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顾乔回到家,正在思忖着是否把鸿晟的事告诉老爷,一来此事她不好插手,二来现在鸿晟还没有和家里表明二人关系,此事也不必太过着急。谁知刚进门,春芽便急急忙忙的迎了上去,神色慌张。

    “二太太您快去老爷书房看看吧,老爷和二少爷吵起来了!”

    顾乔来到书房,书房中传出争吵的声音。

    “读书读不好,追女人倒追是擅长。”是萧老爷的声音,明显带着怒气。

    “爸,我是真心爱她的。”

    “真心?你认识她才几天?就能看的出真心了?还擅自让张烈找人,我跟你说过什么,青帮跟你没关系,你永远不能插手。都当耳旁风了?”

    顾乔正准备推门进去,却听见了鸿晟气急败坏的喊声:“是不是那个女人跟你说的,我知道她从来就没安过好心!咱们家的事轮得到她来管吗?她凭什么管我?”

    顾乔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转身离开。

    高跟鞋登登作响,速度极快。

    “二太太?”铭义和张烈一同回到萧府,看见顾乔,铭义想要同她打招呼,顾乔却像是没听见一样,没有回头。

    铭义和张烈到书房里找萧老爷,正赶上鸿晟从房间里气冲冲的出来,二人不知所谓何事,面面相觑。

    铭义推门而入,看到萧老爷拿出药瓶,正在吃药。张烈跟在铭义的身后也进了书房。

    “父亲,鸿晟这是怎么了?”看来这一架吵的很凶。铭义想到一会儿可能和父亲有一段不太愉快的对话,只得先说一些其他的。

    “他今天跟我说要娶一个姑娘。对方的人品家世一概不知,居然就想着结婚。胡闹。”说罢,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鸿晟单纯善良,怕是难辨好坏。这件事急不得,自然要帮他过目,再做决定。您身体要紧,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萧老爷重重的叹了口气,看上去疲惫不堪。

    “铭义,近日总不见你在家,在忙些什么?”

    “画廊的生意“铭义简短的回答,走到桌子对面的椅子边坐下。试探性的开了口“父亲,其实。。。三木株式会社。。。。。”

    萧老爷将手中的水杯重重的放下。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能再查下去吗?”

    “父亲,我知道萧氏遇到了危机,此前您让我和祁君搬出去,就是不想我们遇到危险。但是,您的安危,二太太的安危,鸿晟的安危,甚至是张烈的安危整个萧氏的安危还有青帮成百上千弟兄的安危我不能不管。”

    “我一把老骨头了,没什么害怕的。区区一个三木,我根本不放在眼里。十二年前如此,十二年后依然如此。”

    十二年前,三木株式会社在上海成立,表面上是贸易公司,但实际上却干着贩运军火的勾当。时任社长的前田秀一,用高额报酬引诱萧氏同流合污。遭到萧山的拒绝。前田秀一仍不死心,继续威胁萧山,最终将萧山惹怒。萧山假意合作,当晚派去项叔烧毁了仓库,连同前田秀一在内,大部分日籍员工都烧死在了仓库里。其他人则被萧山派人伪造成各种意外,全部身亡。谁曾想,十二年后,三木株式会社重现上海滩,短短的时间便搅的天翻地覆,注定将萧氏再次卷入。

    “可是父亲,为何三木株式会社会暗杀林老板?”

    “林老板的事,也有我的责任。当初三木暗中威胁林老板,林老板势单力薄不知如何应对,想来与我商讨,得到青帮的庇护。而这个档口我不在上海,事情全权交于老七。老七原本与林老板之前有些过节,竟将林老板奚落一通。林老板是个要强的人,他便以为萧氏已同三木合作,于是在新航线是竞争中,变卖家当同萧氏竞争。我回上海以后,得知此事,打算上门道歉。可是林老板轴得很,连面都不愿见。最终这误会一直没有解开。没多久传来林老板身亡的消息,我也很自责。更何况最后连累到了祁君受了伤。”

    “这么说萧氏没有帮三木株式会社运送军火?”

    萧老爷靠在椅子上,盯着铭义的眼睛,露出一贯的威严:“你是在质问我?

    “在青帮,我还是能打听到点消息的,也不枉出生入死这么多年。”

    “我只是想知道,三年前您就帮三木运送军火了。这到底是不是真的。”铭义的声音变的颤抖。

    萧老爷未置可否。

    铭义闭上了眼睛,不断的用手掌揉搓着额头,头痛的似乎要裂开。

    “您时刻教导我们不忘忠义,死守底线。可如今您为何沦落至此?日本人的野心连我这个归国不久的人都明白,您会不知道?”

    “萧铭义!”萧老爷拿起桌上的杯子狠狠砸向铭义,铭义没有躲开,张烈担心铭义受伤,抢先一步截住了杯子,将杯子完好无损的又放回到桌子上。

    三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只剩钟表轻微的响动。

    “今后,不许你再插手青帮,插手萧氏。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插手。”

    “父亲,如今萧氏已经骑虎难下了!我们必须反击,否则,我们,就是下一个林老板啊。”

    “如今我的话你半分也听不进去吗?”

    “父亲!我不明白十二年前你既然已经同三木宣战!为何十二年后却要懦弱逃避!”

    “倘若只是日本人,我何时怕过。可是铭义,事情背后不简单,不是你以为的那样。你若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就按照我说的去做。此事不要再提。”

    “父亲。。。”

    “出去!”

    眼看场面越来越糟,铭义只得转身出门。

    铭义出门后,萧老爷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张烈急忙重新给萧老爷倒了一杯热水,短刀萧老爷面前。

    “老爷,是我的失误,不该将这些告诉铭义。”

    “这不能怪你。铭义这孩子,我太了解了。心思缜密,又聪慧的很。他想要找出真相不过是时间问题。”

    “可是刚才,您为什么不告诉他那件事,反而故意让他误会您。”

    “这孩子从小背负了太多,我不愿再给他套上枷锁。现在他已经想要回来帮我对付三木了,那件事再让他知道,他的人生就没有办法再脱离打打杀杀。这对他不公平。”

    “老爷,还有一个消息。七叔那边,有了新进展。”张烈从里兜掏出几张照片,放到萧山的面前。

    “老七啊老七,别怪我不客气。”萧山看完照片后,几下将照片撕得粉碎,扔进了垃圾桶。

    (本章未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