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空中洋洋洒洒的下着雪花,雪花很细小,散落下来,不能停留太久。天气并不冷,但路面湿滑。路上的行人不多,每个人都走的小心翼翼。圣诞节到了,四处灯火通明。夜晚来临,路口上的一个个圣诞树都亮了起来,照亮了整条街。

    这里是上海最繁华的地方,娱乐场所、百货公司、饭店、洋行林林总总,周边歌舞升平。战争,灾难似乎离这里很远。巡逻的警察把刚刚死去的流浪汉抬走了,路过的一位衣着华贵的太太用手抚着胸口,厌恶的看着这一幕,手上的钻石戒指一晃一晃的。最近治安好像很不好,不断地有难民涌入城中。

    祁君站在路灯下,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手腕上的百达翡丽手表。她画着精致的妆容,身着水蓝色的礼服,外搭是价格不菲的白色貂绒外套,脚踏着一双高跟舞鞋。耳旁的粉色珍珠散发出轻柔的光泽,映衬着这张白皙的面孔。虽然稚嫩,但婷婷少女之姿却也略显妩媚。此刻,她正在等人,不安得来回张望。

    不远处,有两个人正匆匆的赶过来。

    祁君看到他们,松了口气。

    来的是两个同她年岁相仿的学生,一男一女。男孩穿着廉价的西装,领带歪在一边,身材高大健硕,相貌英俊。女孩长相清秀,衣着也算华贵,但是没有戴什么配饰,衣服也不合身,藕荷色外套松垮垮的套在她较小的身上。

    祁君有点生气“剑华!佳文!你们知不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周折才从家里跑出来。你们看看时间!再晚些,圣诞舞会就结束了。”

    这几天局势紧张,学校家长都在叮嘱学生切莫在街上久留。

    宋佳文连忙道歉“祁君,不好意思。我没有舞会合适的服装,这个是偷拿我妈妈的,费了点时间。对不起对不起。”

    佳文是祁君的同班同学,两人志趣相投,无话不谈。她一直是个很听话的女孩子,性格也文静,这么晚了,若不是祁君怂恿,她肯定是不会出来的。

    许剑华原本笑着的脸很快沉了下去。

    “姚小姐,是你们不敢参加这种活动才非要拉上我。你忘记了么,我今天被先生罚抄课文十篇!为了抄完,连晚饭都没有吃。你还在这里怪我来的晚。”

    看着许剑华生气的样子,祁君特别想笑。这个许剑华真是个木头疙瘩,还真以为叫他来是保护这两个女生么。

    祁君上前,帮剑华整理好领带,调皮的说道“许大英雄做护花使者,恐怕是全校女生的目标。我怎会怪你?”祁君的珍珠耳环碰到了许剑华的脸,剑华看着祁君有些失神。

    佳文轻轻咳了一声“再不走,人家真的要结束了。”说完拉起祁君走了,路上响起急促的高跟的声音,佳文着急的甚至都没有走稳。

    许剑华轻轻甩了甩头发,很潇洒的迈开大步,几步便走在了前面,他一手插兜,另一只手很有兴致的用手接了几朵雪花。

    祁君轻轻笑出了声,剑华对于舞会向来看不起,去年学校的舞会他都没有参加。不过这次,他倒答应的痛快。当然他不知道,祁君要另作打算。

    三人朝白玫瑰舞厅走去。

    白玫瑰舞厅是这里最负盛名的娱乐场所。今日是萧氏集团举办的庆功宴,又赶上圣诞节,于是便办了一场圣诞舞会。

    萧家是金融界响当当的大户人家,其产业涉及餐饮,药品,娱乐,货运,银行等等。而且,民间素有传闻其产业的创始人萧老爷与青帮关系匪浅。

    更有人说,萧老爷才是青帮的真正头目。而萧家的影响也并不仅限于生意场,曾多次给国家捐献军需物资,在政界也有一定的威望。所以这次庆功宴可谓是名流云集,上海有头有脸的人物来了不少。

    祁君,佳文,剑华三人来到了舞厅门口。三人是头一次来这样的场合,不免有些兴奋。佳文在旁边一直提醒着祁君要注意仪态,祁君四处东张西望,完全忘记所谓的礼仪。从门口高达数米的圣诞树到来宾各种新奇的造型,祁君都要打量个遍。

    门迎将祁君和佳文很毕恭毕敬的迎进去了,却偏偏拦下了剑华。

    “这位先生,请出示邀请函”门卫一只手背到后面,恭敬的鞠了个躬,不过脸上毫无恭敬之意。

    “我与前面两位小姐是一起的,为何要单独检查?”剑华很是不悦。

    “没错,没错。这位先生确实是和我们一起的”祁君和佳文连忙向门迎表明。

    邀请函在祁君手上,这是一周前她乘父亲不备从书房偷出来的,函上写明受邀人是祁君全家及好友,门迎这样分明存心刁难。

    “不好意思,先生。您的衣着”门卫仔细打量着剑华,带着嘲讽的口气说“不太合适出席这种场合。”

    祁君想要前去争辩,被佳文拉住了。

    剑华冷冷的看了一眼门迎,说“请你给我出示一下你的奴才证。哦,不用了,我看见了。你脸上写着五个字。。。”剑华把手插在裤兜里,慢条斯理的说道“狗眼看人低!”

    门迎气的咬牙切齿,伸手推了剑华一把。

    剑华闪身而过,双手抓过门迎的胳膊,硬生生的将他摁倒在地。门迎疼的哇哇乱叫。

    祁君和佳文偷偷为那个门迎捏了把汗,剑华从小习武,又是学校的拳击赛冠军,一个人赤手空拳对付八个都绰绰有余。

    门口的人越聚越多,几个身穿黑衣的人围了上来。祁君和佳文怕事情闹大,就想拉着剑华赶快离开。

    剑华却丝毫没有走的意思,在学校他出了名的爱打架,打架对于他来说简直是放松的方式。他继续挑衅的说道:“你们几个一起来吧,我都好久没练过了。今天正好让活动活动。”说着脱去外衣,看上去打算大干一场。

    那几个人原本要动手,却突然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退后。

    一个身穿黑色礼服,头戴礼帽的人出现了。他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步子沉稳,身姿挺拔。他走到剑华面前,摘下了礼帽。透过人群,祁君很是惊讶,因为帽子下面是一张极其年轻而帅气的面孔。他脸上挂着真诚的笑容,看上去谦和有礼。

    门迎急急忙忙的迎上去,想解释什么,他却挥了挥手,没有让门迎开口。

    “这位小兄弟,身手不错。请问尊姓大名。”那男子笑盈盈的问道。

    剑华突然意识到刚才的所作所为有点鲁莽,他没料到管事的出来会是这种态度。

    他站直了身体,微微整了整衣领,迎上男子的目光“许剑华。”

    “许先生,刚刚的事情我都看到了。来者都是客,是我们照顾不周。还请见谅。”那男子依旧一脸诚挚的道歉,倒是让剑华不好意思了。

    这时,有个侍应生走来,在那个男子耳边耳语了两句。他吩咐侍者好好招待剑华,便匆匆离去了。

    祁君盯着他离去的地方盯了好久。她一定见过这个人,却想不起来了。

    突然,佳文惊呼道“我想起来了,他就是萧氏的大公子,萧铭义!我在报纸上见过他。”

    没错,祁君想起来了。她就是萧铭义,萧老爷的养子,年纪轻轻却是生意场上的高手,深受萧老爷赏识。

    剑华恍然大悟“原来他就是萧铭义啊。之前在报纸上读到过他的文章,很有学问。怪不得刚才看他,不像个生意人,倒更像个文人”

    “好了好了,我们难得过来,主要目的可不是来讨论他的。”佳文将两人推入大厅。

    萧铭义带着几个手下走到二楼的走廊。从二楼可以俯视整个大厅。

    走廊上布满了帮里的人,全副武装,一个个精神紧张,不时的观察周围的情况。

    二楼的柱子旁,萧铭义点了一只烟,若有所思的看着一楼,深邃的眼神渐渐放空。

    此时走来一个穿着干练的汉子,说道:“铭义,他已经来了。各处都检查过了,没有异常。各个出口也都是我们的人,绝不可能让他活着出去。”

    萧铭义点点头,缓缓吐出雾气,闭上了眼睛。

    那汉子却迟疑起来:“不过,这件事真的不用跟老爷商量吗?”

    “不用,张烈。”他猛的睁开眼睛,态度坚决。

    那叫张烈的汉子似乎还是很担心:“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是这么大的事。。。”

    “天大的事我来承担。”萧铭义将烟头扔到地上,腰间取出一把枪,熟练的上好了膛,装了消音器。朝着一楼角落里的一个人影瞄了瞄。

    “阿烈,一会儿一定要按计划进行,火并起来要小心,切勿伤到来宾。”

    “这个你放心,今天挑出来的都是功夫上乘的弟兄。”

    萧铭义抬手看了看手表,还差半个小时十二点。他向张烈示意,张烈点点头,离去了。

    其实佳文喜欢剑华很久了,这一点祁君当然知道。尽管佳文从未承认。女孩的心思总是细腻而敏感。所以剑华还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祁君就偷偷的离开二人了。

    佳文心中暗自高兴,同剑华一同跳舞这是她做了很久的梦,她默默的感谢祁君。

    祁君手捧香槟,在远处看着佳文和剑华跳舞。

    佳文动作优美,面色红润,幸福的几乎昏厥。剑华却僵硬的移动着身体,几乎是在忍受这个过程。

    祁君轻轻的笑了,最好的朋友能够得到爱情,她一定会为她祝福。

    放下酒杯,祁君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今天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佳文圆梦。现在任务完成了。

    她看到角落里零星坐着几个人,还有空座位,便走了过去。

    不想却被侍应生拦了下来:“小姐,不好意思,这个地方不能供客人休息,您还是找别的地方吧。”

    祁君感到奇怪,本想张口问一句。却听到一声沉闷的“嘟”的声音,似乎是从后面发出来的,接着什么东西掉地了。

    她转过头,突然停电了,大厅里骤然一片漆黑。

    “大家不要害怕,我们今晚刻意安排了烟火表演,现在请大家看窗外。”人群纷纷走向窗边。

    果然,窗外一片灿烂。绚丽的烟花一朵朵的绽放。众人欢呼起来。

    但是祁君没有动,总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她很害怕。

    她突然发现自己的礼服不知为何,湿了一大片。她想离开这漆黑的地方,刚迈开步子,却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她蹲下身子,慢慢的摸索着。

    恰好又一朵烟花照亮了整个天空,接着光亮,她看清楚了。

    是刚才那个侍应生。

    而她身上,满身的血。

    祁君吓坏了,她呆立在那里,连叫喊都忘记了。有人从后面捂住了她的嘴巴,她开始挣扎,拼命的用手抓那个人的脸还有衣服,恐惧穿透了她的身体,止不住的发抖,她的手已经没有力气了,几乎晕厥过去。

    耳边传来清晰的枪声,大厅里的人都不知道这里出了命案,还在欢呼,庆贺。

    她瘫软在那个人的身上,安静了下来。

    祁君第一次离子弹如此近。

    几颗子弹打在她旁边的墙上,她喊不出声,脚底像生了根般动也动不了。任由那个人将她护在身后。

    那个人一边开枪,一边拉着祁君朝后门跑出。

    他们刚出了舞厅,祁君便晕倒在地。人迅速将她抱起,跑到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小花园。

    这个小花园是教堂的后院,此刻被装饰的很美。

    教堂里传出圣诞颂歌,一切都是那么平静。

    舞厅里重新点起了灯,不用说,现在里面一定乱套了。

    就在那个人的怀里,祁君醒了。

    虽然舞厅同教堂只隔了一条马路,但这里让祁君感到安全。她没那么害怕了。

    那个人将手松开,扶着祁君坐下。接着他坐在雪地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小姐,怎么样,你没事吧。”

    祁君惊魂未定,她简单的看了看身上,没有伤。跑出来的时候,她并没有穿外套,只有一件单薄的礼服,她抖的很厉害,脸色苍白的伏在椅子上,一只手紧紧抓着心脏。

    那个人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祁君身上。

    祁君抬起头,居然是他。

    是萧铭义。

    祁君本想问他很多问题,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突然,她发现萧铭义的胳膊有血滴下。他受伤了。

    她顺势从礼服扯下一块,帮他包扎。

    “小姐,谢谢你。”萧铭义看着祁君颤抖着双手给他处理伤口,觉得很对不起她。“让您生命受到威胁,真是抱歉。”

    祁君还是没说话。但是突然有泪水从眼角跌落。她一边抽泣一边继续包扎。

    一时间,萧铭义不知该说些什么。连空气都安静了。周围只剩下祁君的哭声。

    萧铭义觉得更加有愧了“小姐,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祁君抽噎着说道;“刚才那个角落除了你们的目标没有别人,我冒然进去,破坏了你们的计划。要不是你救我,我肯定早就死了。”

    “我杀了人,你不害怕我么?”萧铭义有些诧异。

    “我。。怕。。打枪。”祁君摸了一把眼泪,抽抽噎噎的哭着,像一只受惊的小鹿。

    已经有警笛声响起来了,看来警察已经出动了。

    祁君还在哭,她很难恢复平静。萧铭义明白,她只是个小姑娘,刚才的事把她吓坏了。

    他站起来,轻轻的将祁君拥入怀中。

    此刻正是午夜十二点,教堂的钟声想起来了。雪突然越下越大。就这么一会儿,两个人身上都沾满了细小的雪花。

    萧铭义突然好希望时间就这样定格。因为此时此刻他可以平静,他可以自由。自由的欣赏雪花,自由倾听教堂的钟声。甚至,怀中的这个女孩,也是那么温柔可爱。

    待祁君稍稍稳定了,萧铭义蹲下身,轻柔的抬起她的下巴,低声问道:“你叫什么?”

    “姚祁君”

    教堂的钟声不停的回荡。

    这天,是1935年的冬天。

    这一年,姚祁君15岁,萧铭义20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