位客官,本店马上开业,临街的这栋楼马上收拾出来,欢迎惠顾。”

    李憬把掌柜的单独叫来,交代了开张做生意的一些事情,同时留下了一个生化人做帐房负责管算账和出纳。留下李宝,叫他带着五个护卫,留驻重庆。留下两个生化人造船工程师,在北城招募造船匠人,制造适合于川江和支流的浅水货船。需要的资金去找帐房支取,并交代从五月开始,大量雇佣渡船和水手。生化人有一个好处就是从来不问原因,只是机械的执行。

    留下三个生化人军官,同时在光幕上购买了十个生化人士兵,让他们以招募驮队的名义,收购川马,招募壮丁,先期招募五百人。先进行训练。军饷和需要的物资找帐房申报领取。

    李憬带着六女和剩下的人回船上,夜里的重庆府,花灯初上,大街上买卖依旧开业,街上人流不少。走到朝天门,城门都没关,看到这一片松懈的太平景象,不禁为未来担忧。

    李薇儿看李憬一直在想心事,忍不住问道:“小弟,今天那些蛮兵是什么来路,你为什么不收拾他们,给他们张张记性。”

    “那是一个即将扯旗造反的人,你说我们惹得起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