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屋子里极其昏暗,祁扬双手被绑着,不吃不喝已经两天了,体力渐渐消耗,昏昏沉沉的。背上是杨焱教官留下的皮鞭的印记,淌出的血迹没有及时擦去,干涸在背上,隔着衣服,结成一道道黑色的血块。

    结业考试的事,他算是搞砸了。现在还在等着教官做最后的决定。目前看来,杨焱恨不得剥了他的皮。这是自然,自从培训开始,杨焱就认准了祁扬,认定他能成气候,不少场合都对他大加赞赏。可是考试时候干出这样蠢的事情,丢的可是杨教官的脸。而这位孟教官,虽说要求近乎苛刻,但同祁扬没什么大的过节,倒是值得他去求求情,说不定能挽回局面。

    祁扬正晕晕乎乎的盘算着下一步计划,听到门响了一下。他抬起头,从门里进来的光刺的他睁不开眼睛,接着便是有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孟洁拎着一个篮子进来了。她把篮子放在桌子上,替祁扬解开双手。

    “孟教官,你们给我什么处分?”祁扬活动着麻木的双手,故作轻松的问道,突然不小心碰到了伤口,咬了下牙关。

    “伤口很疼吗?”仅仅这么微小的动作,都没能瞒过她。

    “我让杨教官失望了,这顿打是活该。”

    “吃饭吧”孟洁将篮子递给祁扬。

    “孟教官,实不相瞒。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似我认识的一位故人。”祁扬这么说一半是为了跟孟洁套近乎,另一半,这是他心里一直想问的问题。祁扬自己清楚的知道,也许因为这样的一个问题,会给二人带来灾难。但是,他仍然问了出来,假借求情之名。倘若他失算了,那么今夜之后,他们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他必须抓住这最后的机会。

    孟洁却几步走到祁扬面前,一下子打翻了祁扬手中的碗,碗里的食物撒了一地。

    “姚祁扬!”孟洁几乎用上了全部的力气,嘶声力竭的喊道。

    “你给我像个男人一样站起来!”

    祁扬迅速站了起来,笔挺的站着。

    “大声的回答我,报道第一天,你怎么宣誓的。”孟洁仍然怒气未消,大声的问道。

    “誓死效忠党国!”

    “再大声一点!”

    “誓死效忠党国!”

    “再给我大声一点!”

    这回,祁扬用尽了全部力气,咬牙切齿的喊道:“誓死效忠党国!”

    “你记清楚,你的使命是效忠党国!除此之外,再无正道。记住你的使命!无论何时何地,时刻警醒!时刻谨记!”

    “是!”祁扬高声答到。

    “徐长官已经下令,让你加入中统了。今后你一言一行要更加谨慎,如若再犯错误,那谁都不可能保下你,记住了吗?”

    “是!”

    “去医务室看看,伤口似乎有些发炎。今晚可以回家了。下周一到中统处报道。”孟洁的语气有所缓和,说完便转身离开。

    孟洁刚走,贾春生进来了。

    “诶呦你看看你看看,身上这么多伤口。我陪你去医务室吧。”说着架起祁扬的一只胳膊,祁扬体力不支,倚靠着贾春生勉强出了门。

    “你知道谁把你救出来的?”贾春生故作神秘的说。

    “谁?”

    “就是那位方小姐,她亲自去找的徐长官。”

    “你是说,方宁?”

    “就是她,看上去她对你很在意呢。都急哭了。”

    祁扬苦笑了一下,真是个天真的傻丫头。

    ——————————————分割线——————————————

    佳文的手,似乎有什么魔力,将鸿晟的目光深深的吸引。虽然在一起已经一个月了,可是他觉得佳文怎么都看不够。就像她的手,此刻鸿晟眼睛一刻都不眨的盯着佳文纤细的双手,心里忍不住赞叹,这世间怎么能有这么美的手,配上这红宝石,刚刚好。

    “这枚戒指就像是为这位小姐量身定做的一般。”服务员由衷的赞叹。

    平日佳文衣着朴素,从未佩戴过珠宝,今日鸿晟特意带她来精心挑选。

    “宝石配佳人。”鸿晟轻抚着佳文的头发“佳文,喜欢吗?”

    “喜欢。只是这礼物太过贵重。”

    “你喜欢就好,服务员,就这个了。”

    二人从珠宝店出来,走入旁边的咖啡厅。佳文看上去有些闷闷不乐,为了哄她开心,鸿晟早早的向嫂子祁君打探好了佳文的喜好,为她点了一块甜甜的巧克力蛋糕。可是蛋糕上来了,佳文也没什么胃口,用叉子胡乱插了几下,再也没动。

    “好吧,你今天肯定哪里不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开心?告诉我好吗?”

    “我没有不开心,鸿晟你多心了。”

    鸿晟放下手中的杯子,握住了佳文的手,认真的看着她:“佳文,我是你男朋友,自从我们在一起,我就发誓要让你每天都开心,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吧。”

    “什么都瞒不过你,亲爱的。”佳文轻轻的笑了一下,轻轻吻了吻鸿晟的额头,娇羞的好似四月的玫瑰。无论娇羞还是美艳,或者是之前怯生生的佳文,对于鸿晟而言,都是甜美饴人的甘露,使他愿意付出生命。

    “其实,我有两个远房表哥,很多年没见了。我父母现在很想念他们。你知道的,我父母年事渐高,他们只希望能有生之年能够再见他们一面。”

    “这个好办,我让人去找就是了。可是怎么找呢?”

    “表哥的样子我依稀能记得,已经让画师帮忙画好了。”佳文说罢从包里拿出了两张纸,上面有两个人的画像。

    “那我的伴娘小姐,这个事情就算过去了。你应该没什么烦心事了。我带你去看电影。”

    “好”佳文缠住了鸿晟的胳膊,轻轻倚靠着鸿晟。鸿晟低头吻了佳文的脸颊。

    这一幕被路过的顾乔看到了。

    顾乔原本坐车出来散心,谁知却看到鸿晟和佳文缠绵在一起。

    想来近日鸿晟总是深夜归家,想必是恋爱了,放学就去约会。若是别的女子都好,可对方居然是宋佳文。顾乔认得佳文,自然知道佳文和剑华的事。虽然鸿晟平时处处针对顾乔,但顾乔毕竟是长辈,她不能看着这孩子出乱子。

    “去申报报社。”顾乔吩咐司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