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生日宴会

    说是生日宴会,其实就是一个聚会而已。

    父母对于祁君的生日没有插手太多,只当是一帮小孩子玩闹。如果他们举办,绝对不会允许她再邀请萧铭义的。

    地点定在了红房子餐厅二楼,晚上七点。

    佳文和剑华早早地来到餐厅,他俩带来气球拉花,打算稍稍装饰一下。

    参加的人不过十余人,三五个祁君的好友,哥哥祁扬,剑华佳文以及铭义鸿晟。

    两个人布置的差不多了,剑华说要出去一下,他给祁君定了个蛋糕作为生日礼物,要去取过来。

    佳文笑他多此一举。

    有祁扬在,还用他来操心蛋糕的事情,祁扬一定会定一个无比华丽的蛋糕,每年都是。

    但剑华认认真真的说今年不一样,是成人礼。

    是啊,不一样。剑华对祁君总是不一样。

    佳文打量着气球和拉花的位置,看上去还不错,就等着主角出场了。

    祁君在祁扬的陪同下来到餐厅。

    祁君穿着一身红色洋装,头发挽了起来,有两缕碎发垂在圆圆的脸两边,可爱的让人心疼,却又优雅端庄像个公主。

    “哇祁君,你今天可真漂亮。”佳文由衷的赞叹。

    祁扬把蛋糕放到桌子上,是个食材纯进口的蛋糕,上面的水果非常新鲜,蓝莓和草莓像是能滴出水来。

    同学们都来了,送上各自的生日礼物。

    眼看就要到点了,铭义还没有来,祁君不停的看向窗外,她有一丝不安,害怕铭义爽约。

    突然,她看到楼下来了一辆很眼熟的汽车。是铭义的。

    恩,一定是他来了。祁君欢呼雀跃的跑下楼。

    车里出来的却是鸿晟。

    笑容凝固在祁君脸上。

    鸿晟下了车,看到祁君的样子,心想她多半是生气了,有点不知所措。

    “姚小姐,今日是上海商会每月一次的例会。哥哥去参加会议了,实在来不了。特意托我将生日礼物送到。”鸿晟有意将“特意”两个字加重。

    祁君点点头,没有开口,转身将鸿晟带上楼。鸿晟带来的礼物,她也没有心思去看。

    如果第一次爽约是无心之举,那这一次就是故意躲着她。祁君很失望,甚至没有心情再将宴会开下去,脸上瞬间没了光彩。

    剑华取蛋糕回来了,他没发现什么异样,顾不得脸上细密的汗水,把蛋糕推在祁君面前,叫祁君打开看看。

    祁君打开了蛋糕,佳文细心的发现,蛋糕是祁君最爱的草莓奶油的,而且虽然比不上祁扬的蛋糕,但是价格也不便宜。这一定是剑华省了几个月工资省下来的。

    祁君很感谢,将蛋糕切开,给大家尝尝。剑华平时并不喜欢甜腻的蛋糕,但是这次,他也吃了一块。

    佳文手里端着甜甜的蛋糕,可是心里却酸酸的。很明显,剑华喜欢祁君,但是碍于两个人的身份悬殊,他只能把这份喜欢藏在心底。而且,剑华的心里也容不下其他人了。

    就这么失神的想着,佳文不小心将蛋糕弄到了旁边的一个人身上,她急忙给那个人赔礼道歉。

    “对不起了先生,这么贵的西服。要不您把这件外套脱下来,给您洗完就送还到府上。”

    “不用不用,没关系。小姐您好,在下萧鸿晟。”

    佳文惊慌失措的看着鸿晟,不知怎么办才好,她伸出纤细的双手想要帮鸿晟擦掉,鸿晟抓住她的手,她太瘦了甚至都没有力气挣脱,只是怔怔的看着鸿晟。

    鸿晟自觉失礼,慌忙松开,解释道:“姑娘误会了,我只是不想将姑娘的手弄脏,您不必害怕。”

    这么一道歉反而更尴尬了。佳文红着脸,去找纸巾帮鸿晟简单的擦了擦。

    看着她认真的帮自己擦干净衣服,他甚至能听见她的呼吸。鸿晟仔细打量着佳文,肤色白皙,甚至连嘴唇都泛着白色,身材娇小,头发乌黑,瘦弱的让他想去保护。

    “小姐,您是姚小姐的同学么?”鸿晟问道。他突然想多了解她一些。

    “恩,我叫宋佳文。你刚才说你叫萧鸿晟?那萧铭义是你哥哥?”

    “对。”

    “原来如此。”想到萧家有黑帮背景,佳文有点害怕。不过看鸿晟的样子,并不张扬跋扈,反而很平易近人。想到这里的同学他都不认识,佳文便陪他聊着天。

    祁君叹了口气,坐在窗边,还有点不甘心的望着窗外。

    “还在等铭义么?”祁君抬头一看是哥哥。她和铭义的事情哥哥一定已经听爸妈说了。

    “你就把同学们晾在那边喝酒吃饭聊天,然后自己在这边发呆?”

    她喜欢铭义这件事,现在似乎已经成了她的耻辱,还好她和自己的好朋友都没有提过。

    “哥哥,萧铭义这个人到底怎么样?。”她似乎足够了解他,但她似乎又不够了解他。

    “爱情和别的不一样。再好的人如果不爱你,你依然会很辛苦。不过作为朋友,我倒是能确定他值得交往。”

    “你说了完全等于没说。”祁君瞪着哥哥。

    “祁君,你现在还小,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爱情是两个人日常生活中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

    “好了好了我不想了。既然大家都来了,那宴会还是继续。”

    虽然听说妹妹喜欢铭义这件事让祁扬觉得很吃惊,不过,在他看来,两人没什么接触谈不上喜欢。小女孩的幻想而已。

    铭义驾车回去。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例会从下午一直开到刚才。

    又有几家企业破产了,很多行业都受到了巨大冲击。

    看来萧氏也需要马上转型了。

    铭义脑子里一直昏昏沉沉想着刚才会议的种种内容,头痛欲裂。

    昏暗的路灯,铭义突然有了形单影只的孤独。想起来晚上的生日宴会,铭义改了行驶路线。

    不一会儿便到了,红房子二楼还亮着灯。此刻,里面可能还有个聚会。

    只走到楼梯口,他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歌声。里面是少年们合唱着《送别》,哀伤的基调,哀伤的音乐,但是青春洋溢的声音却是斗志昂扬。

    祁君有点微醺,又有些困倦,竟然隐约中看到铭义进了门。她笑自己傻,想从哥哥那里抢酒瓶过来,却被祁扬狠狠的摁住,不让她起来。

    一定是喝醉了,她看见萧铭义不但进了门还坐到了她旁边。

    “你来了,哈哈。萧大公子。”祁君不知道,自己的头发已经散开了。“你不是不过来么?怎么又过来了?是不是觉得本小姐花容月貌你后悔了。是不是。”祁君一边说着一边拍着铭义的肩膀。幻觉居然能这么真实,怎么能这么真实,难道,祁君心头一惊,完了,是萧铭义真的来了!

    祁君顺势顺着胳膊趴到了铭义肩头,假装自己喝醉了睡着了。

    祁扬将祁君搂到怀里,无奈的笑了笑。

    “才半杯红酒,就醉的不成样子。”

    饭店楼下,祁扬扛着祁君,等着司机开车过来接他们。铭义鸿晟陪他们一起等着。

    “回国了又什么打算?”祁扬问铭义。

    “父亲身体不好,以服侍他为主吧。”铭义答道“你呢?我记得你说过,想要参军。”

    “对,七尺男儿总要报效国家。而且,这也是莫依的意愿。”

    两人一阵沉默。

    祁君好像好点了,祁扬将她放下来,扶着她摇摇欲坠的身体。

    司机来了。

    祁扬艰难的把祁君抱上车的后座位,铭义上去帮忙。

    祁君坐好后,铭义在她的耳边悄悄说了句“生日快乐。”

    “好了,别装了起来吧。”车子走开后,祁扬对着妹妹说了一句。

    祁君一个机灵,迅速坐了起来。

    “哥,你发现我是装的了?完了完了,有那么不像么?”

    “就你那点小伎俩,谁能看不出来。”

    这么说。。。铭义也知道她是在装醉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