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铭义回到房间,已经是凌晨。

    祁君睡着了,呼吸均匀,难得能睡的这么沉,这几日她很辛苦,消瘦了很多。铭义坐在床边,看着祁君,脸颊不再饱满,嘴唇苍白,他忙于父亲的事,没有照顾好祁君,顿时心生愧疚。他轻轻拉过被单,想要帮祁君盖上,这时祁君翻了身,睁开了眼睛。

    “你回来了?”祁君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声。说着就要坐起来。

    “你别乱动,好好休息。姨娘告诉我了,你已经在楼下守了一天了,站起来时候都晕倒了,再熬下去身体会受不了。”

    说罢,铭义伸手摸了摸祁君的额头。

    “有些烫,把这汤喝下去,祛寒。姨娘特意给你熬的。”铭义伸手端起汤碗,递给祁君。

    “叫姨娘别费心了,就是有点不舒服,不严重。”祁君慢慢的喝汤,喝完汤,把碗递给铭义。

    “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

    “辛苦你了,对不起。”铭义将祁君揽入怀中。”

    “我是你的妻子,这是我应尽的本分。”

    “只是不知道,你愿意陪我多久。”

    祁君挣脱了怀抱,有些生气的看着他:“你是说我是见异思迁的人吗?”

    铭义笑了笑,再次把祁君拥入怀中:“你当然不是,我是。”

    自从萧老爷去世,两个人还未好好说过话。

    “杀害父亲的凶手,有头绪了吗?”

    “唔,已经伏法了。”

    “可是报纸上为什么没有相关报道?”

    “牵扯到的事情比较多,现在还不能报道。”

    “祁君,可能。。。我需要重新回到萧氏集团,回到青帮。”

    “恩,我早料到了。”

    铭义不可思议的看着祁君“你早料到了?”

    “父亲去世,鸿晟现在还是个孩子,难以承受,你肯定要回到萧氏,帮鸿晟打理。等鸿晟过几年,长大了,就可以还给鸿晟。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去过自己的生活了。”

    铭义没有回答,事实上,他不忍心告诉祁君,自己走的,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一直以来,铭义都以为父亲是顾虑日本人,甚至是收到什么好处才和三木株式会社合作。直到今日,顾姨娘才告诉他全部前因后果。

    其实十二年前,三木株式会社刚到上海,便有意同萧氏合作,萧老爷早已知晓三木的真实目的,也知道他们在码头雇佣身体有残疾的工人,就是因为残疾工人大都是孤家寡人,一旦事情败露,可以随时处死这些工人而做到不留痕迹。萧老爷拼死遏制住了三木的势头,张烈的父亲,就死于那次混战。

    之后的许多年,三木一直有所收敛。直到两年前,铭义因为大太太的恩怨,动了政府的人,萧老爷为了保住铭义的性命,不得已去求南京方面的人,而对方开出的条件,竟然是同三木株式会社合作。萧老爷别无他法,只得应允。

    这两年战事渐渐紧张,三木株式会社对中国的威胁越来越大,萧老爷打算将身边事项尽数安排好,以死明志。怎料七叔暗中下了黑手,萧老爷才死于非命。

    顾乔说这些的时候,脸上没有半分动荡,语气平静:“其实,这些,老爷千叮咛万嘱咐,不让我告诉你。可是我怕你会误会老爷,你会误以为他是贪生怕死之人。思来想去,让你知道你父亲是个英雄总比让你以为他是卖国贼要好。铭义啊,你现在跟过去不一样,你有家庭,你有妻子,老爷不希望你意气用事帮他报仇。他说他这一辈子,值了,而你和鸿晟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在这个动荡的年代,只希望你们能有自己的生活,不要再卷入这些是非。”

    铭义跪在萧山的灵前,紧紧咬着牙齿,却怎么也忍不住眼泪。

    一直以来,他都在犯错,造成父亲今天的一切都源于他两年前的擅自做主,还有他敏感的、对父亲的不信任的心。而父亲,一直再包容他,尽他最大的所能保护他。

    “二太太,谢谢您告诉我这些。即使不知道这些,我也会帮父亲报仇。更何况今天的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

    “铭义,若你执意报仇,那我定会助你一臂之。”

    铭义离开后,顾乔仍然在灵前。

    “老爷,我知道这一切都告诉他,他一定会帮您报仇。一旦铭义重回青帮重回萧氏,必定会与三木株式会社再起瓜葛。但我别无他法,请您原谅,乔儿就任性这么一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