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好些天不见你了。”

    “最近有些事情比较忙。”

    佳文一早来了萧府,萧府上下仍在服丧,为表心意,她自然也是浑身黑衣。几日不见,漂亮了许多,祁君差点没认出来。

    “对不起,这么久了,才来看你。这些天够你累的。”佳文带来了祁君喜欢的糖炒栗子,只是祁君实在没有胃口。

    佳文看祁君没有动,剥好一颗递给祁君:“你看,还热气腾腾的,店家换地方了,我找了好久才找到。”

    祁君刚要接过栗子,突然胃里一阵翻腾倒海,瞬间酸水就要翻到喉咙,立马喝水压着恶心。

    “奇怪,平时一次能吃大半袋,今天怎么一点胃口都没有。”经过刚才的折腾,祁君感觉头晕目眩,瘫坐在椅子上。

    佳文手里拿着栗子,慢慢放到自己嘴里。

    “也对,平日里你跟着萧公子整日山珍海味,这些不干净的小零食,怕是早就吃不惯了。”

    祁君疑惑的看着佳文,似乎像第一次认识她一样。

    如果在以前,佳文首先关系的是她的身体,断然不会说出这莫名其妙的话。

    “看你今日状态不佳,我就不多打搅了。”佳文说罢站起身来。

    “佳文,那个。。。几日前听说你和鸿晟走的很近,你们是不是在恋爱?”虽然佳文的态度让祁君感到错愕,但难得来一次,祁君还是希望佳文能多待一会儿。再者说,佳文和鸿晟的事情,着实让祁君担心。

    “我这家庭身世,怎么能配的上萧二公子。你放心,我不会纠缠他。”佳文慢悠悠的剥着栗子,眼皮都没抬一下。

    “佳文你想到哪里去了。”祁君有些生气“父亲去世,对鸿晟打击很大。如果你们在恋爱的话,我希望你能去看看鸿晟,他再这样病下去要出大乱子的。”

    佳文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祁君“那你觉得,我应不应该跟他恋爱?”

    “恋爱哪有应不应该,只要你真心爱他,就没有错。只是,我知道你一直都喜欢剑华,所以。。。。。。”被佳文盯着,祁君觉得自己汗毛都要竖起来了,这种冷漠的眼神,陌生而令人害怕。

    “哈哈。。。”听完祁君的回答,佳文忽然笑了起来。

    “天呐,祁君,你居然以为我还有的选。”佳文站起来,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

    佳文的脚步很快,因为她知道,如果走的慢了,祁君会看到她脸上的眼泪。

    路过鸿晟房间,佳文听到鸿晟在房间里面重重的咳嗽。她停下了脚步。思忖再三,她轻轻推开了房门。

    窗帘紧紧拉着,鸿晟病恹恹的躺着,闭着眼睛。春芽端着粥喂鸿晟,鸿晟却怎么都不愿意张嘴。

    “宋小姐来了。”春芽欣喜的说道。春芽正苦闷于二少爷水米不进,能想到的方法都试过了,依然无用。二人的关系,鸿晟早就同春芽讲过,因此春芽看见佳文像看到救星一样。

    佳文走到鸿晟床边,拉开了窗帘,刺眼的阳光照进卧室,鸿晟眨了眨眼睛。

    看着鸿晟干裂的嘴唇,佳文帮他倒了一杯热水。

    鸿晟慢慢睁开眼睛看了看佳文,没有说话,接过杯子一饮而下。佳文又伸手拿了粥,用勺子舀这,一勺一勺的喂给鸿晟,鸿晟也没有拒绝,一口口的吞下

    “宋小姐,您可真厉害。二少爷这几日都不好好喝水吃饭,您一来立马变样。”春芽特别开心,总算有了起色。

    看着鸿晟愿意吃东西了,春芽又问;“二少爷,还想吃什么,我现在就让厨房准备。”

    鸿晟依然没有说话。

    “他多日没进食,不宜吃油腻的。先做些清淡的面条吧。”佳文替鸿晟做了回答。

    “好的,宋小姐您想的真周到。”春芽说罢赶忙离开去做准备了。

    “趟了这么多天,起来坐一会儿。”佳文扶着鸿晟坐了起来。

    “佳文,你来看我了。”鸿晟沙哑着声音说道,话音未落,又是一阵咳嗽。

    佳文轻轻的帮着鸿晟拍着背部,待鸿晟好些了,又重新帮他盖好了被子。

    “安慰的话我不会说。总之,节哀顺变吧。”

    “我跟父亲最后的对话,居然是争吵。。。我真没用,没有保护好你,更没能好好的孝顺父亲。这么多年,对他竟然只有埋怨。”

    “你不用对我愧疚,一切都是我的命,我命该如此。注定孤苦一生。”

    “我已经失去了父亲,真的连你也要一起失去吗?”鸿晟眼珠微微凹陷,软绵绵的抓住了佳文的手。

    “我不明白,鸿晟你这么好,为何单单要选择我。我不值得你爱,我根本就不配。”

    鸿晟伸手将佳文拥入怀中:“可我真的爱你,我从未对别的女孩心动过。你的一切我都不在乎,即便没有孩子又如何,我有你就够了。”

    佳文双手慢慢从鸿晟肩头滑落,她的心就像死去一样,任凭鸿晟怎样表达,都无法让心再活过来。

    ————————分割线————————————

    萧氏集团股东大会如期召开。

    许剑华站在记者等候区,心情很复杂。早就听闻萧氏内部斗争激烈,多少人虎视眈眈盯着董事长的位置。这下萧老爷子撒手人寰,不知道铭义能否应付,他忍不住偷偷替铭义捏了一把汗。

    不一会儿,人都陆续到期。

    七叔今天出奇的安静,颇有兴致的在一旁玩着核桃。

    “七叔您雅兴,这时候还能沉得住气。”旁边的小股东明显是想要打听点内部消息。

    “这话可不对。你看我这两核桃,盘的多好。这不全靠平时的功夫,急不得。”

    “那依您看,今天谁是角儿?”这人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萧铭义只是萧山养子,虽说确实有几分能力,但几年前违背帮令杀了柴九几乎跟市政撕破脸,害的整个青帮差点给他陪葬,自然支持的人最少。萧鸿晟只是个浪荡公子,不成气候。除此之外,其余的老辈早有隐退之意,唯独他老七要资历有资历,要能力有能力,基本上赢定了。

    虽说萧山的遗嘱给自己家人留了股份,但七叔笃定,萧铭义没有胜算。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她顾乔是姨太太。更何况,他还有更大的谈判条件。

    “谁是角儿不重要,咱青帮不能倒。”七叔一副胜券在握的神情,悠然自得。

    萧铭义、萧鸿晟、顾乔也到了,人已到齐。

    顾乔进来时,看到了记者席上的许剑华,冲他点了点头。

    顾乔黑纱遮面,难掩悲痛神情。才短短几日,憔悴的不成样子。剑华打开相机,按下快门。

    宣誓,宣读,投票。一切都是常规的程序。

    可是就在所有股东投票完,正要计票的时候,顾乔突然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二太太,您是不是不舒服。我扶您下去。”阿烈以为顾乔身体抱恙,正打算去扶她。

    顾乔站起来,定了定神,冲着阿烈摆了摆手。

    “各位,今日是亡夫离世的第十五天。原本我一个未亡人并不想来行使什么股东权利,于我而言,活着已经是折磨,我只想随着老爷去了。”说罢顾乔泣不成声。铭义站起来,扶着顾乔,防止她身子弱站不住。

    七叔翻了翻白眼,心想:“这女人这时候还想在记者面前演一出伉俪情深的大戏,莫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谁不知道她跟了萧山就是为了钱。”

    “主编,这姨太太还真会演戏。”跟随剑华的记者在剑华耳边小声的说。

    “这不是演戏,萧太太是好人。”剑华声音压的很低。

    顾乔抽泣了好一阵,勉强止住了哭声,接着说:“但是今天,我还是来了。我宣布,我要将手里所有的股份,尽数转让给铭义。具体事宜已经交给律师办理。望各位知晓。”

    现场一片寂静,七叔手里的核桃滑落,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堂。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