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招聘

    已是深夜,顾乔合上手中的《红楼梦》,看着窗外。远处不少霓虹灯还闪着光,但是太远了,光照不到这里,这里还是一片漆黑。身上的真丝睡衣太过清爽,甚至有点冷。萧老爷在书房,此刻房间里只有顾乔一人。

    不知道是第几次读《红楼梦》了,每每读到最后一章,就倍感人心薄凉,总会叫她心神不宁。

    自从萧铭义留学归来,萧老爷的失眠症似乎越来越厉害了。

    顾乔知道,萧山已经不是当年的萧山,在铭义走的这两年里,萧老爷回家后每天都很累,看着很疲惫。

    现如今,铭义回来了,但萧老爷没有让他帮忙的意思。

    顾乔也看的出,铭义在犹豫不决。回国后他开了一家画廊,每天进进出出看似很忙,不过他总是时不时的出现在萧老爷身边,随时听候差遣。

    是啊,当年让年纪轻轻的孩子入帮打打杀杀,铭义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芥蒂。

    不过对于铭义开画廊的事情,顾乔有些不太明白。兵荒马乱的年代,还有闲情雅致去开画廊?

    -------------------------我是分割线---------------------------------

    看着萧老爷今日精神不错,铭义决定带着父亲还有弟弟鸿晟来他新开的画廊看看。

    约两百平米的画廊分上下两层,用棕色的木料做内饰,窗帘也是深色的。一楼是国画,二楼是油画。二楼的一半用作画室,铭义有时候用来练笔或者日后要供有画画兴趣的学生们来这里上课。

    “不错。”萧老爷看得出这个不算大的画室无论从装潢还是作品选购都是费了心思的。

    参观完,他们坐在画室里休息着。

    “哥,现在这么乱,到处打仗,为什么要开画廊?谁还有心思买画?”

    “的确,现在确实是战争时期。这个时期所需要的不仅仅是食物衣裳药品,更需要的是全体民众坚强的意志。”

    鸿晟还是有些不太明白。“坚强的意志同画有什么关系,这不是艺术品么?”

    “何为艺术品?优雅崇高,从容恬淡,习得艺术精髓便使心胸开阔,在慌乱中能多一分清醒。长期以往再多的灾难也不会令其恐慌,也不会摧毁其意志力。因此,如若将艺术加以推广,必将有更多的民众意志坚定,在战争中出得一力。”

    鸿晟明白了,点点头。

    萧老爷则惊讶于铭义的见地,久久未说话。

    临走时萧老爷买走了铭义一副油画。

    付钱时,萧老爷对铭义说:“这样,你的生意就算开张了。”

    萧老爷没猜错,他是这个画廊第一个客人。

    ------------------------我是分割线------------------------------

    “老爷,货物已经安全送到。”张烈在书房同萧老爷密谈。

    虽然任务完成,但是萧老爷脸上并未有丝毫放松,反而比平时更加严肃。

    “老爷,恕我多嘴。这差事对咱们的打击太大。现在警察局已经盯上咱们了,摆脱他们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光是这回就损失了三个弟兄。再这么下去,怕是市政那边也要惊动了。”

    萧老爷抬手,示意张烈不要再说下去。

    “这三个人别忘了把抚恤金送去家里。”

    “是。”张烈只好作罢。萧老爷为人精明,这样的事情他怎会不知道。

    张烈刚走,铭义将药送到书房。

    “听二太太说您最近总是失眠,我托人定做了安神的枕头和被褥,明天就能送到了。”

    “父亲,眼下鸿晟还在上学,公司的事情日益繁重,您太过操劳了。这段时间您就不要去公司了,交给我来处理。您就安心在家养病。”

    “铭义,你已经离开公司两年了。这两年公司经营了什么业务你一点都不了解。如果一但进入,你面对的可不仅仅是公司的业务。你真的想明白了?”萧老爷的语气带着质问。

    “想明白了。父亲。”

    “既然你做好准备了,我就答应你。但是往后的路会很艰难,而且你也会面临重大的选择,出于公司利益也好,个人利益也罢,千万不要让别人干扰左右,你要顺从自己的内心。”

    铭义点点头。或许他生来就该如此,这是他的命,休想过安稳的一生。但这一次的选择,他是自愿的。

    -------------------------我是分割线----------------------------------

    “所以说,那天萧铭义也来了?”佳文惊讶的合不拢嘴。

    祁君点点头,心烦意乱的搅着手里的咖啡。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一周了,祁君还是不知道该如何缓解当时见面的尴尬。

    “不过话说回来,当年风头正紧的萧家大公子,怎么回国之后突然就销声匿迹了。他当年在上海可是传奇人物,每次出入舞厅就引来一大帮姑娘前呼后拥的。”

    “可能是因为他不想管理公司,所以也就不再引人注目了吧。”

    “看来你真的是很喜欢他,连这些都知道。”佳文认识祁君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知道她有喜欢的人。

    “不过祁君,我觉得你们不太合适。你们都没有交集。”

    他们已经聊了一个多小时了,都有些倦意,佳文将手里握着一张今天的报纸打开看。

    “报纸的一半都在说打仗的事情,看的人心情都不好了。”佳文翻了几下,把报纸放在一边。

    “祁君,萧鸿晟你认识吧,就是萧铭义的弟弟。”

    “认识啊,怎么了。”

    “那天你生日宴会结束了他就一直往我家跑,有一次居然还留下来吃饭。“佳文愤愤不平。祁君知道,佳文的心里全是许剑华,怎么可能容下别人。

    “是么?那他肯定是冲你去的。其他我不了解。但是鸿晟感觉就是一个比较乖的学生。”

    “我已经和他说清楚了,可是他还要过来。”佳文闷闷不乐。

    “好吧好吧。”祁君顺手拿起报纸“如果我下次能顺利见到萧铭义我跟他说让他管好他弟弟好了吧。”但是下次机会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原本想在生日的时候惊艳亮相和萧铭义更进一步的,但是目标没有达到,恐怕近期都没什么借口和他见面了。

    突然祁君眼前一亮,报纸上赫然登着萧铭义出任萧氏集团总经理的消息!

    祁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说着没机会,机会居然自己上门了。

    她仔细看了看,发现下面还有一条招聘,萧氏要招一批新员工。

    反正毕业到现在,她一直在家没事做。不如去工作,这学也算没白上。

    多日的担忧就这样烟消云散,祁君觉得今日窗外的阳光格外的晴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