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主编,稿件我已完成。您过目?”

    许剑华盯着手中的照片发呆,没有意识到旁人在跟他说话。

    那人伸头看了看许剑华手里的照片:“这不是萧家姨太太吗?一身丧服还这么楚楚动人。”

    剑华这才反应过来,迅速收起了照片。

    “稿件拿给我。”剑华清了清嗓子。

    “好嘞好嘞。”那人突然露出坏笑“那天萧氏会议我就看出来了,你这眼睛就没离开过人家。”

    “话不能乱说,人家还在服丧。”剑华抬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还有以后别叫我主编,还是叫我剑华。你叫我主编反应不过来。”剑华一边审核稿件一边说。

    “这都一个多月了,还不习惯主编的称呼呀。其实你不用心虚,老主编一退,放眼整个报社,也只有你经验最足。现在这兵荒马乱的,谁还乐意干记者,丢命的活儿,隔三查五的就有辞职的。”

    “稿子没问题,再去校对一下文字。”

    “好。”那人拿着稿件出去了。

    上月老主编退休,剑华成为主编,这就是铭义之前所说的“大礼”。

    原本剑华想要登门道谢,可是萧家遇上难事。他只在报道萧山预刺的事时,顺便吊唁了萧老爷,转眼一个月过去了,也没什么机会去感谢铭义。想来他刚接会长之位,诸多事情要忙,自己也不方便去打扰。

    有人敲响了剑华办公室的门。

    “主编,这个报道萧家股份重组的报道,真的不配上萧家姨太太的图片吗?她的决定直接导致了萧家股权的变动,是个不小的爆点。”

    “不配了,当天现场混乱,记者太多,没照到满意的照片。”

    “诶,真是可惜。”

    来人走后,剑华再次拿出了顾乔的照片。照片上的顾乔虽然哭的泣不成声,表情哀伤,但是仍气质优雅。

    照片足够有看点,亦足够清楚。但剑华就是无法说服自己将照片不公布。

    顾乔是个骄傲的女子,刊登如此落魄而脆弱的她,是在伤害她。

    没错,现场记者很多,即使剑华不去刊登,会有大把的报社刊登。

    但是唯独他许剑华,不能这么做。

    ——————————————分割线———————————————

    “姨娘您说什么?要搬出去?”祁君非常惊讶。

    “老爷不在了,我的股份也都交给了铭义。我在萧家已没了任何意义。”顾乔拿起了几本书,放在箱子里。

    祁君急忙抢下了顾乔手里的箱子,推到一边:“姨娘您这是什么话,您一个人在外面住,谁来照顾您。您留在萧家我们也好互相照应啊。”

    顾乔坐到床边,拉起祁君的手,柔声道:“虽说我辈分长与你,但其实年龄只长你十岁。打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是个好姑娘。若不是这辈分,我都想认你当妹子。”

    祁君听了,很是感动。初来乍到萧家的那段时光,铭义忙的不见踪迹,都是顾乔在照顾她的起居,陪她说话解闷,还亲自下厨,做她喜欢的菜。现在顾乔要搬走,很是不舍。

    “父亲生前跟您感情这样好,若他泉下有知,我们几个不孝的子女没有照顾好您,不知会怎样责怪我们。”祁君聪明而通透,看的出顾乔已经下定主意要搬走,怕是劝不回来。

    “这不关你们的事,是我自己的决定。只是以后,这萧家上下,可能要辛苦你了。好歹管家跟咱们几十年的交情了,信的过。能分担你一部分辛苦。每年院子都是我自己闲来无事拾掇,种的都是娇贵的花,老爷喜欢,看着舒心。每天我都亲自照料。我走以后,你们把这些花都换了吧,省时省力。。。还有。。。”

    “姨娘。。。”祁君眼里噙着泪花,搂住了顾乔的肩膀。

    “祁君,不哭啊。咱们家流的眼泪已经够多了。以后咱们还是亲人,我会常回来看你。照顾好自己,照顾好他们兄弟俩。”顾乔的声音也有几分哽咽。

    铭义走了进来,看到敞开的箱子,依依不舍的二人,猜了个大概。

    “祁君,去交代春芽今日饭菜准备的丰盛些,有些话我要对姨娘说。”

    “好,我先出去了。”祁君抹了抹眼泪,出了卧室。

    “姨娘,父亲之前送了一套别墅给我和祁君。眼下,我们也不会去住了。不妨您去住,我已经找人安排好了。另外,每个月我会给您一定的生活费。。。”

    还未等铭义说完,顾乔打断了他“铭义,你一片好意我心领了。我顾乔,原本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小姐。对我来说,找个谋生的差事,不是难事。你不需要替我担心。”

    “可是姨娘,父亲已经去世了,就算是我为了尽最后一片孝心吧。”

    “铭义,你还有大事要忙。不要在我的事上分心。我也有十几年没有好好的看看外面的世界了,说起来还是有些遗憾。”

    顾乔是个倔强的人,或许,对于她,离开真的是最好的选择。

    “那也不用走这么着急,毕竟以后一个人生活,哪有不辛苦的道理。”

    “现在杀害老爷的凶手已经伏法,我心中已无牵挂。”打包好了书,顾乔打开衣柜,收拾自己的衣服,大部分是素色旗袍。华丽的样式都留在了衣柜里。不一会儿的功夫,顾乔就收拾好了,只有两个箱子。

    “当年我就是拎着这两个箱子嫁给萧老爷的。现在我离开,还是这两个箱子。”顾乔的语气里充满了惆怅。

    “您为了扶持我当会长,帮父亲报仇,放弃了自己所有股份。这笔恩情,铭义该如何还清。”

    顾乔手里摩挲着她和萧老爷的合影,轻声说道:“什么都不用还,尽你所能,帮老爷报仇。”

    窗外的阳光照了进来,很温暖,顾乔松了口气。该做的都做了,心愿已了。未来萧家会怎样,一切看造化。

    —————————————分割线————————————————

    午餐很是丰盛。

    春芽知道二太太要走了,眼睛通红。

    祁君时不时的给顾乔夹菜,一再叮嘱顾乔常回来看看。

    “姨娘,以后但凡有什么难处,一定要同我讲。”铭义给顾乔倒了一小杯红酒,顾乔接过酒,一饮而下。

    期间,鸿晟一直埋头吃饭,没有吱声。

    吃了午饭,顾乔便打算出发。

    天气转凉,风很大,几片树叶落在顾乔的脚下。

    “二太太,我送您走,您在哪里住,我给您拎箱子。”春芽追了出来,说什么都要去送顾乔。

    “不用了,总要分别。好好照顾好少爷少奶奶。”顾乔笑盈盈的说。

    “姨娘,留步。”铭义和祁君出来了,铭义手里还拎着一个箱子。

    “姨娘,这些是您的首饰,我让祁君都收拾好了。既然是父亲送您的,那您说什么也得带走。日后外一有什么难处,也好应付。”

    “姨娘,这别院虽说不大,但是住着舒服。不管怎么说,您总得有个安身的地方,我和铭义才能安心。就算是为我们考虑考虑。”祁君说完,将手中的钥匙交给顾乔。

    推辞不过,顾乔只好收下了。

    这时,几日来一直闭门不见人的鸿晟出来了,他慢慢的走到顾乔面前,没有抬头,低声说道:“过去是我不懂事,常常惹您生气。希望您不要介意。谢谢您这些年来对父亲的照顾,对我们的照顾。谢谢您。”

    这一声“谢谢”让顾乔热泪盈眶,过去的种种冲突,一时间都化成了回忆。

    “谢什么,应该的。照顾好自己,别让你父亲担心。”顾乔还是忍不住掉了眼泪。

    鸿晟点点头。

    阿烈开着车进入院内,顾乔上了车。

    “姨娘,一定要常来啊。”祁君在车后摆手。

    汽车驶出萧家大院,顾乔看着窗外,心中只有平静和温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