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漫长而黑暗的夜。

    “我就离开半个小时,竟然就给了他们可乘之机。”张烈说罢用拳头狠狠的捶向地面。

    “我进屋的时候,老爷已经中枪了,气息微弱。窗户半掩着,看样子是逃跑了。”

    抢救老爷的医生是一位基督徒,他握着手中的十字架,默默祷告。

    “不管结局怎么样,还是谢谢您。”铭义强忍着悲痛,声音嘶哑的说道。

    “萧老爷每年都会向教会捐款,从未间断。今日我未能帮上忙,十分抱歉。愿上帝保佑你,早日缉拿凶手。”

    “我父亲的死因是什么?”

    “凶手枪法十分熟练,正中心脏位置。伤口创面很大,因此。。。”

    “近距离射击。”铭义仔细端详手术托盘里取出来的子弹,张烈走上前,看着子弹,略显惊讶:“看来是一把勃朗宁。难道说。。。”

    “没错,凶手是个女人。”

    铭义知道张烈在惊讶什么,虽说萧老爷年纪大了,但年轻时候也是功夫过人,总不至于让一个女子轻易杀掉。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女子是受过秘密特训的职业杀手,要么就是让萧老爷毫无防备的人。

    青帮和萧氏集团的骨干,听到消息,都来了萧府。萧家的人无心理会,祁扬便代替铭义在客厅招呼众人。

    铭义正在仔细思考着案发现场的各种可能性,二楼的楼梯口传来声音。

    “大少爷吩咐过了,您不能上去。”是春芽的声音。

    “我和萧老爷是拜把子的弟兄,今天他出事了我上去看看有什么不妥。”铭义听得出来,是七叔的声音。

    “您真的不能上去。”

    “你这个小丫头,我兄弟要上路了!不管怎么样我也得送送他!”

    “我父亲遭到不测!七叔您问都不问一句就急着哭丧,于情于理恐怕都说不过去吧。”铭义从房间出来,强压着心中的怒火,低沉着声音问道。铭义清楚的知道,七叔多年前已同父亲不合,几次背后从中作梗谋害父亲。父亲念及旧情,并未追究。这个当口他来萧府,除了想亲眼确定父亲是否真的死亡,再想不到任何别的理由。看到铭义从房间里出来了,七叔的小眼睛眨了眨,他知道萧山这个养子不好对付。

    “大侄子,你怎么这么大火。我不过是惦记老哥,也是一片好心。。。”

    “你的好心我萧家心领了。”铭义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七叔的话。“但七叔您心里怎么想的我清楚的很。只要我萧铭义还在,这里就没有你说话的份。”

    见铭义如此态度,七叔也不再强行进屋。但被一个小辈如此对待,仍觉得心里气不过:“萧铭义,你还真把自己当他亲生儿子了?你不过是萧山养在身边的一条狗!你跟着他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得到什么了?”

    铭义怒不可遏,双手紧握,几步走过去握紧了七叔的领子,对着他挥起了拳头。

    “你再给我说一个字!”

    客厅里的众人听到争吵声,都上楼了。见此情景,面面相觑没有多言。

    “我有什么不敢说?在场的人谁不知道?你就是萧山养在身边的一条狗!就连她的马子都有萧氏集团的股份。你有什么?你什么都没有!”

    铭义毫不费力的将七叔拖到了楼梯旁边的窗户,一拳打碎了玻璃,鲜血滴落。接着他将七叔抵在窗户边上,只要他一松手,七叔便会坠落,非死即残。

    众人都惊讶的喊出了声音,几个前辈帮七叔求情。七叔心中害怕,一边叫骂一边挣扎,铭义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都给我住手!”顾乔不知何时出了房间,面色灰白,衣服上还沾着老爷的血迹,但此时却不见方才的柔弱,又恢复了以往的沉着冷静。

    “铭义,松开手,我跟他讲。”顾乔走到二人身边。

    “太太,这一把年纪的人了,还这么不懂道理,是该让铭义好好教他一下。”张烈恨不得自己亲自动手揍他,但碍于身份低于七叔,只得在一旁忍着。

    铭义没有松手

    “你心里若还当自己是萧家人,就给我让开!”

    铭义松开了手,胸口剧烈的起伏。

    七叔一溜烟的跑到几个前辈身边,脸上的表情惊恐不已。

    顾乔给铭义使了眼色,铭义和张烈站到一旁。接着她还看四周,同每个人对视,眼神冰冷却又犀利,似乎能看穿看透每一个人的心。

    (本章未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