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突然的邀约

    祁扬在南京已一周有余。

    期间他去了莫依口中的南京值得游玩的地方。莫依曾经许诺,会带着他和铭义来。

    祁扬也去了莫依曾经读过的学校,她的老师依稀记得莫依家的位置。祁扬按照位置去寻找,仍然一无所获。

    只是听过往的邻居说,莫依的父母都是教师,去年不知发生什么变故人去楼空。

    末了,那人还遗憾的说:“不太平不太平啊,能走的都走了。好好的地方,人越来越少。”

    虽说这里还未受到战争侵蚀,但自今年以来,南京要开战的传闻吵的沸沸扬扬。

    时局动荡,不少店铺关了门,街上有点冷清。

    该办的都办完了,无事可做。今天晚上的火车离开,祁扬看着时间还早。来到旁边的一家书店闲逛。

    上午十点左右,书店刚开门不久,没有什么客人。

    书的种类数量都不多,架上积了一层灰,想来这老板也不打算长久的开下去了。

    祁扬回头一看,果然,书店老板在柜台打着瞌睡。看到客人来了也并没有招呼的意思。

    祁扬随手拿起一本书翻着,想着能拿上火车打发时间。

    门口来了一辆车,车停稳后,车上下来两个保镖模样的人一前一后张望着。

    祁扬心下猜测,这一定是什么重要人物。看着他们的架势也莫名的紧张起来,不愿再耽搁。拿着挑好的书去结账。结好账,祁扬出门。

    只见一个身着黑衣黑裤的人站在书店门口,脸上蒙着口罩,手里拎着箱子,鬼鬼祟祟的。

    他没有意识到祁扬在看着他,他只是警觉的盯着那辆车。

    不久,一个年轻女子从车上下来,正准备到马路对面的商场去。

    突然那个黑衣人从口袋里摸出了抢,将枪口对准了那个女子!

    祁扬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小心!”

    枪响了打到了车的玻璃。

    车边的人迅速将那个女子护在身后。她吓的花容失色,不停的尖叫。

    紧接着,第二颗子弹打到了车顶。

    街上人群大乱。

    黑衣人跑向汽车,女子身边的保镖拔枪射击。

    乘着黑衣人不备,祁扬将手中的书砸向他的手,黑衣人没有防备,手枪掉地。

    保镖几步上前,将其摁倒在地。

    祁扬松了一口气。看着人没事,转身准备离开。

    “这位先生,您刚才救了我的性命,不知您可否赏光,中午一同吃个饭。”

    那女子叫住了祁扬。

    祁扬本就是无心之举,况且几日的奔走也有些累了,并无赴约之意,想要推脱。

    “区区小事而已,姑娘不必挂记。我的旅店就在前边不远处,晚上还要乘车离开南京。不必您破费。”

    那女子却自顾自的说:“我先去办点事情,再过一个小时您准时来这里,我会让司机过来接您。”说罢,上车离去,全然没有征求祁扬的意见。

    祁扬苦闷至极,怎会有如此霸道的人,完全不顾及他人感受。

    一个小时后,祁扬只得来到书店门口,果然,那辆汽车已停在了那里。

    祁扬上了车。

    看的出这是一辆极其豪华的车。

    司机简单的向祁扬打了声招呼就不再言语。

    祁扬向司机问道:“您家小姐是什么人物?您先告诉我,不然一会见面该失礼了。”

    司机回答;“您不是本地人吧,在南京可没人不认识她,她是方家大小姐。”

    方家?难道是。。。

    到了饭店,司机将祁扬带到包间。

    一开门,一个中年人坐在桌边,穿着藏青色长衫,带着一副金丝边眼睛,唇边蓄着两撇小胡子,显得颇为精致。旁边是他上午救下的女孩。

    祁扬的猜测是正确的。果然是他——方宏博。

    方宏博招呼他坐下,方小姐迫不及待的介绍祁扬。

    “爸爸,这个就是方才救了我的人。”

    “方伯父您好,我叫姚祁扬。”祁扬自我介绍,他不时打量着方宏博的眼神,看他能不能记起什么。

    方宏博曾是中央要员,军阀混战时期投靠皖系军阀,战败后一直销声匿迹。这两年出现在南京已经成为了一个成功的商人,看上去和政府已经完全没有关系了。

    由于姚父工作原因,祁扬年少时曾经与方宏博有几次接触。听父亲讲此人心高气傲,为人阴险狡诈,因为背景深厚,所以皖系军阀战败后依然能够安然无恙。

    方宏博显然已记不起祁扬,为表感谢,他亲自给祁扬斟了一杯酒。

    “多亏你,小女方宁才能获救,敬你一杯”

    “您太客气了,我只是随手帮忙而已。不过,那人为何要伤害方小姐?”

    “生意上的事情,难免会有纠纷。”方宏博不疼不痒的回答。也没有过多解释。

    祁扬笑了笑,暗自想到,什么生意纠纷会拿你女儿开刀,定是把人逼到了万劫不复。事情闹成这样都不见着急,想必已经将那人斩草除根了。

    接下来,方宏博谈些了当今时局,祁扬也就随声附和。看的出,他很欣赏西方先进的科学文化,得知祁扬刚留学归来,更是大为赞赏。期间方宁不住的给祁扬夹菜,热心的叫他有点受不了。

    饭后,方鸿博叮嘱司机将他送回旅店,晚上再将他送到车站。

    “爸爸,我觉得一顿饭根本就不能感谢人家,人家可是救了我的命。”待祁扬离开,方宁说道。

    “放心,爸爸不会亏待他。”方宏博回答道,接着他补充了一句“日后还要重用他。”

    早上,萧家的人在一起吃早餐。

    佣人将姚祁君发来的邀请函递了上来。鸿晟帮铭义拆开了。

    “哥,姚祁君邀请你明天去参加她的生日宴会,还邀请了我。”

    “看来姚家姑娘看上咱们铭义了。”顾乔打趣的说,说着将手里剥好鸡蛋放到鸿晟盘子里。鸿晟没有理会,喝着牛奶。

    “父亲,明日是商会的例会,我陪您去,生日宴会就让鸿晟替我去。”

    “商会的例会不是陪着我去,而是,你替我去。”

    “明天约了医生,老爷需要检查一下。”顾乔说道。

    萧老爷似乎想起什么又补充道:“只替这一次。”

    语气似乎带着点祈求。

    铭义将父亲喜欢吃的点心推到父亲面前,笑着说:“没问题,父亲,您这段日子身体不好,这些事情都交给我处理。”

    “可是这样的话,姚小姐是不是会生气。”鸿晟问铭义。

    虽然顾乔刚说的是玩笑话,但是铭义能感觉到,姚祁君对他很上心。既然知道是祁扬的妹妹,那就更要小心对待。否则连同窗情谊都怕是要失去了。

    “商会会议是大事,她应该会理解。”铭义倒是希望祁君不理解,如果她不理解生气了也就不会再对他抱有希望了。只不过到时候可能要同祁扬好好解释一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