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七叔的事让祁君内心很害怕。

    虽然早已料到局面复杂,但这是她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斗争的血腥与恐怖。加上姨娘搬出了萧府,偌大的萧家一时间格外冷清。惹得祁君时常心慌意乱。

    铭义今日又忙到半夜才回家,满脸疲惫。

    “日后若是来不及吃饭,我让春芽去给你送些。”这几日铭义几乎没怎么休息,祁君很担心他的身体。

    铭义换好睡衣,来到床前,轻轻吻了一下祁君的额头“别担心我,你早点休息。”

    说罢又拿起一个笔记本,仔细的看了起来。

    “明天再看吧,这么晚了。”祁君不由分说的抢下了铭义的笔记本。

    “乖,明天还有重要的会议商讨。”铭义想要把笔记本拿回来,祁君索性将笔记本压到了枕头下面。铭义苦笑了一下,只得作罢。

    祁君一股脑的坐了起来,认认真真的说:“你莫要责怪我。别的忙帮不上,只能督促你注意休息。”

    铭义搂着祁君,柔声说道:“我哪里敢怪你。除了鸿晟,我就你这么一个亲人了。”

    祁君听着很不是滋味,一个害羞的愿望已经在她心底盘算了很久,她忽然觉得,这或许是个机会。

    “那个。。。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祁君咬着嘴唇,刹那间羞涩的脸颊通红。

    “什么?”

    “上次你说,我们。。。我们要个孩子就完美了。现在我准备好了。。。”祁君的声音越来越低。

    铭义默不作声。

    祁君原以为铭义会欢呼雀跃的答应,可是看上去,铭义对于这件事十分犹豫。

    “算了算了,看来我自作多情了。”祁君又气又恼,所幸背对着铭义不理他。

    铭义轻轻的帮她盖上了被子,躺下搂住了祁君的腰。宽阔温暖的怀抱,让祁君的气消了一大半。

    “这段时间太过繁忙,等忙完了,欠你的一切都补上。”

    “你还说要带我去吃西餐,这个也要补上。”

    “好好好,补上补上。”铭义被她逗乐了,自己都是个孩子,还想着要一个孩子。

    不一会儿,祁君便枕着铭义的胳膊睡着了。听着她平稳的呼吸,铭义心里既是安慰,也是恐惧。

    他还尚未跟三木交手。但就目前来看,这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组织。他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可是祁君,是何其无辜。之前祁君受过的枪伤犹如一颗钉子,深深的钉在他的心上,每次想起来,就是锥心之痛。

    可是祁君还傻傻的,完全不知道二人的处境。

    铭义多希望自己不这么爱她,这样他就可以不在乎她的生死。

    可是祁君是他的软肋,是他永远想要保护的人。

    或者,直接让她回到父母身边,结束这段短暂的婚姻。

    老天,真的要让她离开吗?甜蜜的生活仅仅数月,他不舍得。

    铭义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他默默的请求上天,让分别之日来的晚些。

    ————————————分割线——————————————————

    “少奶奶您来了。”李程萍正对着前一天的账目。看见祁君来到店里有些惊讶。

    “萧老爷刚过世,想必府上要忙的事不少,没想到您今天抽空来了。”李程萍边说边给祁君倒茶。

    “铭义怕我在府中憋闷,特意叮嘱我来这里照看下生意。他说以后这里就交给你打理,我无事的时候来帮忙。”铭义将府里的大小事务统统交给管家,让祁君换个环境,以免太过忧心。

    “少奶奶哪里的话,您负责视察就好。”李程萍将水端给祁君。

    “那不行,铭义说了,李老师你可是高等院校毕业绘画人才,再雕琢两年可成大师。所以您还是好好带学生,画画。杂七杂八的交给我。”

    就在二人谈天说地的时候,一个年轻男子进了店里。

    男子一身白色西装,带着帽子。帽子下面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

    看到有客人来了,李程萍急忙去招呼。

    男子进门没有说话,不紧不慢的看着画。一副一副非常仔细,李程萍在一旁做着介绍。

    就这样过了两个时辰,直到把整个店面的画都看完了,男子依然没有开口。李程萍不知男子所谓何意,加之这期间内也没有别的客人来,便一直陪着男子看画。

    祁君在一旁看着书,虽然觉得奇怪,也并未多想。她来画廊的次数不多,不太了解懂得画的人是怎么挑选画的。

    “这位先生,要是您没有特别喜欢的,可以先去坐一会儿。一会儿我给您拿几幅店主收藏的精品。”眼看着男子既没有相中喜欢的作品,又没有要出店门离开的意思,李程萍别无他法,只好试探性的问。

    男子虽然并没有说要看下去,但是也没有拒绝李程萍。他顺势坐到祁君旁边。李程萍给男子倒了茶。恰好有别的客人来取画,李程萍对祁君交代了几句,去仓库拿画了。

    “这位小姐,也喜欢画?”男子侧身看了看祁君,开口问道。

    “喜欢。喜欢是喜欢,不过不太懂。我们画廊的专业问题,还是得问李老师。”祁君笑着回答。她同男子四目相对时,总觉的男子眼中有异样,目光很是冰冷。似乎没什么喜怒哀乐。

    “噢,明白了,您是这画廊的主人。不错不错,都是精品。”男子呷了一口茶,竟然对祁君露出了微笑。

    “您见笑了,这家画廊是外子一手经营,我才疏学浅,只能做些杂活。”只是男子这一笑,却让祁君更加毛骨悚然。祁君微微颔首,没敢再同男子目光接触,心里祈盼着李程萍能快些将画拿回来。

    “如此看来您先生确是才华横溢之人,本人在绘画方面有些造诣,很想同您先生交个朋友。”男子说完将手里的名片递给祁君。

    这时候李程萍拿着画册下来了,祁君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男子选了一副十分精美,价格昂贵的画。

    “小姐,哦不,夫人。记得同您先生表明在下心意,不胜感激。”说罢男子拿着画转身离去。

    待男子走远,祁君仔细看来看手里的名片。

    “山本一郎”祁君轻轻念出了这个名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