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许剑华百无聊赖的在街上走着。

    他策划的几个板块都因为各种原因被否。涉及这些敏感的话题,报社总是支支吾吾的,反而总是盯着萧家的消息不放。现如今时局不稳,各阶层人士早已晃晃不可终日,谁还有心思看这些豪门争斗的花边消息。何况以他和萧家的交情,他不愿意将这些七七八八半真半假的消息一次次刊登在报纸上,总是想方设法的缩减篇幅,也引起了众人的不满。剑华心中憋闷,这样一来主编的职位还有什么意义,实现抱负无疑是难上加难。索性给自己放了一下午假,离开报社到街上四处闲晃。

    这条老街离剑华家不算远,上学时,他很喜欢到这里的一家面馆吃面,味道好,量大也实惠。他来到街上,街面冷冷清清,兜兜转转几圈,好不容易才找到当初的那家铺子。

    店面陈旧不堪,食客很少,牌匾已经摘去。询过店主,才知今日是最后一日开张,今日过后便要关门大吉。

    不一会儿的功夫,面上来了。细腻清亮的面条,大块的肉,几片青菜,还是当年的味道。剑华狼吞虎咽的吃完面,赶上外面下了些不大不小的雨,索性又点了些茶点,同店家闲谈。

    茶点上来了,剑华刚咬了一口,却发现门口避雨的女子,身形格外眼熟,竟然有几分像萧家的姨太太。随后他便给了自己一巴掌,怎么有意无意的总是会想起萧太太,再者说萧太太养尊处优,哪次进出不是司机相伴,怎么可能大下雨天的一个人落魄的躲雨。这女子衣着朴素,看着就是寻常人而已。

    剑华便继续品着茶点,女子无意中转身,剑华惊讶到将整个点心囫囵吞下。这女子,就是萧家姨太太顾乔。

    剑华赶忙猛地灌了几口茶水,费劲的将嘴里的食物咽下,来到了店门口。

    “萧太太?您这么在这儿?”

    “许先生?”顾乔也很意外。“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

    “您随我进来吧,门口有些凉,进来喝些茶水暖暖身子。”从剑华看到她到认出她来也有一会儿了,顾乔衣着单薄,站久了吹着冷风,剑华担心她着凉。

    “真是不好意思。”顾乔也没有推辞,随着剑华进了店里。

    剑华忙招呼着店家再来一碗面,又添置了些茶点。

    “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能碰到您,今天这顿我请您。只是这寒酸小店,萧太太不要嫌弃。改日我一定请您去高档餐厅。”剑华招呼着顾乔喝茶吃点心,有点局促不安,没想到第一次请顾乔吃饭,居然是这个寒酸简陋的小地方。

    顾乔一听就笑了:“许先生哪里话。如今我已经从萧家搬出来了,除了名义上是萧家遗孀,已经同萧家没关系了。”

    “什么,原来您真的搬出了萧家?”剑华突然想到同事曾跟他说过萧家姨太太今时不同往日,股份一交就让萧家扫地出门了。

    “那许先生怎么想,那些流言蜚语,信吗?”顾乔喝了几口茶,拿起了点心,小口吃了起来。

    “我自然是不信的。”祁君和铭义的为人剑华很清楚,两人绝对不会落井下石,何况顾乔也非奸恶之人,他们无缘无故的将她赶出来,怎么想都说不通。

    “看来你这个人值得信赖。祁君和铭义有这样的知己,真是一大幸事。”顾乔一块点心已经吃完,摸了摸嘴。

    “那您为何要搬出来?”剑华思忖许久,还是将这个问题问出了口,但怎么说也是人家家事,剑华有点不好意思,赶紧喝了口茶水,来掩饰自己的冒失。

    “许先生也不是外人,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其实是我自己主动从萧家搬出来的。”顾乔双手握着茶杯,眼神是一贯的淡然。剑华这才仔细的端详了顾乔,虽然依旧消瘦,可是眉眼间舒展开了,增添了几分明媚。

    “世人都以为我是贪图萧家的荣华富贵,才会嫁给萧老爷。别人怎么说我不在乎,反正我顾乔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如今老爷故去,一来我没什么理由再留在萧家了。二来。。。。我这辈子还没为自己活过,或许这是个机会。”

    当日顾乔当场交出股份,剑华只当是她支持铭义,做此牺牲。

    可是没想到她竟然如此不在意自己的一身荣华富贵,默不吭声的离开了萧家,没有丝毫犹豫,更没有丝毫的留恋。

    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

    “许先生?”顾乔轻声问道。

    “萧太太能活的如此通透,再下惭愧。只是生逢乱世,众生皆苦,一个女子维持生计更是难上加难。”剑华回过神,竟忍不住隐隐的替她担心。

    “我已经找了一份秘书的工作,好歹之前在萧氏集团有些经验。同时也找了些报社的兼职。闲来无事写一些文章。虽说钱财不多,但养活自己足够。”顾乔依然浅笑,剑华这才明白为何她眉眼间有难得的明媚。

    原来真正聪慧的女子,无论富贵还是贫穷,都可以坦然处于其中,不见半分落魄凄凉。

    “说起写文章,如果可以的话,您也可以投稿给我们报社。”剑华的直觉告诉他,顾乔的文章写的应该不差。

    顾乔从提包里拿出一沓对折的稿纸,稍作整理,递给了剑华。

    剑华接过稿纸,映入眼帘的是娟秀的小字。“溪寒”剑华低声念出。

    溪寒是顾乔的笔名。

    “如此学识,真是少有。如果您不嫌弃,今后就给我们报社供稿。费用一定不会比市面上差。”剑华翻看完稿件,已被顾乔的才华深深折服。

    “许先生谬赞。如果您不嫌弃,那我今后每月都去给您送稿件。”

    剑华点点头。

    面上来了。

    “说了这么久,还真是有些饿了,那许先生,我就不客气了。”顾乔端起了碗筷。

    他仔细叠好了这份稿纸,小心翼翼放入了衣服口袋。

    屋内烟火缭绕,热气腾腾,屋外烟雨朦胧。剑华觉得,时间过得很慢,也过得很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