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相亲

    张烈一大早干干净净出现在车站。今天萧铭义回国,他主动要求来接。为此,还特意刮了胡子。

    一波又一波的人都被接到了,张烈还没有看见萧铭义。他等的不耐烦了,打算去站长那问问情况。就在这时萧铭义出来了,没错,他是最后一个出来的。

    萧铭义个子更高了,眉眼间多了几分成稳,发型也和以前不一样了,像外国人那样梳着分头。他拖着四五个大箱子走到门口。张烈张着手臂迎上去,笑着说道:“欢迎回来,萧学士”

    好不容易把箱子放进车里。

    “铭义,老爷叮嘱要早点回家,咱们就别再耽搁了”

    “阿烈,今天我第一天回来,叫上咱们那几个兄弟聚一聚吧”

    “可是老爷特意叮嘱让你早点回去,看样子应该是有很要紧的事。”

    “没什么要紧事,是为了给我相亲。”

    早在铭义回国之前,就接到了鸿晟打来的电话,他说父亲要在他回来这一天给他说一门亲,让他早做打算。

    好小子,看来鸿晟还是向着他这个当哥的。

    铭义不懂该如何拒绝萧老爷,索性就借故推脱不回家了。

    “铭义,其实大家都想你了。所有人都在酒楼里等着,想等你回家之后再出来聚。那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张烈将车掉了方向。

    铭义拿出一包烟递给张烈“尝尝,正宗洋货。”

    “铭义,快给我讲讲,国外到底是什么样的。”

    “那要讲起来可是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你小子喝了几年洋墨水,瞧不起人了”

    “没有”铭义看着路上的建筑,露出由衷的笑容“回来真好。”

    此时萧家已将家宴准备妥当。

    既是为大少爷接风的宴席又是大少爷相亲的宴席,佣人们都卯足了劲准备。

    春芽早早的就为大少爷准备了喜欢的点心,玫瑰馅用的是自家园子里的玫瑰,闻着清香扑鼻,吃着有丝丝的甜味。每次做好,大少爷都赞不绝口。

    铭义虽然同萧老爷、二太太疏远,却与家里的佣人相处甚好。因为他和佣人们在一起最为放松,想说什么说什么。经常同他们谈笑,玩乐。他会画画,曾经还给府里的丫头画过肖像。所以,时间久了,家中的佣人都拿他当自己人,给他办事,最为卖力。

    顾乔有条不紊的指挥佣人忙活着,自己也不闲着,把水果和茶杯洗了一遍又一遍。

    自从萧铭义出国后,顾乔就搬进了萧府。

    她原是萧老爷的秘书。大太太死后不久,萧老爷就纳了她做二房。由于鸿晟拒绝承认二太太的位子,更受不了父亲着急纳妾,所以不许她住进萧府。直到两年前,顾乔以照顾萧老爷为由才住了进来。鸿晟虽然表面上并无意见,但对顾乔态度冷淡,连话都未说过几句。

    对于鸿晟的态度,顾乔并未多言,也并不在乎。她会逢年过节给鸿晟准备红包,送礼物,添置衣服,礼数一向不少,家里也打理的井井有条。因此,这两年在萧家倒也过得风平浪静。

    家有喜事,顾乔为萧老爷备好西装,自己挑了一身枣红色的旗袍,靓丽却不张扬,看上去很是得体。

    “老爷,姚家的人到了”

    “快请进”

    姚祁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事情也太顺利了,顺利的让人不敢相信。她生怕一会儿会有什么差池。

    萧府很大,是一幢白色的欧式建筑。院子里有各式的花开在路两旁,花的品种繁多,颜色搭配却不杂乱,看得出院子的主人一定品位高雅。客厅里的陈设也多为白色,干净明亮。

    祁君背挺的很直,轻轻的坐在沙发上,优雅的端起杯子。顾乔用叉子叉起水果,递到祁君手里,仔细端详了祁君。怪不得萧老爷能看得上,长得亭亭玉立,聪慧可人,漆黑的眼珠看得人心都化了。举手投足不失优雅,落落大方。这样的姑娘谁会不喜欢。

    鸿晟也在一旁暗自感叹祁君的美貌,他有点后悔给铭义通风报信,是不是自己会害铭义错过一段良好的姻缘。后悔也没用了,铭义中午一定不会回家的。

    已经很晚了铭义还没回来。

    萧老爷坐不住了,准备派人去车站看看情况。

    鸿晟像是想起什么似得:“父亲,前些日子和哥哥通电话,哥哥好像说过回来想先和朋友们聚聚,瞧我这脑子居然忘记了。他还让我转告您。”

    祁君的心咯噔一声,果然出了差池。

    这是鸿晟和铭义串通好的。既然不知道如何拒绝父亲,那不如干脆得罪了女方。这一爽约,女方肯定火冒三丈,那即使双方父母再有意愿也没办法补救了。

    萧老爷不知道其中缘由,一来他想着铭义回国一定会先回家,二来也想让铭义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同祁君接触可能气氛会更自然,所以这件事情他没有告诉铭义。未曾想中间居然还能出岔子。

    姚父姚母的脸沉了下来,不管怎么说,他们的女儿是晾在这里了,这分明是萧铭义不上心。尽管萧老爷不住的批评铭义给姚父姚母赔礼道歉,但他们已经不打算再谈这门亲事了。

    祁君虽然觉得铭义这么做有故意躲着的成分,可她心底还有些不甘心。也许真的是没有沟通好罢。

    “既然令公子今日有事,那我们就不多呆了”姚老爷说罢起身就要走。

    “这些礼品萧兄留下,也算庆祝铭义顺利毕业留学归来”明明是两亲家相见的见面礼,也只得改变了名称。

    “姚老爷,太太。咱们这次原本就是家宴,铭义在国外沾了坏习惯,还说什么回国要开什么趴。现在的年轻人咱们可是搞不懂。先不管他了,咱们家宴还要继续。”顾乔说话滴水不漏,表明这次吃饭不是说亲,解了姚家的尴尬。又不疼不痒的说铭义不回来不是刻意躲起来的,是因为国外的“坏习惯”,而不是品行问题。

    确实如此,两家老人虽说心知肚明,但毕竟是借的家宴的由头聚在一起,这么说倒也没错。

    姚母听顾乔说话不怎么顺耳,她只比铭义大十二岁,说什么年轻人如何如何。

    “对啊,爸妈。既然萧伯父设宴款待,我们可不能辜负人家的一片心意”祁君笑着说。虽然她也生气,但是她下定决心,不管萧铭义是不是故意的,她都要亲自去问,在这之前她愿意相信他。

    鸿晟觉得不可思议,祁君看上去居然一点都没有生气,这怎么可能。相亲被人放了鸽子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她不是傻到相信他哥确实是不知情吧。如果不是傻,那鸿晟可要偷偷地替铭义捏把汗了,这一定是个难缠的主儿!

    跟张烈何子健还有帮里的其他兄弟叙旧叙到晚上,萧铭义终于回家了。家里人基本都睡着了,萧铭义来到了厨房。他知道春芽一定在厨房等他。

    果然,春芽趴在灶台已经睡熟,旁边是给他做好的糕点。他拿起一块吃了起来,在国外,他很想念这个味道。春芽醒了,睡眼朦胧的看着他:“大少爷回来啦!”

    春芽十二岁时父亲生病,母亲将她卖进了萧府。她在这里一呆就是五年。刚来时整天郁郁寡欢。可能同为寄人篱下,铭义对她很关照。好在她是个聪明勤快的丫头,一学就会,一说就懂,没几年就练得一手好厨艺,而且安静不多嘴,不在背后议论是非。萧家上下都对她很好,她也很感恩。

    “大少爷,你在外面一定没少受苦,看你都瘦了”春芽是真心心疼少爷。

    “哈哈,这个不叫瘦,叫健壮。我在国外锻炼,看上去瘦了但是实际长了肌肉,变得更有力量”

    “这都是洋鬼子瞎说,胖了才有力量才好看,瘦了就是吃苦。要不为啥有钱人家都要雇佣人干活。那要是干活好那他们肯定自己干活了。”春芽在他面前就会变的伶牙俐齿。

    铭义忍不住笑了。虽说是歪理,但是她说的没有错呀。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各自有各自的理由没法争辩,争辩了也赢不了。

    他给春芽带回了巧克力糖果,让她分给其他佣人,春芽开心把糖拿到房间分给其他人。人们一听说大少爷在厨房,睡意全无,都跑到厨房来看他。

    铭义同他们讲了国外稀奇古怪的事情,一群人嘻嘻哈哈的听故事一直到深夜,眼皮就快要合上了才回房睡觉。

    铭义来到二楼,原以为鸿晟已经睡了,结果看到他的房间透出一缕光来。

    “哥,你可算回来了。”鸿晟压低声音说,给了铭义一个大大的拥抱。

    “好久不见,长这么高!”

    说着铭义将手里的盒子递给鸿晟。里面是最新款的相机,国内可买不到。

    “哇!哥这个太棒了!谢谢。”

    “我该谢谢你才对。中午那事怎么样了?你没说漏嘴吧。”

    “当然了!一切都在咱们计划之中。只是”

    鸿晟不知道该怎么和铭义形容。在他看来祁君很聪明,应该能明白萧铭义的做法是什么意思。但她丝毫不见动怒,反而劝起了自己的父母。看上去不像是相亲的女孩,反倒像铭义的太太,吃定了铭义。

    “她没有生气,客客气气吃了饭走的。怎么我倒不好意思了?”鸿晟疑惑的说。

    铭义也不懂,不过,这么大方的姑娘还真是少见。反而显得萧铭义做法小气,没担当。看来这件事没这么容易解决。他应该专程上门去给姑娘道歉。

    “哥,其实,要不你试着和她约会吧。我觉得她挺不错的。用时髦话说,就是是位淑女。”鸿晟劝着铭义,但是铭义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你睡觉吧。”铭义没有搭话,出了门回到自己的卧室。

    真的有点累了,他没有脱衣服直接躺在床上,从衬衫胸口的兜里掏出一张女子的照片。

    照片上的女子梳着长长的头发,站在树下,笑靥如花。

    他仿佛能听到她的笑声,听到她叫喊自己的名字。

    “莫依”铭义喃喃的说“我想你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