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祁君一人在房间坐着,心中无比烦杂。她想要问清楚那个女子的一切,可是她不知如何问起,因为她害怕,自己才是那个第三者。她想刚结婚时铭义对她的态度,不是喜欢,不是厌恶,而是不关心,这似乎不是他的婚礼,他只是个参加仪式的人。

    此刻,铭义在里屋的书房,拿着莫依的照片,思索良久。曾经以为这是他一辈子的挚爱,曾经以为还能与她再见。可是这些都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没有任何意义。他慢慢拨通了电话。

    “阿烈,人不用找了。”

    “怎么,想通了?”

    “不是我的,不能强求,终究无缘。”

    “这就对了嘛,我都说了接了婚就不要去想别的女人。想通了就好。”

    “她不是什么别的女人,请不要用这样轻蔑的称呼!”说罢,铭义重重的摔下了电话。

    然而,他不知道,门口的祁君已哭的泣不成声。原来他一直在找她。祁君啊祁君,你有什么资格去问他,你才是那个破坏他人感情的人。

    “祁君?”铭义走出书房,看到祁君倚墙而站,身体软踏踏的,似乎没有力气。

    祁君背对着铭义,迅速擦干眼泪,回头对他莞尔一笑。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祁君眼睛红红的,看着就像哭过。

    “快说,到底怎么了?”祁君仍默不作声,自顾自的走向卧室。铭义却拉住了她的手,将她搂入怀抱,柔声问道:“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如果你想离婚,大可告诉我,不必这么偷偷摸摸的四处偷情。”

    “偷情?”

    看着铭义似乎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祁君更加生气了:“如果不是,那你那天在徐公馆的舞会,和你跳舞的人是谁?”

    “那再我回答你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为什么要跟踪我。”铭义似乎没有谎言被拆穿的惊慌,镇定的反问祁君。

    话已经说道这个地步了,再瞒着就没意思了。祁君一五一十的把这几天的疑惑全都告诉了铭义。铭义听着,嘴角竟渐渐上扬。哼,证据确凿,看他萧铭义用什么方法搪塞过去。

    “原来是因为这些事。萧太太,站着说多累,走咯。”铭义不由分说抱起祁君,把她抱进卧室的床上。

    “那萧太太想从哪里听起。”

    “你们怎么认识的。”

    铭义想了很久,第一次见面,应该是新生报到那天,好就从这里讲起。怎么同莫依相识,怎么成为了朋友,怎么越来越熟悉。祁君听着听着,竟然忘记了自己是在“审问”铭义。

    “那后来呢?”

    “后来她就不辞而别了,一直没有下落。那天,我在街上遇到了一个长得和她很像的女孩,所以就让阿烈去找了。舞会上和她跳舞,就是为了确认她是不是莫依。不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她不是莫依。”

    “既然是寻找朋友,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

    铭义坐起来,把祁君搂在怀里。

    “那我说了愿意,你不能动手打我。”祁君点点头。

    “因为同你结婚前,我确实很喜欢她。”

    “果然是这样。”祁君脸色大变,忍不住想要打他。但她被铭义紧紧抱着根本动弹不了。

    “不过和你结婚之后,我只认你这一个妻子。”

    “说的好听罢了,谁不会讲好听的话。如果你真的这样尊重我,为何会瞒着我。”

    铭义的眼睛有些暗淡下去了,眉头又紧紧锁住,似乎内心有无限的惆怅。

    “祁君,你知道吗?从小,我就没有自由。交什么朋友,说什么话,干什么事都是父亲安排好的。到法国念书,认识了你哥哥和莫依,这是我唯一一次按照自己的意愿交来的朋友。我们三个无话不谈。对于我来说,他们两个像亲人一般。”

    铭义平日看起来都是意气风发,很少有这样疲惫的时候。而这也是和祁君第一次交心的谈话。这样脆弱的铭义,让祁君心里有些难过,她忍不住握住了铭义的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