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早春的天气,划船很合适。公园的湖心处,一叶小船孤孤零零的停在那里,船上一白衣女子,撑着白色的阳伞,好似一片羽毛轻轻浮在水面。

    祁扬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最后再检查一遍手中的玫瑰花是否无虞,服装是否妥帖。不错,一切都很完美。祁扬将船划到湖心,离女子不远处停了下来。

    “窗灯林霭里,闻磬水声中。”女子察觉有人靠近,没有转身,只是轻轻吟出这句诗词。

    “更与龙华会,炉烟满夕风。”祁扬对出下阙。

    “此诗同此情此景倒有几分相似。”女子任未回头。

    “我倒觉得大不相同,诗词描景,可小姐美过任何一景。”

    祁扬手有些轻微的颤抖,他强压着自己的激动,朗星之目不敢移动半分。待女子转过身,祁扬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玫瑰递上前去,空气中瞬间弥漫着花香,女子如出水芙蓉,倾人倾国,嫣然一笑令人魂魄散尽。

    女子没有接祁扬的玫瑰。站起身来,小船摇晃,有些不稳,祁扬急忙拉住了女子的手,女子得以保持平衡,上了祁扬的小船,与祁扬一并坐下。

    “这回可以收下我的花了吧?”

    “今日首次接头,你私自带了同接头无关的物品。作为你的上线,我必须提醒你,这样很危险。“

    “是,我知道。莫依请允许我犯一次错误。”

    “祁扬,忘记我原来的名字。我是孟洁,也是组织中的七零。”

    “是!七零同志,苍龙向您报道。”祁扬挺直腰背,行了军礼。

    就在湖中央,二人像其他热恋的情侣一般互相依偎着,莫依向祁扬讲述了她这些年的遭遇。

    原来莫依的父母在学校发表了支持共产主义的言论,被军统南京站逮捕,继而秘密杀害。彼时她已经在苏联进行特训,消息传来,连痛苦的时间都没有,只有更加残酷的训练和淘汰。最终她以第一名的成绩,正式成为一名地下党。后化名孟洁安插在中统上海站,成为一把悬浮于中统上方的尖锐的刺刀,随时准备直命要害。中统方面伪造了一个歌女的身份,化名齐泠便于她素日开展情报工作,而她的在中共地下的代号七零也源于此化名。

    “你确定真的骗过了铭义?他心思缜密,当真能瞒过?”祁扬不太放心。以他对铭义的了解,他想追查的事情一定会追根到底,倘若一直追着不放,这以后对他们来讲,将是一大障碍。

    “名媛齐泠游戏人间,水性杨花。倘若他所认识的赵莫依真的如此堕落,那他一定情愿没有探究。当然,第二个原因,我知道你妹妹嫁给了他,两人感情甚笃。他一心寻我,慢慢就变成了同窗之谊,也就是说,他不再爱我。”

    “看来我猜的没错,他果真喜欢你。那时他刚来法国,眼神冰冷,唯独看你的时候,不一样,后来他来社团帮忙,说是帮忙,眼睛却一刻都离不开你。说真的我妹妹嫁给他我还有点不放心。”

    “脆弱的暗恋怎么能敌得过朝夕相伴?”

    “那你我二人今后要朝夕相伴了,所以这花,还是收下为好。”铭义将手里的玫瑰第三次递给莫依,这一回,莫依没有再拒绝。

    “你今日准备玫瑰,是早就猜到与你接头的人是我了吗?”

    “我原先已经知晓上线也在中统。训练第一天我见到你,虽然容貌一样,但仍然无法判断。直到那日我犯错误关禁闭,你打翻了我的粥,禁止我追问你的身份,我才确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