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圣诞夜之后

    凌晨两点,愚园路32号的别墅里,正亮着灯。

    院子里停满了车。一批一批的人进进出出。大厅里聚集了青帮个个堂口的骨干,气氛压抑,没有人说话。

    一个年纪约三十的女子匆匆来到门厅,身上落了一层雪花,一进屋连外套都顾不上脱去,径直走向书房。

    “老爷怎么样了?”虽然着急,但声音沉稳,毫无慌张。

    “一直在书房,不见任何人。”佣人春芽小声的回答。

    “好的,你去睡觉吧。”

    “是,二太太。”

    春芽应着,将手里的茶水点心交到那女人手里,转身下了楼。走到拐角处,她大大的打了个哈欠,不知道今晚发生什么了事情,萧府上下都乱套了。

    萧老爷一人在书房中来回踱步。书房里只开了一盏台灯,桌子上摆着一个中年女子的照片。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他身后的墙上有一幅字画上,“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几个字雄健洒脱,一看便知出自名家手笔。书房里典藏着各种瓷器玉器,个个价值不菲。

    不过此时,他没什么心思去欣赏珍宝,他在等消息。

    那个女子推门而入。

    “老爷,您先喝点茶水。”

    “顾乔,你来了。”

    顾乔放下手中托盘,脱下外套,深紫色旗袍将她的玲珑身段勾勒的淋漓精致,鲜红的指甲配上她雪白修长的双手无比艳丽,即使是焦急,脸上的妩媚也丝毫不减半分。

    “还没有消息么?”顾乔轻轻的倒出一杯茶水,将点心挑出一块放到萧老爷面前。

    萧老爷没有回答,也没有看茶水点心。顾乔便不再言语,坐到沙发上一起等着。

    大厅里一阵阵骚乱。

    萧铭义出现在门口,身上到处是血,抱着受伤的胳膊,一步一步艰难的走进来。

    张烈很想过去扶他一把。但是何子健拉住了他,并向他使了使眼色。在座的人都没有动,几个前辈都没说话,他们不能随便出手。谁都知道他今晚闯了大祸,若是替他说话,岂不惹祸上身。

    管家走上前,低声说道“大少爷,老爷在书房等你。”

    萧铭义点点头。

    进了书房,萧铭义并没有任何紧张或慌乱。记得小时候,每次犯了什么错都会被父亲叫道书房罚跪,那时候总觉得很害怕。

    萧老爷缓缓的开口“为什么这么做?”一边说着,一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冒充帮主假传命令,还杀了人,这是犯了帮里的大忌。”

    顾乔坐着没动,对于家里的事她更多的是旁观。

    萧铭义没有回答,他慢慢的跪在地上。

    “我叫你进来不是要你认错,我是问你原因。”虽然语气要比刚才温和,但是容不得半点质疑。

    “父亲,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明日把我交给警察局,这件事与萧家便再无任何瓜葛。以此来报答您对我十五年的养育之恩。。。”

    “啪”一声耳光清晰的响起。顾乔微微战栗了一下。

    门口站着的也萧鸿晟吓了一跳,他从未见过父亲发如此大的火。

    “胡闹!我养了你十五年,就是为了今时今日亲眼看着你去死吗?”萧老爷气急,“你以为你这样就是为我报了仇?你这样做太太就能活过来了?你这样做只不过是给了自己一个白白送命的机会!”

    萧铭义没有回答。

    萧老爷接着问道“铭义,你真的在替我报仇?太太死后柴九就被保护起来了,为什么?那起爆炸案原本就是政界的人授意的。而柴九无非是他们利用的一个棋子罢了。你杀了他有什么用?”

    “就是因为他背叛了您,大太太才枉死的。若不是他通风报信,这件事根本就不会发生。父亲,他就是料定你不能拿他如何,才会出席舞会,这次不出手,再没机会了。”

    “没有人对我会绝对的忠诚,无非是拿钱办事而已。铭义,即使是你,难道你就愿意永远听我的吗?”萧老爷似乎能看到他的心底。

    萧铭义几乎要将嘴唇咬出血来。

    是的,他犹豫过。就在他刚刚回来的路上,他在想,倘若自己一走了之,那这些所谓的恩情,责任就都没有了。

    这些枷锁铐的他牢牢地,一动都动不了。

    从五岁起被萧家收养,他的人生就再没有选择的权利。

    其实对于这个养子,萧老爷是真心疼爱。

    起初是因为他和夫人膝下无子,夫人整日为这件事愁眉不展,郁郁寡欢。就从教会的孤儿院收养了他。没想到收养了他不久,夫人便有了身孕。一年之后生下了自己的儿子萧鸿晟。这样一来,夫人难免亲疏有别。但是评心而论,也是待他很好的。萧老爷欣赏他,是因为他很像年轻时的自己,待人谦和有礼,文质彬彬。在这个家中,他从来都毕恭毕敬的称萧老爷为父亲,称萧夫人为太太。用这种方式来显示自己的地位。原本太太对此事是很有芥蒂的,和萧铭义谈过很多次,但萧铭义就是不愿意改称呼,她只得作罢。然而除此之外,凡是老爷,太太的命令,他没有一次违背的。家里每个人的生日他都会记得,每年他都会送上礼物。即使是对于自己的弟弟鸿晟,萧铭义也不会有兄长的架子。因为他知道,鸿晟愿意叫一声“哥”,于他,便是是最大恩情。

    萧老爷能看得出来,这个孩子绝非等闲之辈,虽然外表谦逊,骨子里却很骄傲。几年前逐渐带他进入生意场,遇事冷静果断,手段毒辣。他是个自信甚至有点自负的孩子,这样的人最害怕受人恩惠,也最不耻被人束缚。

    萧老爷栽培他,有着自己的打算。

    萧铭义入帮已有两年时间,处理过帮里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虽说年纪太轻,难以服众,可再磨练几年,必成大器。

    青帮毕竟是见不得光的,虽说萧老爷有意减少本帮和其他大佬的冲突,但活在乱世,是不可能安安稳稳的做生意的,即使有青帮做背景,仍防止不了冷枪。树大招风,萧老爷已是一部分人的眼中钉了。他现在很需要一些心腹。

    今天发生的事情,萧老爷其实一点都不意外。

    铭义用近乎残酷的方式还这份恩情,用来换取他的自由。

    即使不是今天,只要有机会,萧铭义一定会脱离他的掌控。只是这一天,来的太早了。

    他还太年轻,沉不住气。

    铭义知道萧老爷现在不打算放他走。

    或许铭义来求他,以父子之情说服他,他说不定会心软。

    但是,偏偏他不这样。所以借了第三方之手,而且这次萧老爷几乎没有选择的余地。

    “铭义,你想要我怎么解决”或许,真的是父子亲情罢。一向英明果断的萧老爷竟然期待萧铭义能逃跑,只要他逃了,他们之间就恩断义绝。他也不必如此为难。

    “自首”。萧铭义倔强的回答,

    萧铭义料定萧老爷会将他交给政府,这就是为何他要亲自动手,并且故意放走了一个柴九身边的保镖去通风报信。

    柴九虽然身无半职,但他是市府要员的亲信。

    青帮此次胆大妄为,居然动了政界的人,若是不交出凶手,政界一定不会放过萧氏集团。

    即使萧老爷再保他,也绝不可能与政府为敌。

    倘若他命大,逃过此劫,监狱服刑几年,出狱后便与青帮、萧家断了联系,过自己的生活。

    若是难逃一死,自己一条命便彻彻底底还了这个债,走的干干净净。

    总好过天天打打杀杀,为人爪牙的日子。

    也许,在刚才回来的路上他就应该逃跑。但是,他做不出来,总有什么东西在撕扯着他的心脏,他根本就逃不了。

    “老爷,警察局局长到了。请你过去一下。”管家在门外说道。

    “知道了。”萧老爷出了书房。顾乔跟着出来了。

    只留下萧铭义一个人跪在那里,静静的听着墙上钟摆的声音。

    “哥,你喝点水。”萧鸿晟进来了。

    他今年已十四岁,待萧铭义如同自己的亲哥哥一般。今天的事,他从下人口中知晓了大概。然而他太年幼,并不得知父兄的想法,只以为萧铭义在为母亲报仇,父亲怪他鲁莽。

    “哥,你放心。爸爸会救你的,你不会有事。”萧鸿晟又拿出了鸡腿“哥,你肯定饿了。这是我从厨房给你拿的。”

    萧铭义很感动“鸿晟,哥哥以后恐怕不能再陪你了,你要好好念书,好好听父亲的话。。。”

    “哥,你在说什么呀,好像以后不见面了一样。”鸿晟笑道。

    “鸿晟,也许这次。真的是有去无回了。”

    萧鸿晟呆在原地,原以为父亲出面事情就会解决,没想到哥哥居然有性命危险。

    突然,萧鸿晟想起了什么,快速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他抱了首饰盒进来。

    “哥,你跑吧。这是妈妈的首饰盒。路上你能用的着。爸爸现在在前厅,我一会儿把后院的人支走,你快走吧。”萧鸿晟一边说一边使劲拉他。

    萧铭义多希望能够看着这个弟弟长大,虽然不是亲兄弟,但铭义能感受到连着心的亲情,他站起来拍拍萧鸿晟的肩膀,笑着说:“鸿晟,谢谢你。谢谢你如此关心我。不过,我不能走。”

    “为什么?”萧鸿晟不解。

    “因为。萧家对我有恩,我走了,父亲会有麻烦的。”

    萧铭义一字一顿的说。

    萧老爷不知何时站到了书房外面,刚才的对话他一字不落的听到了。

    他快步走入书房,让萧铭义先回房休息。接着迅速写好一封信,又从柜子中取出了一个盒子,叫来了管家。他吩咐管家备车,连夜赶往南京。他要用尽一切办法保下萧铭义。

    至于铭义以后的打算,以后再说罢。

    圣诞夜的事情发生之后,祁君第二天就发烧了,到现在已经烧了一周了。

    医生来看过了,只是普通感冒而已。

    他当然不知道,这是惊吓所致。

    早上祁扬吃过早饭,将白粥和小菜亲自端到祁君的房间,叫她吃饭。

    祁君蜷缩在床上,脸色惨白,大布娃娃紧紧搂在怀里。

    祁扬心疼妹妹,用手碰了碰她的额头:“怎么还这么烫”

    祁君被惊醒了,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哥。祁扬扶她起来,用勺子舀水喂她。

    这几天迷迷糊糊的老做梦,总是梦到那天的场景。梦见萧铭义被人打死了,或者她被人打死了,醒来就浑身冒汗,瘫软无力。

    佣人送来报纸,祁扬看到封面,便忍不住责备祁君:“圣诞节那天出事的地方就在你和同学聚会的那条街。多危险啊!现在时局动荡,还那么晚出门,真是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还有,你都躺了一周了,再不下地走走,体质更弱了。”

    祁君默默的喝着水没有吱声,倘若让哥哥知道他就在现场还和案子的当事人一起逃出来的这辈子就别想出去了。

    不知道案子怎么样了。黑帮的打打杀杀不是很正常么,反正都是坏人。

    但是想想她和铭义第一次见面的样子,怎么看都觉得他不是坏人。

    “都一周了,案子还没有破!”祁扬喂祁君一口一口的吃粥。

    “还说嫌疑人疑似萧家大少爷”祁君的心咯噔一下。

    “应该不是吧,他家大业大,真要动手还得亲自么?”祁君佯装镇定。她突然觉得自己在有意识的保护铭义,那晚他两可是一起跑出来的,会不会有警察发现这个问题来家里调查?真是越想头越痛,索性不吃了,蒙着被子继续睡觉。祁扬只得作罢,任她去睡。

    祁君根本没有睡着,她将所有警察可能要问的问题想了一遍,并想好自己怎么回答。他不是坏人吧?可是他有枪啊。他还是黑帮人物可他没顾自己逃命还把她救了出来啊。问题纠结在一起一直在祁君脑子里盘旋。

    不过这些问题不会纠缠她太久,因为她今天得到消息,哥哥要去法国留学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