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悠扬的日本小调,舒适的榻榻米,环境也算清新雅致。奈何吃饭的二人各怀鬼胎,气氛沉重而诡异。

    “只要有您的支持,我肯定能当上青帮的会长,成为萧氏的领头人。到时候我一定尽我所能,服务皇军。。。”吃饭已经吃了将近两个小时,七叔的膝盖渐渐麻木,逼仄闷热的小屋,七叔额头微微冒汗。

    “七桑,这日料全是上等的鱼生,新鲜十足,怎么您吃的这么急,都吃出汗了。”妇人嫣然一笑。

    “夫人见笑,粗人一个,吃什么都狼吞虎咽,真是浪费了您一片好心,浪费了好东西。”七叔说罢用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

    原本以为一切顺利,目前看来是他把问题想简单了。原以为萧鸿晟和萧铭义股份相近,于情于理萧铭义断然不可能收下萧鸿晟的股份。可是他没料到,顾乔居然将自己的手里的股份全部转让,一点都没为自己的未来打算。

    这样一来,萧铭义名正言顺的成为了萧山的接班人。而他七叔再想扳倒萧铭义,可就难了。

    “不不不,我们是朋友,请朋友吃顿饭自然要用最好的招待。”夫人笑的妩媚动人,七叔看的有些飘飘然。

    “只不过,七桑,我们原本可以继续交朋友,但是萧山死了,你不是会长,恐怕以后我们不能再成为朋友了。”妇人突然将酒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酒杯“啪”的一声,裂了。

    七叔再次用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咽了咽口水“夫人,这话不能这么说,好歹我帮你们除掉了萧山这个大麻烦对不对?当初咱们说好的,我帮你们除掉萧山,你们扶持我当会长。。。”

    “可是你说有十成的把握来当会长,现在会长却不是你。相比于扶持你,也许拉拢新会长才是省时省力的事。”妇人夹起一块张牙舞爪的活章鱼,生生吞下。

    “日本人最讲信用了,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七叔不甘心,萧铭义迟早会查出来萧山的死跟他有关,到头来别说会长之位,怕是性命也要搭进去。

    “日本人也最恨浪费时间的人,七桑,你已经耗尽了我的耐心。是你自己离开,还是我找人送你离开?妇人拍了拍手,几名身材壮硕的日本武士走了出来。妇人起身,穿好木屐转身离开。

    “那个萧铭义,他是不会臣服于你们臣服于皇军的。”七叔拼命想抓住最后的稻草。

    妇人回头浅笑“这就不劳七桑费心。三木株式会社,有的是力量和手段。”接着妇人再次拍拍手,轻声喊出“見送りに出かける(送客)。”

    “你们不跟我合作,一定会后悔的!”七叔气急败坏的喊道。

    ————————————分割线—————————————————

    “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人。”妇人回到里面的卧室,揉了揉额头,有几分困倦,于是闭眼小憩。

    不一会儿,一名身材壮硕,眉眼深邃的男子进了卧室,盘腿而坐。

    妇人慢慢睁开眼睛,似乎有些微醺:“一郎,事情办得怎样了。”

    “不出一个小时,就能将礼物送给新会长了。”

    “很好。”妇人翻了个身,坐了起来。

    “还有个任务要交给你,只不过,是我私人的事。”

    “夫人吩咐,一郎一定代为效劳。”

    妇人从枕头下摸出一方雪白的手帕,上面的蓝色蝴蝶仿佛要飞出来采蜜,娇艳欲滴,栩栩如生。

    ——————————分割线——————————————————

    姚母放心不下,来看祁君。

    “这才几天,就成了这个样子。”祁君样子让姚母心疼“当初说让你嫁进萧家,我就一万个不同意。你爹非说铭义有担当,有头脑,还信誓旦旦说铭义以后不会走萧山老路。这回好了,铭义全权接管萧氏。你说这担惊受怕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姚母越说约担心,眉头紧皱。

    “诶呀妈,眼下萧氏大局不稳,铭义自当要稳住局面我们才能另做打算。他答应我了,只要鸿晟长大了,能接手了,我们就可以彻底过自己想过的日子了。”祁君眼下只能劝妈妈宽心。

    “全国都乱着呢,还稳住局面。”姚母突然小心的看了看卧室门口,凑近了祁君“你爹不知哪里来的消息,说萧家惹了日本人,日子要难过了。我昨天想了一晚上,反正你们没孩子,不如。。。。”

    “妈,你说什么啊。让我跟他离婚吗?”祁君有些生气“你们考虑过我吗?当初让我嫁过来,我听了。现在又让我离婚,你拿我当什么?就不用问问我的意见吗?”

    “你这孩子,着什么急。我还不是为了你的安全。你枪伤好了才几个月,好了伤疤忘了疼!我们图什么,还不是想让你平平安安的。。。”姚母气不过,眼里竟然泛起泪光“你们兄妹两,一个非要去做劳什子的中统,一个非要跟着黑帮刀口舔血,弄得我一把年纪,还得跟着操劳。”姚母越说约担心,眼泪婆娑。

    铭义在门口听的真真切切,他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时间不早了,祁君来到院子里,送姚母回去,叮嘱司机开的慢一些。姚母任然摸着眼泪:“阿君,你好好想想啊,一定替自己考虑考虑。”

    目送汽车离开,天气微凉,祁君心事重重。

    母亲的一番话,让祁君心里难过。几日里,她想了很多,虽然她也害怕,不知道未来铭义面对的将是怎样恶略的处境,但她却莫名其妙的相信铭义,相信他能处理好这一切。甚至于,即使未来是最坏的结果,她也愿意陪在铭义左右。

    十五岁那年的两两相望,注定了她要生死相随。对于这点,祁君从未怀疑。

    但是对于父母,自己真的要这样自私吗。

    大门外突然亮起了车灯,黑暗中,祁君依稀看到有两个人将一个箱子抬下了车。东西放下后,两个人上车走了。

    门卫给书房打了电话,铭义和阿烈从房间里出来了。

    “奇怪,什么要紧的东西,非要大晚上送?”阿烈嘴里嘟囔着。

    铭义看见祁君站在院中等他,祁君有些冷,抱着胳膊,铭义把衣服脱下来给她。

    “妈回去了?怎么不叫我送送她。”

    “看你在忙,就没叫你。”

    铭义自然看的出祁君神色有异,没有再问。

    三人来到门口。

    “来人穿的整齐,很斯文。说是要送给新上任的萧会长一份大礼。”门卫如实相告。

    阿烈伸手拆开箱子上的绳子,绳子绑的很紧,一圈一圈的互相缠绕,仿佛藤蔓一样将箱子绑的结结实实。

    绳子拆完以后,阿烈正要把盖子打开。

    “等等。”铭义心中突然有不好的预感,他把祁君揽入怀中,蒙住了祁君的眼睛。然后示意阿烈继续。

    盖子掀开,阿烈不禁惊呼一声。

    七叔浑身是血的趟在里面,双眼圆睁,早已没了气息。僵硬的双手紧紧捏着一个信封。

    祁君在铭义怀中瑟瑟发抖,浓烈巨大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她几乎站不稳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