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丽晶酒店的包间内,山本一郎正襟危坐。桌上的菜已经有些凉了。身旁的黑衣男子不断的看着手表,脸上尽是不耐烦。

    山本一郎倒是不徐不疾的给自己蓄着茶水,很有兴趣的观察起了杯子。茶叶光滑直挺,色泽光润,香气扑鼻,入口鲜爽甘醇。不愧是丽晶酒店,全上海恐怕只在这里能找到这样上好的龙井。

    只是这受宴请的客人似乎并不领情,眼看时间过半,还不见踪迹。

    茶水的温度一点点降低,茶叶不再旋转飘荡,沉在杯底,了无生气。

    终于,山本一郎安耐不住了,从钱包里拿出一塔子钱,扔在桌子上,起身想要离开。

    这时门口传来了脚步声。

    张烈推门进入,萧铭义随后进门。

    “哟,山本先生等不及了,这是有事要走?”张烈看着桌子上的钱,和二人的神情,料想两人已经没了耐心,故意问道。

    山本一郎没有应答,重新坐下了。吩咐手下再去沏一壶热茶。

    “鄙人已经恭候萧会长多时,三木株式会社此次,带着满心的诚意。”尽管山本一郎有些不悦,但是语气丝毫没有显露。

    “诚意?”铭义嘴角上扬,不屑的笑了笑“一桌子的残羹冷炙,你告诉这叫有诚意?”

    “为了照顾萧会长的习惯,我们特意挑选了全上海最豪华的饭店。。。”

    “再豪华的地方,冷饭就是冷饭。中国人吃饭讲究锅气,讲究热气腾腾。吃不惯这残羹冷炙。”还未等山本说完,张烈就毫不客气的打断。

    山本笑了笑,但一双眼神却锋利无比。“萧会长,咱们今日是谈合作,别让这些小事毁了双方合作的兴致。”

    “山本先生,我向来恩怨分明。首先,我得感谢贵社能手刃杀害家父的凶手,替我省了许多事情。”茶水上来了,铭义品了品茶。

    “这只是冰山一角,倘若您跟我们合作,那短短几年,您会成为全上海,甚至全国举足轻重的人物。”

    “这茶不错,上好的龙井。”铭义没有抬头,饶有兴致的喝起了茶。

    “萧会长,不管怎么说,我希望您考虑一下。”

    “考虑?”萧铭义将茶杯重重的扔了出去,杯子摔在墙上,瞬间粉碎。

    山本一郎身边的手下连忙拔枪对准了铭义,而此刻张烈也反应迅速,拔枪对准了山本一郎。双方就这样对峙着。

    “阿烈,收起枪,犯不上。”铭义将张烈的手臂推开。

    “前几日你去画廊,想用我夫人来威胁我。单凭这点,我萧铭义断然不会和你们合作。”铭义紧紧盯着山本一郎,眼睛似乎要冒出火来。“你记住,我妻子是我的底线,你们敢动她一分一毫,我发誓让三木株式会社从此灰飞烟灭。”

    铭义将山本一郎的名片拍在了桌子上。“还有,谈事情,叫你们管事儿的来,和一个手下没什么可谈的。”铭义说完,便同张烈一起起身离开了包间。

    “萧会长,慢走不送。”山本一郎伸手拿起了自己的名片,表情莫然。

    ————————————分割线———————————————————

    “这死丫头今早出了房门,再没见回来。”宋母讪笑着,给鸿晟端茶递水准备水果。

    自从佳文受伤住院以来,鸿晟再没来过宋家。宋母以为萧鸿晟知道佳文被人欺负了,就跟她断绝了来往。暗地里咒骂佳文扫把星,送上门来的豪门公子不知道珍惜,非要跟穷酸小子许剑华来往。这倒好,白白被人玷污了清白,飞上枝头的机会也打了水漂。

    不曾想,这萧鸿晟居然对佳文一往情深。这回可不能让佳文再失去这个机会。只是佳文,性情大变,每日早出晚归也不知忙什么。对她和她爹也没了往日的忌惮,眼神凶狠毒辣。宋母也难以跟她说几句话。

    “既然佳文不在,那我改日拜访。”鸿晟接连遭受巨变,心情抑郁,无法排解。多日没有出门。今日天气正好,出来散心,不知不觉来到了佳文的住处。多日未见,突然有些想念。

    “萧公子留步呀,您去她屋里等等。我这就让她爹出去寻。保证一会儿就能给您寻到。”宋母一走一颠的让宋父出去找人去了,萧鸿晟难得来一趟,怎么能轻易让他走。

    鸿晟来到了佳文的房间,房间里非常干净整洁,床单被褥铺的整整齐齐。书架上放着很多爱情小说。

    “鸳鸯蝴蝶派。”不知不觉鸿晟居然笑了笑。“果然是小女儿家的心思,就是喜欢这些情情爱爱。”

    鸿晟都不知道自己多久没笑了,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可唯独想起佳文,心里便温暖如春。

    桌子不起眼的角落,是一个信封。鸿晟鬼使神差的拿起信封,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大字“绝笔信”。

    鸿晟一时间感到天玄地转,跌跌撞撞的拿着信去找宋母。

    宋母对此毫不知情,这段时间她几次想示好给佳文屋里送东西,晚上佳文回来看见了,都会给扔在院子里。索性宋母就当她死了,不再进她的屋子。

    鸿晟赶忙拆开了信件,信不长,只有短短几句话。佳文在信中表明已经厌恶了这个肮脏的世界,没什么可留恋云云,对于其他丝毫没有透露。鸿晟焦急万分,想着能去哪里找到佳文。

    “都怪这个挨千刀的许剑华。要不是他佳文怎么能遇上这要命的事。”宋母也没了主意,佳文要是死了,那她更不可能从萧家得到什么好处了。情急之下便开始咒骂剑华,骂的一句比一句难听。

    宋母这一撒泼,倒是让鸿晟冷静了下来。原本祁君、剑华、佳文三人关系要好,说不定他们二人能知道佳文的下落。

    鸿晟不敢耽搁,立马驱车前往报社,又去画廊接上祁君。跟他们简单的说明了情况。

    三人火急火燎的在路上寻找,将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个遍,依然没有佳文的踪迹。

    “这样找下去不是办法。”祁君看着信,想了很久。“如果她想自杀,她肯定不愿意让我们找到。所以这封信,她有意避开了关键的东西。”祁君看着剑华说。“我觉得你是关键。”

    剑华忙向祁君使了使眼色,看了看鸿晟。

    祁君心领神会,没再说话。

    鸿晟此刻注意力都在怎么找到佳文上,对于这话并没有多想,只是焦急的看着剑华问道:“许兄,我是尽力了,能想到的地方都找过了。你们素来交好,你还能想到什么地方?”

    剑华看着窗外,深思了半晌,突然灵光一现。

    “我知道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